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漫天暖意,驱不走蝶衣的荒凉

有以自乐2019-04-06 21:04:46


关于电影《霸王别姬》,有这样一段往事。


张国荣为了程蝶衣这个角色,苦练了四个月的带着京味儿的普通话。角色设定是在北京土生土长的,而对于一个成长在南方甚至一开始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人,在短时间内练就一口地道的北京口音是很难的。一直以来媒体都在宣传张国荣的刻苦和认真,甚至当年拍戏时陈凯歌自己也觉得张国荣已经说得不错了,但片子剪出来之后,其他人听了觉得还是有港台口音,这样不行,最终决定启用配音。

但配音很难找。片子中有几段由于张国荣的声音和其他角色的声音摘不出来,只得保留了张国荣的原声,所以,配音的声音要保持和张国荣的声音一致,试了很多声音都没有合适的。最后是英达举荐了杨立新,“这个人的声音且不说,他能唱京剧,还能唱旦角,他跟京剧界好多人是朋友。”

在影片中,不论何时,程蝶衣都是柔声细气不急不慢,即便偶尔动了气,说话也是提着气,透着股傲气还带着些悲情。这种持续在高音区并且声情并茂的声音不是每个人都能发出来的,是要有些戏曲功底和台词功底的,如果观众闭上眼睛,只听声音,一个程蝶衣就会在你的脑海中幻化出人形,在戏台子上迈着步子郁郁寡欢。

我个人十分喜欢程蝶衣的声音,以为是张国荣的原声,后来看了片尾字幕才知道是杨立新的配音,真的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丝毫没有觉察出来这是两个人的声音。杨立新在某次接受采访时提到,他从来没有见过张国荣,准备配音之前,他看了电影带子:


我说你必须得给我扒一个带子,我回家看去,因为配音有一个特别大麻烦的事儿,电影把荧幕一打上以后,那边就挂上一个录音的演示磁片,它没声音了,它不像电视还给你一个声道,你能听着呀。你不听张国荣的声音可以,你不听对手的声音,生活当中很多动物性的那种适应你都感觉不到了,咱俩人在这儿谈话和面对着两百人我的大声、你的大声讲话调不一样,人是经常根据客观环境调整自己的音量、音色、感染力。所以,我必须得知道对手的戏、对手的音量是多大。


也是通过这个采访,我终于知道杨立新为了这个配音动了多大的心思,为了能够达到和张国荣声音的相似,他琢磨发声的方式:


“我仰着脖说话”,这是我自己悟出来的一个方法。因为你看京剧演员,花脸的声音特别明亮,他们有一种说法叫脑后摘筋儿,实际上用的是头腔共鸣。所以,我教过别人一个方法,如果你在卡拉OK上不去了,你把头低下来,声音就靠上靠前了,就把头腔共鸣用上了,因为声音是从这儿打出来的。我把这个道理反着用,我说,你把话筒升起来,我把脖子仰起来,声带直接出来的声音是没有经过头腔的,声音是暗哑的。


对于一个演员来讲,自己参演的电影不用自己的声音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张国荣下了大功夫苦练普通话,这种敬业的精神是值得很多后生学习的。

不过,杨立新,对艺术表达的探索和这个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深厚话剧和戏曲功底,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部电影可能出现的不足,塑造了一个不完美但又十分完美的程蝶衣。



写在后面:

《霸王别姬》在我心中一直是华语电影第一,今年是电影上映二十五周年,这是我两年前写的一个答案,问题是“电影《霸王别姬》到底好在哪里”,这帮电影人如此用心地成就一部作品,怎能不好。另,有兴趣可以看一下李碧华的原著,很好看。

(排名第二的华语电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后就不分先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