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唐煜:史上最折腾的译制片——《红菱艳》配音内幕

中国配音网2019-06-18 00:51:11

  

  "内参片"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当全国所有的文艺单位、电影厂几乎都停产闹革命时,只有上海电影译制厂(以下简称上译厂)从1970年初至1976年粉碎"四人帮"为止一直忙活着,他们"以厂为家",不分昼夜地工作。我们后来看到的影片,像《简·爱》《巴黎圣母院》《魂断蓝桥》《鸳梦重温》《音乐之声》等等,当时都是作为内参片译制的。    


  这些内参片都由上译厂译制,上译厂随着这些内参片的诞生而闻名全国,然而在确定由哪个电影厂译制内参片曾大费周章。当年,由李梓、向隽殊分别领衔的上译厂、长影厂及八一电影制片厂三家配音演员来到北京,就"中央领导"选定的某一影片片断展开了"擂台赛",他们对同一剧情进行配音,录制后由"评委"评判,结果上译厂胜出。由于此后大批影片需要译制,当时甚至考虑把上译厂全体演职人员调到北京工作。因该方案实施起来难度大,最终决定仍在上海译制,译配完成后再将片子送到北京。因中央领导看片"心切",译配时间短而急,片子往往在最后一刻才被送上专机。


李梓


  "在内参片译制历史上最折腾的是英国电影《红菱艳》,影片引进后北京的左派就扬言:'干嘛一定要上海翻译片厂的人配啊?北京演革命戏的人也可以配!'结果电影让'北京演革命戏的人'那么一配,就硬是把《红菱艳》给配出革命味儿来了。第一次配音完成后江青亲自看了一遍,觉得实在不行,之后《红菱艳》的配音任务就被转交给了上译厂。在上译厂配的第二版是由上影厂演员中叔皇配莱蒙托夫,李梓配女主角,却不知为何这第二版又未能在北京通过。于是再次走马换将,把正在木工间劳动改造的邱岳峰放出来担纲'莱蒙托夫'一角,这才算是在北京过了关。"(摘自潘争《棚内棚外——上海电影译制厂的辉煌与悲怆》一书)


  十几年以前,有一次我在李梓老师家,她问我:"你知道《红菱艳》配音的事吗?"我说:"不知道"。于是李梓老师讲起了《红菱艳》译制前后所发生的"趣事"。她说:"《红菱艳》是上级下达的一部重点片。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这样的影片要由出身好的同志担任配音,所以男主角选择了故事片演员中叔皇来配。虽然我出身也不好(注:因出身问题,文革前李梓老师始终无法入党。文革后全国解决知识分子入党难,李梓老师作为典型、1980年代初被正式批准入党,解放日报第二版曾登出大标题:《李梓入党》),但因为是女主角,所以就由我来配。谁知影片配完后,江青非常不满意,于是决定更换男主角的配音演员,女主角仍由我配。当时厂里就男主角该由邱岳峰还是由毕克配音,产生很大争议。这是一部返工的片子,为了保证质量,最终决定由邱岳峰担任男主角配音。"


邱岳峰


  李梓老师接着说:"这个配音版本在北京通过了,江青提出接见《红菱艳》的配音演员。我们去了以后在那里左等右等,江青最终没有出面,是她的亲信接见了我们……幸好江青没见,要不以后就说不清了。"关于《红菱艳》译制组来北京一事,2014年12月我走访了李梓老师在北京的弟弟李念,他说:"那次李梓在北京待了10多天,我们问她来北京的目的,因为保密需要,她就是不肯跟家里人说。"上译厂作为文革时期的"保密厂",译制的影片连片名都不能提、只能说它的代号,当然更不要说让江青接见这件事了。


  在李梓老师讲述《红菱艳》的配音事件时,她谈到邱岳峰的配音造诣,她那发自内心的、对邱岳峰的佩服之情让我着实一惊。我没有想到,艺术造诣同样精深的李梓老师,竟然如此谦虚。另外,关于邱岳峰"节奏好、可以背对着银幕配戏"的普遍说法,李梓老师说:"没有这回事,实际上在配到重要场景时,邱岳峰会摘下花镜、凑到银幕跟前去看(口型)。他对待艺术极其认真,绝不会玩儿帅的。"


  《红菱艳》在译制史上并不算特别经典的影片,但因江青反复折腾这部译制片,使得这部片子显得极为特殊。据曾担任过江青的秘书回忆:"江青对电影尤为着迷,有时一连看两三部电影,仍不疲倦。有的影片反复看。我们说:'江青看《红菱艳》,百看不厌。'"(摘自《文史精华》2009年第11期)


2017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