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握手言和,版权乱象终结?

法律博客2019-04-13 09:21:31

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从“不认可音乐版权的重要性”到“认可音乐版权重要性并斥资收购”,而后学会“利用手中音乐版权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我权益”,最终“通过相互协作相互授权,在尊重音乐版权的前提下为最终用户提供服务”。


正文:3153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文 | 范志辉

来源 | 综合自音乐先声、聚法微信公众号


2月9日,国家版权局官网发布了《国家版权局推动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的消息。


消息显示,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全称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这也意味着,2015年“最严版权令”引发的版权大战终于结束。随后,这则新闻也在新浪微博和朋友圈炸开了。


来源:国家版权局微博


1、事件回顾

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和解”


说起音乐版权,一直是近年来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重点,其中2017年5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拿下环球独家版权作为标志性事件,初步奠定了国内的音乐版权格局。


这一事件也为接下来的行业走向埋下伏笔。同年8月,网易云音乐因版权到期“被迫下架”引起大众对于独家版权的大量关注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网易云音乐两大音乐平台的正常竞争关系也瞬间被媒体过度地聚焦、放大。


紧接着在同年9月12日、13日,国家版权局分别约谈了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国内的独家版权模式。


时隔不到半年,独家版权问题终于在国家版权局的“撮合”下解决了,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正式“和解”。


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说,在先后与爱贝克思(avex)、米漫传媒、Kobalt Music、丰华唱片、天娱传媒等多家版权方达成战略合作后,如今再度获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版权分销内容,肯定是锦上添花之事,但如何进一步保持用户的增长和留存仍是重难点。


对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来说,通过与网易云音乐等主要音乐平台达成长期版权合作,既能降低版权成本,同时也是推进全面付费的好时机。作为国内较早致力于推动版权正版化的音乐平台,腾讯音乐首创了数字专辑模式并取得了市场成功,而接下来版权的全面授权将进一步推动国内音乐付费的进程,提高作品的付费率。



真正的后版权时代


自从去年存量版权被分割殆尽后,行业一直以“后版权时代”来形容今后的在线音乐市场。而此次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达成合作,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后版权时代。


为什么这么说?在此之前,我们讨论各种问题的背景都是存量版权被几大平台独家分割的状态;而如今,相互授权成为主流,也就是说原来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版权也不再是决定某个平台生死的决定性因素。这是以后我们思考行业问题的新背景。


得益于近年来的版权竞争,唱片公司俨然已经从无人问津的山中客变成了各大音乐平台笑脸相迎的座上宾。


2017年某音乐论坛上,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称“各家(平台)一年向唱片公司支出的版权费以亿来计算”,摩登天空CEO沈黎晖也坦言现在唱片公司拿的钱比以前翻了好多倍。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去年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报价从3000多万美元最后炒到了3.5亿美元以上,堪称天价。


而在版权全面共享后,长期处于虚高状态的版权价格将回归理性,以前“100万首烂歌搭配300首好歌”的套路也将不再适用。这意味着一方面唱片公司从音乐平台拿到的版权授权费将有所降低,另一方面或许也将进一步刺激唱片公司花大力气去探索造星、推新,从演出、经纪等版块拓展收入,以免坐吃山空。


2、法条梳理

来源:国家版权局官网

2015年7月9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条被人们称为“史上最严版权令”的通知瞬间改变了互联网音乐的格局,各大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争相购买版权以规避自身风险,并在限令到期后主动下架没有获得授权的歌曲。


之后,国家版权局又公布了《著作权行政处罚实施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并向全社会征集意见。


《意见稿》有两大变化——首先是加大了对著作权侵权的处罚力度,对于著作权侵权情节严重的单位或个人,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并依照《刑法》对其进行处罚。其次,本次公布的《意见稿》更是与时俱进,考虑到当下中国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将著作权侵权的计量单位变成“次、首、部”等,为法院在判定侵权者侵权性质时提供了依据,让著作权行政处罚更具有可操作性。


为了彻底堵住著作权侵权的“缺口”,2015年11月国家版权局发出《关于规范网盘服务版权秩序的通知》,要求网盘服务商应当建立必要管理机制,运用有效技术措施,主动屏蔽、移除侵权作品,防止用户违法上传、存储并分享他人作品。以上诸多新规定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对新科技条件下的版权保护由意识到立法再到执行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另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四十条 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录音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


3、各方版权意识增强

互联网音乐商的版权之争


2015年初数字音乐版权市场弥漫着硝烟,腾讯、阿里频繁出手,先后分别与索尼、环球、华纳等唱片业巨头签署了独家数字音乐领域版权协议,而像酷狗、酷我等音乐播放软件公司则通过结盟共组“海洋音乐集团”的方式来抵抗巨头来袭。一时间,数字音乐版权领域成“合纵连横”的态势。


其后,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利用手中的音乐版权在相互之间发起“维权诉讼大战”。最终在“最严版权令”限期过后,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架尚未获得授权的音乐,并本着“为用户提供极致服务”的理念,继续加大投入充实自我的音乐曲库。


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从“不认可音乐版权的重要性”到“认可音乐版权重要性并斥资收购”,而后学会“利用手中音乐版权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我权益”并能“放弃眼前商业利润,尊重音乐版权,主动下架没有版权音乐”,最终“通过相互协作相互授权,在尊重音乐版权的前提下为最终用户提供服务”。


互联网音乐服务商在这一年里,完成了自我的“救赎”,他们尊重音乐版权的行为给本已“迟暮”的音乐产业带来了一丝生机,为音乐产业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其他领域音乐使用者的版权意识


各大广播电台以及各大商场都为自己所播放的音乐向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缴纳使用费。全国的卡拉OK商家向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缴纳著作权许可使用费也更加积极。


对于使用者而言,音乐版权就是他们经营的基石,也影响着他们的未来。只有构建顺畅的使用者到创作者回报体系才能让音乐产业重新绽放出光彩。


在这个鼓励原创、鼓励创新的时代,加大对包括音乐作品在内的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力度是十分必要的。但正如国家版权局促成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合作一样,网络音乐经营商对版权市场过度分割也是不利于作品的推广及损害用户的体验的。版权合作一方面可以改善用户体验,也能够促进版权收费全面格局的建立。




本期编辑 | 胡仲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