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 难忘老歌

老歌回放2019-06-16 21:56:39

作者:娴 雅

(本文为原创,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公众号信息。否则,禁止转载!)


        那天出差在外,晚上百无聊赖。朋友相约去歌厅唱歌,欣然而去,却发现时尚的歌竟然多不会唱,听年轻的朋友唱歌也觉得似乎从未听见过。轮到我唱,只好翻找那些熟悉的老歌。一首《怀念战友》唱得我激情澎湃,但同去的青年人却说:这首歌这么好听,怎么从未听过?我说,这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啊,最近,腾格尔还在唱啊。他们还是一脸茫然。哦,我眷恋的老歌啊,难道很多人已经把你遗忘了吗?


【高原之歌】—《冰山上的来客》片头曲

冰山上的来客插曲-【怀念战友】李世荣(原唱)

《冰山上的来客》-【冰山上的雪莲】

  作家陈丹燕在《上海的风花雪月》一书有这样一段话,“大家都发现原来那些老歌,从来没有真正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过,它们只是睡着了,现在,它们一个个从自己没有发现的地方站了起来,带着一些个人的历史烟尘滚滚而来。”她的话诠释了我内心的这种感觉。歌与老联系在一起,很容易使人想起逝去的岁月。老歌是记忆岁月的书签,老歌是时代的鲜红印记。平时,老歌是悄无声息地尘封在人们心灵的深处,如果哪一天,人们受到了触动,记忆就会复苏,带着丰富的情感,如江河水一般在心理流淌。这时的歌者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倾诉,借老歌诉说郁结在心中很久很久的情愫。
  走在黄土高原上你会听到高亢的信天游和柔软的蓝花花;走在草原上也许你会听到天边飘来牧人婉转悠长的牧歌;走在青藏高原上也许会听到嘹亮透云的藏歌……这些歌曲大多是祖祖辈辈口头传唱下来的民歌。人换了一代又一代,老歌还是经久不息地抒发着人们的内心世界,表达着对生活的向往和失落等诸多情感。老歌是歌者心声的载体啊!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毕业歌》


  每个人都有心中怀念的歌,每首歌都有过她的辉煌。如今七八十岁的白发一族,当他们哼唱着《毕业歌》、《大路歌》《在太行山下》《到敌人后方去》的歌,苍老的歌声中,他们会想起战火纷飞的岁月,那些逝去的战友和他们火红的青春;五六十岁的人们会唱起《我的祖国》《咔秋莎》《共青团员之歌》《马儿啊,你慢些跑》《洪湖水,浪打浪》。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喀秋莎》

        他们会想起年轻的共和国诞生的时代,他们用青春的热血铺就了理想的道路,歌声会让他们热泪盈眶,热血沸腾;40岁左右的人会依恋《让我们荡起双桨》《友谊地久天长》《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童年》《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我的中国心》《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虽然他们唱这些歌时也已经成年,因为他们的童年没有更多的抒情歌可以唱,倒是样板戏都能唱上几段,但是那些经典老歌还是能让他们想起那个跌宕的年代,还是让他们难以释怀。
点击下面的音频欣赏:《让我们荡起双桨》

  歌为心声。好歌总是打上鲜明的时代烙印,每一唱起,眼前便会浮起那如歌的岁月。生活中可以是贫困的,但绝对不能没有歌声。有歌相伴的日子会让你的心灵放松,会让你暂时忘记苦难和烦恼,也会让你体会欢乐和幸福。我就是属于那个跌宕的年代。记得小时候在幼儿园里会唱的第一只歌是“太阳眯眯笑,小鸟喳喳叫,我们的生活多美好,全靠党的好领导……”(我至今也想不起这首歌名),最喜欢唱《听妈妈讲哪过去的事情》,想着坐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听故事的快乐。少年时喜欢唱藏族歌曲《南飞的大雁》《翻身农奴把歌唱》《唱支山歌给党听》,跳着《洗衣歌》的舞蹈。听着才旦卓玛空灵飘洒的声音穿透着我的心灵。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18岁的时候下乡当了知青,偷偷地听男知青唱着当时被认为是“流氓歌”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歌曲竟然被认为是“黄色”的。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我们也偷偷地听邓丽君的绵绵情歌,抑止着青春的渴望。那个枯燥的岁月,我向一个28岁的在农村干了10年的忧郁老知青学会了弹吉他,于是听到了《桑塔露琪亚》《小夜曲》《唉呦,妈妈》《划船曲》《鸽子》《老黑奴》等等一些优秀的外国民歌,从此我的青春有美妙的歌声相伴。那时我们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可看的书籍也很少,我们只有老歌、老电影的陪伴。电影是不能常常看见的,但是老歌确是想唱就唱的,累了,可以在金黄的稻田里对着无垠的土地喊上一气:“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工花不开”;收工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们唱着:“禾把锄头在肩上,路边的老牛是我同伴,嗡嗡嗡它们唱,还有一只短笛在歌唱……”。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唉呦,妈妈》

  当年的我是劳累又快乐的。文化生活是贫乏的,幸亏有老歌相伴,劳累了一天,我们知青会凑在一起,听我弹琴一起唱歌。那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扎根农村干革命,当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民……              
  当我参加完高考迈入学校的大门时,我喜欢唱:“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啊,汇成歌……”我们唱着台湾作家叶家修的校园歌曲,唱成方圆、张明敏、王结实谢丽思的歌,那时的歌曲大多像我的心情亮丽而明快。
点击下面的频欣赏:《一支难忘的歌》
  时光的飞逝,随着一支支新歌的崛起和更迭,老歌,就会与喜欢她的人一起,慢慢变老。但,老歌决不会消亡,因为它保存在歌者的心中。或许她不被年轻人青睐,但这不重要,因为钟情她的人不会变心,虽然他们也老了。中央电视3台有一台节目(好像叫《神州大舞台》),专门是为老年人设计的以唱老歌为主的节目。当住持人刘露站在台上介绍一首老歌时,台下的中老年观众就翘首以待了。歌手唱第一句,台下就齐声呼应,哪场面的热烈和火爆不亚于现在追星族的小年轻,往往独唱变成了合唱。采访唱歌的演员,他们都说想不到中老年朋友有这么高昂的热情,看来经典的老歌永远存在人们的心里,总是一呼百应啊。

        当然,我也喜欢唱一些好听的新歌,比如《祝你平安》《爱我中华》等等。其实老歌新歌也是相对的。那些老歌当年也是新歌啊,谁又会说现在的新歌不会变成今后的老歌呢?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动,总有一种情感让我们情不自禁。怀念老歌就是怀念过去的岁月,要不怎么说是“如歌的岁月”呢?我们的生活不能没有歌,我们的歌就是我们生活的写照。


点击下面的音频欣赏:《爱我中华》

  我快乐,我歌唱,我忧伤,我依然歌唱!对于伴随自己成长的老歌,我永远有挥之不去的情愫!         2003/9/6下午

-*-*-*-*-*-*- 老歌大家听 点歌送祝福 -*-*-*-*-*-*-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我们一起品味经典老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