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骐骥专栏 | 妈妈,请再叫我一声小名儿

骐骥情智园2019-01-31 09:46:25

感恩

        转眼间,离《将我举过命运栏杆的人》与《心泉》两篇小文的发表已有一两月有余。感恩读者朋友们对两篇小文的持续关注与厚爱!在《将我举过命运栏杆的人》里,我曾提到我早年发表过一篇《妈妈,请再叫我一声小名儿》,应朋友们要求,今天在此奉上。再请秦声老师朗诵,希望“秦月和鸣”之作继续与朋友们达到思想与情感上的高度共鸣!如此,才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深情厚谊!

     爱你们的月铭于北京 

2018年1月

 


妈妈,请再叫我一声小名儿

作者/月 铭 朗诵/秦声 编辑/菜菜


我有一个特别的小名儿,一个曾被父母炫耀似的叫得震天价响的小名儿,也是一个我长大后不许他们再叫的小名儿……

 

然而,此刻,我是那么迫切地想听他们再叫我一声小名儿!


我的父母一生多灾多难。我大姐比二姐大十岁,我二姐比我大十岁。听我大姐悄悄告诉我,在她和二姐之间,以及二姐和我之间,我的五、六个哥哥姐姐都夭折了。有的死于饥荒,有的死于疾病,有的刚出生没几天就死在襁褓之中。这么多年,父母三缄其口、讳莫如深,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提说过这些事。


等我自己有了孩子后,每每看到孩子被丢、被拐、被绑架等案例信息时就心有余悸,同时也会想起有关我父母的这些事。我常常想,如果我的女儿丢了,我肯定活不下去!就算勉强活着,也会或傻或疯或呆,如行尸走肉。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在父母还年轻的时候,就一次次遭遇丧子之痛。他们该是多么的肝肠寸断、泣泪啼血啊!不敢想象他们是怎样熬过了那些黯淡无光的岁月!然而他们还得忍着剧痛,如关公刮骨疗伤般处理好滴血的伤口,继续打理生活,因为他们还得养育活着的大姐二姐。


        

父母如惊弓之鸟,小心翼翼地抚育着大姐二姐,一点点的头疼脑热都会使他们魂飞魄散。然而农村人不得不下地干活,不可能有大人专门在家看孩子,再怎么小心翼翼、呵护倍加,大姐和二姐有时候也难免或从树上、墙上摔下来或被石头土块儿砸着,每每让父母心惊肉跳。那一年,孩子们一起玩儿时,二姐被淘气的堂兄误打了一棒槌,后脑勺砸开了一个大窟窿,汩汩地往外冒鲜血。母亲已吓得昏厥过去,父亲急中生智用手边的一个乒乓球塞进窟窿止住血,抱着二姐向医院飞奔,经过缝针医治,二姐伤好了,命也保住了。


         许是内心的阴影与恐惧久久无法散去,许是怕上天随时会夺走他们仅剩的两个孩子,许是想召唤已经夭折的孩子们再度投胎重续前缘。父母开始热衷于讲迷信、求鬼神,希望上天再赐给他们几个儿女,并且都能健健康康地活着。他们请道人看茔、瞎子算命、神婆问信......归总一起,均言这一切灾难都源于家族宅子风水不好。说来也是,和我家同住一个宅子的几个叔伯婶子在儿女后嗣上都不怎么顺利。我家的老宅子是用土夯起来的一个四方形庄园,有点像古时候的城堡。庄园里建有砖木结构的带厅房游廊的房屋。我的祖上算得一方大户呢。在我稍有记忆的时候,记得老宅子的正门口有棵大桑树,亭亭如盖。桑葚成熟的季节,似乎全村的娃娃们都爬在树上摘桑葚吃。老家有句话——前不栽桑、后不渥柳。是这棵桑树影响着老宅子的风水吗?谁能说得清呢!



总之父母砸锅卖铁,另辟新地,建起了一座新房舍。说来也灵,搬到新家的第二年,我便来到了他们身边。生我那天,父亲请来了村里最老道、最有经验的接生婆——张三奶奶。母亲说我落地的第一声啼哭异常嘹亮,全村子都听见了。“就没听过谁家娃娃这么大声的!”说这话时母亲的眼里绽放出骄傲的光芒,仿佛我是天使下凡。父母对张三奶奶感恩戴德,虔诚地请她给我取个名。张三奶奶略一思忖,就说叫“新虎”吧,“新”预示着告别过去的苦难,“虎”当然是指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看以后哪个小鬼还敢招惹这个娃娃!父母极其赞同。兽中之王——老虎的这个“虎”字,自然被父母赋予了镇邪避邪之意。于是,“新虎”便踏踏实实成了我的小名儿。


每当讲起我小时候的故事,母亲总是很激动,很自豪。母亲的原话是这样的:“你小时候呀可俊了!大花眼睛水汪汪的会说话,小嘴嘴儿红嘟嘟的,就像一指甲掐开的月牙儿,圆脸蛋儿粉扑扑的好像我们家门前树上的红果子。让你唱歌就唱歌,让你跳舞就跳舞,能在院子里连盘十几个车轱辘呢(即体操与舞蹈动作里的“侧手翻”)!谁见谁稀罕,都想抱抱呢!你俞二妈家的三丫头一看见我们大人不在就把你偷出去领上玩去了!”


用母亲的话说,我长得又瓷实又心疼。看着我茁壮成长的势态,母亲颇是高兴,于是便将“新虎、虎虎”这个名字喊得全村都能听见,似乎是在有意声张。而那些爱开玩笑的大人,见了我甚至都喊“老虎”,使我常常难为情,母亲却更加自豪。



        后来母亲又生下了妹妹,张三奶奶说是被起名“虎虎”的我给父母带来了好运,因此要给妹妹继续起名“虎虎”,为了好区分,就将我叫“大虎”,妹妹叫“小虎”。我们家有大小两“虎”,必然威风凛凛,镇得住所有邪气。



等我上学后自然有了大名儿,再听母亲“大虎”长“大虎”短地说我唤我时,感觉格外的不顺耳。我是女娃,女娃都叫梅兰竹菊的,哪有叫豺狼虎豹的?私下里我给母亲讲过:我大了,以后再不要当着外人面叫我小名儿了,母亲却总是不以为然。


         有一次放学,同学们排着队唱着歌走出校门,母亲正好在学校旁边的田地里薅(hao)草,看到我,张口就喊:“大虎,你先饮牛去,我忙忙拔点草就回去给你做饭。”全村学生娃的队伍,人数不少呢,同学们听她这么一喊,轰地大笑起来。更有几个男生,模仿母亲,阴阳怪气地喊起“大虎、大虎......”仿佛在那一霎间,母亲成了我心中世界上最可恨的人!我又羞又愤,迅速下了田,拿起铲子,狠狠地铲掉了一片嫩嫩的秧苗,扔下铲子头也不回的去牵牛。母亲先是一愣,继而骂着“我把你个贼杀的!这么好的苗苗给我铲掉了!”追出田地就来打我。


往常我做坏事后母亲嘴里骂骂咧咧地来打我,我会飞一般地逃得无影无踪,等过会儿再回来时,母亲总是忘了要打我的事。所以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挨过打。但是这一次,我并未像往常那样拔腿就跑,心想反正丢尽了面子,你打死我算了。奇怪的是,这一次,母亲追上我后抬起手臂却停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来,而是叹了一口气又折回去了。但我却越想越气,走到牛后头,扬起鞭子就在牛屁股上狠狠抽了几鞭子。牛没有叫也没有跑,而是甩了甩尾巴,扫平了鞭子抽过的印痕,然后回过头看着我,眼里流露着惶恐和莫名其妙,我甚至还看到了牛眼里有一种鄙夷与不屑。自然,在我牵着牛去饮水时再也没有感觉到它往日对我的那种亲近与温柔。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饮完牛回到家,母亲的饭也熟了。但那一天,平日爱问东问西的母亲却一整天没再多说话。


这之后,母亲再也不叫我的小名儿了,尤其是我的同学在场的时候。但听得出,她每次叫我的大名儿都是那么不自在,那么不顺口。 


直到我读大学那一年,母亲将我送到十几里外的乡车站,在班车刚启动的时候,在那么大的场合,母亲追在班车后面竟情不自禁地喊起了我的小名儿“大虎、大虎……”当时我愣了好一会儿,便快速挪到班车后尾,大声地应了下来。透过后车窗我远远地看到母亲在汽车扬起的风尘中抹眼泪。



后来,我留在北京工作,无论是从北京返乡探亲,还是请父母到北京来,母亲再也没有叫过我的小名儿。


现在我已为人妻人母,定居繁华的京都。然而每当夜深人静,便怀念起那生我养我的小村庄,怀念起母亲响亮地喊我小名儿的那些岁月来,而且总是迫切地想再次听到母亲在我身边亲切地一声声叫我“虎虎、大虎......



又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想家的滋味再一次灼伤了我的心灵。我忍不住拿起电话,勇敢地说:“妈妈,我是大虎!”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哦!我的大虎啊!我的大虎!”妈妈哽咽了……

我却早已泣不成声……


妈妈,您在家乡还好吗?您的腿好些了吗?我给您买的护膝保暖吗?小虎常回家看您吗?今年的庄稼怎样?下地干活时要慢点儿!女儿在他乡记挂着您呢!春节马上到了,我们一定带孩子回家……



然而,这千言万语全部化作汩汩泪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但我已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妈妈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呼唤——我的大虎!

 这四个字所包含的母爱让我一辈子回味无穷,享用不尽!


我流着眼泪声声呼唤:妈妈,请再叫我一声小名儿吧!

妈妈,请永远永远呼唤我的小名儿吧!——就从此刻起,无论我长多大,不管我变多老!


                                                                                           2002105

 月铭 泪洒京




《小名儿》后续:


 自从我郑重地请妈妈重新叫我小名儿并写下以上小作开始,这十几年来,无论和妈妈在一起还是打电话,我一直都在享受着被妈妈呼唤小名儿的幸福。尽管我已不惑之年,但我依然还是妈妈的“虎虎、大虎”!我依然可以躺在妈妈怀里尽情撒娇、耍赖。



记得我女儿出生后,我翻遍汉语词典,为她取了个很大气很响亮的名字。然而平日里,我最爱呼唤的却是狗狗、猴猴、狗蛋儿、小猪娃......权当她的小名儿了。有一天,我当着女儿小朋友的面毫无顾忌的如此呼唤她,遭到女儿严重抗议,说我把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居然称呼为一点可爱气都没有的各种“烂动物”。女儿本来对我的称呼就有些不舒服,而在她的小伙伴在场时这样称呼,更使她颜面扫地。


那个晚上,我失眠了。女儿对我当众呼唤她“狗狗”的抗议和那一年我听见妈妈当众唤我小名儿“大虎”时的愤怒重合在了一起。


在为人母之前我从不知道,对一个人的爱究竟会浓烈到什么程度。但在为人母后,我全懂了!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不能成寐,我偷偷地摸进女儿的卧室,把暖黄色的床灯开到最小,借着那一点微弱却足以照亮黑暗的光线,看女儿的睡颜。视线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轻柔的拂过女儿的柳眉、杏眼,滑过小巧的琼鼻、红润的嘴唇,最后落在均匀起伏的胸膛。溢出心房的爱意瞬间裹挟了我,让我几乎按捺不住,只想狠狠地拥她入怀,吻遍指尖发梢,告诉她:妈妈的爱亮过金乌,广如婵娟,密似群星......有了小小的你,妈妈才有了对这大千世界的留恋。我似乎可以想到,多年之后,你终将离开妈妈的怀抱展翅飞翔,你飞走的那一刻,整个家将会在那一瞬间失去颜色,空空如也。



坐在床头,我翻开从女儿出生起就开始写的宝宝日记,喷涌而出的情感化作了钢笔下的文字。我如同誊写佛经一般虔诚地写下了我的妈妈唤我小名儿的故事,以及此刻我对妈妈的思念及对女儿的爱。我把写完日记的本儿摊开放在女儿的枕边,这是我们多年的默契了。宝宝,只有叫着你小名儿的那一刻,妈妈才能体会到,眼前这个小尤物是属于我的。尽管终会别离,但这一秒的满足足可以湮没一切。


那次之后,当我仍在众人面前呼唤女儿“狗狗”的时候,她都会欢快的回应。女儿一直没有叛逆期,十几年间我们如胶似漆,简直羡煞了旁人。


那一日再次聊起,我忽然想到,多年前没有文化的妈妈是多么急切的想要让我感受到她的爱。然而西北人的含蓄害羞和庄稼人的木讷堵住了妈妈的嘴,只能用声声呼唤小名儿来默默地传达爱。倘若那个时候我用心去感受了,是不是能更早地转过身看见那双炙热的眼睛?


文未成,泪已流。好在我还有机会,一直一直听妈妈用熟悉的乡音呼唤我“虎虎、大虎......



    

作者简介

月铭老师,北京市英语高级教师;北京市紫禁杯优秀班主任(北京市班主任工作最高荣誉);北京市学生喜爱的班主任;海淀区班主任带头人,海淀区教育科研优秀种子教师,海淀区教育系统十佳通讯员。曾获海淀区首届教育科研创新成果奖;曾被评为海淀区先进教育工作者、优秀教师;所带班级曾被评为北京市先进班集体。曾在国家级、市级核心刊物发表教育教学论文、案例四十余篇。曾受邀到全国各地做教师培训讲座数场,做家长教育培训数场。


朗诵者简介

秦声,现居深圳,秦声文化传播公司创办人。曾做过配音演员,给影视剧、专题片配音;曾在第五届中国诗歌节上获得朗诵特别推荐奖;作品曾在中国教育电视台获得一等奖;担任经典栏目《电视诗歌散文》的主播;作品被很多朗诵平台采用,声音优美大气,富于变化,时而婉转柔美,时而铿锵有力,有一定的表现力和感染力,热爱民族声乐,朗诵作品和声乐作品都受到全国各地朋友们的喜爱!欢迎关注公众号“秦声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