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揭秘术中梦境:是《盗梦空间》现实版还是术中知晓?

新青年麻醉论坛2018-12-16 13:38:27

多年前,一部以梦境为主题的科幻电影《盗梦空间》受到热捧,相信很多人至今仍对此片印象深刻。影片中负责使盗梦团队的成员进入联梦状态的药剂师Yusuf利用自己研制的独特镇静剂Somnacin,创造出了稳定的多层梦境,帮助盗梦者柯布成功将潜意识植入目标人物的思想中。




在现实中,我们经常会听到患者手术结束后,从全身麻醉苏醒过来时发出的惊叹:“啊,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感觉过了好久”。的确,在许多患者眼中全身麻醉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就像睡觉那么简单。而麻醉医生也在不经意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们的患者在接受全身麻醉时同样会产生梦境。对于麻醉期间做梦(dreaming during anaesthesia),或称术中梦境(intraoperative dream),目前缺乏明确的定义,一般认为它是指任何发生于麻醉诱导至苏醒(意识恢复的即刻)期间,患者可回忆的体验。


术中梦境=术中知晓?NO



长久以来,不少麻醉医生坚信处于全身麻醉期间的患者不会产生梦境,而且患者叙述的那些所谓的梦境其实是发生了术中知晓的结果。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术中梦境并不等同于术中知晓。不可否认的是有一小部分术中梦境的确与麻醉深度过浅或麻醉不当(比如缺乏BIS监测下的丙泊酚静脉麻醉)有关,此时梦境的内容取决于手术期间所受到的听觉和感觉刺激,称为“接近知晓(near-awareness)”的梦境。但是绝大多数的术中梦境则表现为另外一种形式,它们通常持续时间短暂、内容上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如家庭、朋友、工作和娱乐),这种梦境一般发生于麻醉恢复期。




麻醉期间做梦生理性睡眠时做梦?Maybe.



正常的睡眠周期大体上被划分为快动眼睡眠(REM)和非快动眼睡眠(NREM),两者交替进行。传统上认为做梦发生在REM期,此时脑电活动非常活跃。尽管术中梦境经常发生,但目前我们对其理解得并不透彻。有人试图以生理性睡眠的机制来解释麻醉期间的做梦现象。研究者观察到那些报告麻醉期间做梦的患者,他们的梦境常发生于即将被唤醒时。由此提出一种假说,即术中梦境极可能产生于麻醉即将苏醒时而非深麻醉情况下,此时患者体内仍有少量镇静药物残留,使他们转入一种类似于生理性入睡时的状态。然而,这一假说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



麻醉期间做梦对患者有何影响?Unclear.



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并不记得梦境的内容(然而他们确信自己做梦了),但总的来说术中梦境是一种吸引人的、令人愉悦和无害的体验,并可能伴随着与梦境内容有关的情感表现(大哭、大笑或生气等)。多项研究试图调查麻醉期间做梦对患者术后焦虑程度以及满意度的影响,其结果并不一致。值得注意的是,有些患者会将术中梦境(尤其是与手术室有关的梦境)和术中知晓混淆,此时麻醉医生应该使用改良的Brice问卷进行仔细甄别,必要时需提供后续的心理咨询和随访。


是否可能干预麻醉期间做梦?Yes!



几项回顾性研究表明,年轻的女性患者似乎更容易在麻醉期间做梦,在家中睡觉时常常做梦的患者也有更高的术中梦境发生率。


与挥发性麻醉药相比,在实施以丙泊酚为主的全身麻醉时,麻醉期间做梦的情况更加多见。而以氯胺酮为主的麻醉可能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梦境,患者会将这种体验描述为:极其生动、离奇并带有幻觉色彩。此外,以阿片类药物为主的麻醉也有很高的“梦境”发生率,这其实是由于此类药物缺乏镇静催眠作用,易导致麻醉深度过浅和接近术中知晓的状态。


如果患者在术前服用抗抑郁药物,则应注意到此类药物有改变睡眠模式并引起多梦的副作用。选择性的5-HT再摄取抑制剂(最著名的莫过于“五朵金花”,即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西酞普兰和氟伏沙明)会使梦境强化(醒后会记得梦境或对梦的内容有印象),特别是在突然停药的情况下。但这类药物与麻醉期间做梦的关系仍不得而知。


麻醉诱导前的心理暗示使得患者术中梦境的发生率增高,并且心理暗示的内容会显著影响梦境的内容。所以,为了让你的患者做个美梦,在麻醉前不妨试试:保持手术室环境尽量安静,避免大的噪音或大声闲谈;随后进行放松练习,使患者情绪保持平静,缓慢深呼吸和放松肌肉,告诉患者他可能会做一个很生动的梦,然后向其具体描述并让其想象一个令人愉快的的地方。




参考文献

1. Kate Leslie, Hannah Skrzypek. Dreaming during anaesthesia in adult patients.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Anaesthesiology 2007; 21(3):403–414.

2. Judit Gyulaházi, Pál Redl, Zsolt Karányi, et al. Dreaming under anesthesia: is it a real possiblity? Investigation of the effect of preoperative imagination on the quality of postoperative dream recalls. BMC Anesthesiology 2016;16:53

3. Kate Leslie,Jamie Sleigh,Michael J. Paech, et al.  Dreaming and Electroencephalographic Changes during Anesthesia Maintained with Propofol or Desflurane. Anesthesiology 2009; 111:547–55

4. Kate Leslie,Hannah Skrzypek, Michael J. Paech, et al. Dreaming during Anesthesia and Anesthetic Depth in Elective Surgery Patients. Anesthesiology 2007; 106:33–42


作者:大眼仔    来源:山中麻署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探访新青年医学之家(微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