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Xiang跑纽约丨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去追梦

全球体育聚焦2018-10-10 15:48:13

        


一直都Xiang,跑到更远的世界。


2014年,响哥带着一帮爱跑步的朋友,正式成立了XiangRunning。从起初一个只是朋友间慢慢跑的团队,慢慢的成长为一个开始征战马拉松的团队,只用了不到四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团队成员基本都能够完赛一个马拉松,有的成绩还非常骄人。而2015年巴塞罗那马拉松的完赛者,几乎都是自己人生的首马。


2016年10月,我们按照年初的计划实现了跑芝加哥马拉松的梦想。芝加哥,是我、响哥、颜老师三个人心中的圣地,因为鼎盛时期的公牛,因为篮球之神Jordan。芝马之后,我们默默地许下每年跑一个六大的目标,希望能赶在颜老师60岁之前完成这个梦想。


于是在2017年的计划里,根据大家的工作安排以及我们对于整年跑马的规划,我们选择了11月份的纽约马拉松。作为XiangRunning的第二个六大之旅,从年初制定计划开始,大家就充满了期待。




记得很清楚,在7月份黄金海岸马拉松完赛的当晚,响哥就在澳洲建起了纽约马拉松的微信群。在这之后,关于行程预定、住在哪儿、要不要看一场NBA比赛、选什么样的队服等等,事无巨细都在这个群里沟通和讨论。与此同时,我们的备战计划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作为各界精英,大家虽然忙碌,但还是尽可能的挤出时间来去健身房团队行动。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团员之一,也就是Vbros的联合创始人的刘佳同学,表现出了极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总是在换着法儿催促着我们的训练计划,争取谁也不落下。


时间过得飞快,现在想起来那些备战的时间还在昨天。但临近我们出发不到一个礼拜的时候,响哥召集纽马行成员开会,给我们传递了一个并不是那么好的消息:由于工作的原因,他可能去不了纽约了……




这是一个我们想过很多可能性,做过很多预案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最近两三年来,对于一个计划内的马拉松,几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他。他内心对于跑马的向往,仅次于他对于知识的渴望。


当然,我们猜到这一次他遇到了比知识更难以让他做出选择的难题。作为团友,也作为兄弟,我们当仁不让的支持他。而接下来一个已经不去的人,所做的事情却依然是,跟我们一起仔细再探讨行程,沟通好各项细节,做好相关的安排和计划。甚至说到了我们回国之后去机场接兄弟们,然后请我们去吃火锅。


由于那段时间快递会有延迟的原因,直到快出发前我们才收到了这次比赛的参赛服。跟以往任何一次的出征都不一样,因为这一次XiangRunning跟国内的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品牌Warhorse战马,基于纽约马拉松展开了合作,我们团服的胸前和左臂印上了战马的logo。寓意着一群神秘的东方战马,即将嘶奔纽约


纽约,堪称世界的十字路口。每条街道都如同闹市,又不乏文化的沉淀和古老的气息。比如时代广场的繁华,大都会的厚重,中央公园的人气,自由女神的伟岸光辉等等。我们在纽约入住在时代广场正上方的马奎斯万豪,住在十字路口的路中央。每一分钟都在感受着全世界的目光,即使是睡在床上。


当地时间大约15点,我们抵达并办好出关手续。马不停蹄的入住之后就赶去麦迪逊广场,当晚纽约尼克斯对阵休斯顿火箭的NBA正如约而至。



买了热狗和啤酒,还有给尼克斯加油的道具,我们坐在了顶层的看台上。比赛不怎么激烈,而我们也没什么激情。加上时差的关系,六个人的观球团,可能睡倒了五个半。



看完比赛,连一口纽约的酒都没来得及喝,所有人黯然昏睡。



接下来的几天,去马博会,去大都会,跑中央公园,逛soho和第五大道,以及苹果店。所有人优哉游哉,跟时差作对,也跟自己作对。



由于纽约马拉松的起点,设置在一个叫做staten的小岛上,所以当地时间4号傍晚,我们住到了岛上,为了更好的在起跑前不耗费更多的精力以及更加安心的休息。我小学班主任的女儿因为常住纽约,所以帮我们预定了一个公寓。公寓所在地是staten的中产阶级生活区,我们到了后稍微买了些生活用品,偶遇一家中餐馆吃了顿便饭,就开始了休眠模式。



第二天,最先起床的是我,叫醒大家后,洗漱、吃早餐、喝了热茶和咖啡,收拾好房子,一行人就往起点进发。一直以来他们都拿我开涮,快到起点处有很多辆大巴,一部分载着选手们存的包,一部分担任收容的责任。佳哥就询问我说:选好一会儿坐那台车了吗?


绵绵小雨,从这个时候开始,一直没有停下。我们是第四区出发,所以到了后佳哥带着我们做了一些拉伸,慢慢的身体开始热起来。纽马的起跑仪式区别于我们所参加的很多其他马拉松,别人是鸣枪,我们的是三声大炮。以至于第一区起跑的同学在我们的群里以为遇到了纽约熟悉的恐怖袭击。


起点是一座大桥,出发就是一个冗长的上坡,对于每一个跑者这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5万多人的场子,我们四小只很容易被人群冲散。果然,过了桥之后,我们四个人就散布在赛道各处了。中间我曾经偶遇了佳哥和丁丁,毕竟我是一个有速度的人。但我再也没有见过叶彤,充分证明他是一个更有速度的人。


细雨一直没有停,赛道也很虐。我用一个存包袋把准备用来拍摄的osmo装了进去用来防雨,包括我起跑前穿的长裤。这就意味着我要提着整个袋子跑完全程。说实在话,我至少有三次以上想要弃赛的念头,因为太重,也因为太冷。后来我看了看胸前的跑团标识和战马logo,觉得不能辜负了多有人的重托,才给了我信心坚强的跑下去。


哈哈,开玩笑了。其实鼓舞我一直继续跑的,是赛道两边热情洋溢甚至有些疯狂的观众们。无论是不是纽约市民,还是来自全世界的游客;也不管他们的肤色和语言,所有人都向你喝彩叫好。这就如同纽约的颜色一样,五彩缤纷。我最记得的场景有三个。第一是刚刚进入布鲁克林的赛段,路边有一名孤独的红衣舞者,用了一台巨大的录音机播放着Funk的音乐,不停的舞蹈。最关键的是,他带了一个马头人面具。



我跑到他面前,跟他合影,并指着我胸前WARHORSE的标记,他兴奋得大喊:yes!that’s cool!Keepgoing my Bro,u r the champion!第二是整个全程几乎都有在家长的陪伴下,站在雨里伸出小手等着你跟他击掌的小孩儿,你去给他回应后他和自己的家长会对你表示感谢。第三是跑过约17公里时,我见到路边有一大群留学生举着五星红旗,看到有亚洲面孔跑过来就大声喊着加油!



快天黑了,当地时间快17点我终于到达了终点。我们跑团本次4个人参赛,我是最后一个。但这一点都不丢人,因为毕竟我有的是实力,只是赛道太美,纽约太热情,我太流连。



加缪说,除了天空,纽约一无所有。当地时间二十三点左右,纽马最后一名轮椅选手耗时13个小时到达终点,那一刻整个纽约马拉松像是沸腾了一般。难以想象一个这样世界级的城市,会用他们如此宝贵的资源等待一个人。从这一点来看,纽约有着了不起的成就。



跑步不难,xiang就可以。快两个月了,在匆忙和遗憾中,在响哥的遗憾中,在完成比赛之后的喜悦与疲惫中,结束了。这支记录片因为受到天气、设备、拍摄时间安排等准备不足的原因,不太精致,记录也不太全面,但希望这是一个开始。在未来,我们将持续用影像记录更全面的跑马征程。感谢纽约,感谢战马,感谢每一个关注XiangRunning的人。

我们,2018年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