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语音]喝酒

白二丁大语文2018-11-28 14:07:06

语音点下行:


喝酒,全世界都不陌生。中国人对喝酒,地域不同,叫法也不一。东北人,叫“喝大酒”;豫皖人,称“喝小酒”;里下河人,喊作“喝老酒”。三朋四友坐下来,弄点老酒喝喝,小菜吃吃,要多快活,有多快活。1990年前后,东台电视台做广告:全市人民齐喝东台酒,致富路上大步走。当时,我极其不懂:喝酒还能致富,怕的家家开饭店和酒吧。现如今,东台的酒类广告,不管是白酒,还是陈皮,内容都含蓄多了。但酒风,好象没有太大变化。

东台人不管去没去过内蒙古,都晓得那儿民风强悍,酒风刚健。敬酒常用碗端,客不喝完,主人不走,间以唱歌跳舞,目的是让你赶紧下肚。其实,这仅是内蒙风情的一部分。内蒙锡林浩特草原一带,还有一种酒杯,很小,称作“四球杯”:一倒满球了,一端洒球了,一喝没球了,再喝醉球了。堪称量变到质变哲理的生活化运用。东台人喝酒,酒杯不大不小,三钱至六钱。这个份量,倒与地理位置切合。东台处江淮之间,不南不北,凡事讲点骑墙中庸,于酒杯,可见一斑。过去东台人喝酒,有一种玻璃状的小高脚怀,倒上酒后,里面会显出图像,或美人,或山水。这种杯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中期一度盛行,后来鲜见。大概是感到有点小儿科,像玩具,太幼稚,不符合酒场氛围。

东台的酒,早先有东台大曲,现在改叫天成。东台还有一个特产,陈皮酒,源自宋代范仲淹。小时候,陈皮酒色深液稠,倒在杯里,杯中部的液体能够隆起。现如今,反倒少有。不知道是工艺更新了,还是偷工减料了。陈皮酒的包装,土不土倒不关键,里面的成份标注还有点吓人,比如,“甜酒药”。我第一次见这三字时,不由自主想到了孙二娘的蒙汗药。来往东台的人,都习惯带点陈皮酒回去。毕竟,这是特产。

东台人喝酒,酒席不同,酒就不同,上下差别很大。印象中,东台粮酒、海安粮酒、洋河、双沟、高沟、汤沟、五堤浆、分金亭等品牌,先后在东台出现过。有一年春节,五六家高中同学相聚东台,有位兄弟从家中拿来放了十多年的分金亭,一起找找当年的感觉。那种氛围,确实很爽。东台人喝茅台五粮液,多半是小场合,婚丧嫁娶很少用。经济原因是一方面,更担心被人家讥为洋卵子摆场子,两个文明双欠收。20137月,我回乡作“做人与作文”公益讲座,正逢一个远亲儿子订婚,我家老娘去赴宴。回来后,说:摆的软中华,上的梦之蓝。言下之意,档次不低。老太太还进一步阐明了动因:反正也就五六桌,不如放个响炮竹。意思是,既能花钱不多,又能体面好看。东台人在这上头的智慧,一直很猛很强大。

东台人喝酒,有神人。曾见到一哥们,一小杯酒要兑一大杯矿泉水,像喝止咳糖浆。还有个哥们,喝之前,拿勺子舀点酱油,舀点醋,舀点姜汁,勺子搅一搅,杯子摇一摇,七七八八的一起吞下肚,名副其实的“吃酒”。还有个哥们,出去喝酒,身上要带瓶酸奶,喝一杯酒,喝一口奶。还有哥们,每到酒场,都要带根吸管,一头放在杯里,一头插到嗓子眼,据说这样嘴里不麻人。还有的人,为了躲酒,随身带着医院开的诊断书,或者干脆带着药瓶,只要有人敬,就拿出来请对方过目。

老人家说,统一战线就是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而把自己搞得多多的。东台人喝酒,反其道而行。宗旨是把别人搞多,让自己少喝。当年,徐洪刚见义勇为受表彰,给军委领导敬酒:首长喝完我随意。他的思路是,茅台是好酒,太贵,首长要多喝点。后来,徐洪刚出诗集,起名《首长喝完我随意》。解放军出版社思量再三,改了书名。东台人喝酒,远没有徐洪刚那般质朴。不管好酒孬酒,都要连哄带骗连唬带诈,让对方多喝,而自己,则要耍赖皮,做手脚。最常见的,端时洒一点,嘴中吐一点,杯里再剩点,貌似一杯下肚,实则没有多少怂浆儿。再厉害一点的作假,把酒兑上水,装在瓶里,这个瓶只给自己或己方人倒。还有人在酒杯下放个纸巾或小毛巾,每次都多倒一点溢出来,既能少喝,还不易察觉。实在躲不过去,喝下去,也会含在嘴里,假借喝水吐到茶杯中。东台人也会说酒是粮食精,不能浪费。但说归说,做归做,想洒就洒,该吐还吐。

东台人敬酒,常是一人敬一圈,来来来,请请请,一枪打好几个鸟。近年来,受北方习俗影响,也逐渐习惯了先共饮三杯,然后各自为战。东台人敬酒,没有山东河南人那样讲究那样赖,一般不搞端一个,敬一个,再满一个。东台人喝酒,最为久远的招数,是留后手,先弱先强,先躲后上。前头,推三阻四,酒量小,头滴疼,不会喝,不能喝,不喝不喝就不喝。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哥们便开始冲锋陷阵了。这个时候,头不疼了,脑不热了,身上不过敏了,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直奔目标而去,非要整对方趴下。

东台人打酒官司,堪称一个文化现象。有时散了席,官司也没有下山。几个人在桌上打官司,周边男女老少,一群人围观,如同看戏。直到出现双方认可的结果,才皆大欢喜。握握手,抹抹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果场合比较重要,或且决心已定,非要分出输赢,则有三个判评标准:一是呕吐。东台人将酒多呕吐,称作“打兔子”。为什么叫打兔子,原因待考。我的分析,可能“兔”与“吐”谐音,而且喝酒多半在家中,相当于“窝边”。顺便说一句,东台人将帮闲无聊称为“打狗子”,出租车送客唤作“打野鸡”,明明是人的事,非要拿畜生作比。比较奇特。二是钻子桌子底下。这个难度有点大,不到相当的量,达不到。三是主动认输。声明酒量不行,喝不过,心服口服,认赌服输。如果一场酒,能同时实现这三大目标,那绝对是百分之一千的完胜。可以作为炫耀资本,讲述好几年。

打酒官司的目标是喝,关键是劝。东台人的语言天份,常常在劝酒时展示得淋漓尽致。明明想灌人,却能说得入情入理,滴水不漏。假设一个场景:某户人家儿子结婚,新郎的姐夫想让新娘的娘舅多喝。我们看看东台人如何闪亮登场,实现语言的跃进与狂欢。

姐夫端起杯来:“娘舅百忙之中来喝喜酒,马光给面子,我徕坐在家里,不能不懂人事,无论如何,要敬厄子娘舅。我这个人,虽然不会说话,也没得多少文化,但我厄丈母教我的,要有礼数,不能失礼。跟厄子,我头疼得要命,身上还放了三个药饼儿。但是,宁伤身体,不伤感情。娘舅,我先干为敬。”被称作娘舅的人,也晓这鸟人开始躲躲闪闪,这会杀出黑马,自己吃了亏,却又没得怂说,只能端起杯来奉陪。

一杯下去,一会儿,第二杯又来了:“娘舅,我徕好事成双。跟厄是喜事,不是这门亲事,说句老实话,我徕也认不得。新人成双成对,我徕一喝两杯。娘舅,请。”妈的,还是挺有道理,怎样办?喝厄。

吃点菜,聊会天,第三酒又到了:“娘舅,天上龙大,地上舅大。要不然我厄这一桌子人,只有你朝南坐。对娘舅,我徕要加一恭维。来啊,娘舅。”这时,舅母出来打叉:“不能啊,他喝得不少了。只喝半杯。”姐夫紧跟着开腔:“真的假的?想得起来的!娘舅怎么可能三心二意!这是舅母呢,舅母,我敬你一杯吧。”舅母一看这架势,不敢说话了。娘舅,只得皱皱眉,愣愣神,喝掉第三杯。

“娘舅,你姓王,我也姓王,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我跟厄子跟娘舅高攀一下,我徕还是本家。来,本家长辈,我敬你一杯。”娘舅左右为难,喝吧,难受,不喝吧,拿瞧,摆谱。硬着头皮,头一仰,喝掉了。

又是一番吃菜聊天,姐夫又来敬:“娘舅,你是公务员,国家大干部。我呢,农民佬一个。这杯酒呢,是基本群众敬国家干部。”这个时候,娘舅实在不想喝了:“都一样,都一样,我徕喝情不谈工作。我实在喝不下去了。”这时,姐夫话又跟上了:“娘舅,这杯酒,算我敬你的,也算你敬我的。可行?我敬你,是尊重领导。你敬我,是联系群众。我徕一起喝掉,是干群融洽,鱼水情深。”话到这个份上,娘舅实在推迟不过,喝掉。

“刚才娘舅说得好,我徕不谈工作,只谈感情。从此以后,我徕就是亲戚。皇帝还有三门草鞋亲。不晓得以后娘舅可瞧得起我徕?我徕做点小生意,以后少不了要麻烦长辈。请啊,娘舅,加深个印象跟感情。”娘舅实在不想喝,也不站。姐夫走到娘舅面前:“尊老爱幼是美德,长辈要坐下来喝。娘舅,挨一下搞啊,我帮你夹口菜。”说着,夹块肉举在娘舅面前,城下之盟,不喝不行。

最后,姐夫拿两个大杯,一个里面倒上二三两,两边看看,少的再添点,齐平。给娘舅递一个,自己端一个:“跟厄子实在高兴,我厄舅姥结婚。以后夫妻们过日子,难免没得个磕磕碰碰。我厄丈人丈母有点老糊涂,太惯拿宝儿。以后他徕小两口有什的情况,姑娘不好跟公婆说,肯定跟娘家跟娘舅说得多。娘舅你到时交待我,我来收拾拿宝儿。我代表我厄丈人丈母,婆娘、儿,敬娘舅一个大杯。酒一喝,家庭更稳定,社会更和谐,小两口养儿养得快。”一大杯下肚,娘舅基本就扶着墙走道了。

这段敬酒的嗑,当然是我诌的,但基本能反映东台人酒场上的状态。细听这段话,政治经济文化都有,家里家外周边全沾,还连带着本家渊源尊老美德婆媳关系,看似东拉西扯,实则主题集中目的明确,就是想方设法让对方把酒喝下去。而且,用的是趴在地上说话的策略,把自己放得低低的,把对方捧得高高的,让你难以回旋,如果你也放低,只能到烂泥里面。那就不是喝酒了,是自掉身价,自取其辱。所以,在东台劝酒,口才不好,反应不快,绝对不行。

这样的劝酒,出现在婚礼上,敬的是长辈,还算比较斯文,属于文劝。东台人敬酒,还有一种,是武劝。插科打诨,嬉笑怒骂,用东台话说,跪打哭笑全堂。这种劝法,更具喜剧色彩。

“大头啊,罢了啊,你头大,架子更大。好心好意敬你杯酒,你还拿瞧。杯子里头恨不得能养鳄鱼,捞出来送到东台公园卖票参观,你还能占股份。可处世啊?可交朋友啊?好意思呢,喝掉啊。”这是拿朋友感情吓唬。

“枪毙小,你别跟我洋厄爬痴的,按照辈份我假麻日鬼的还是个长辈。老头怎厄说你的?老师怎厄教你的?跟长辈喝酒能这样子啊?”这是在装大拿辈份说事。

“二拿宝儿,不是我吓你,你这杯酒要是不喝掉。跟厄子不让你走,拿裤袋子把你绑厄桌子腿上。你要敢出去,我徕把你塞到汽车里头,打110报警,举报你酒驾。到时你还想喝酒呢,快活得凶厄,萝卜干都吃不到。”这是在拿“犯事”胁迫。

“张老三,你要是不喝掉。我马上打电话马你厄婆娘,就说你在跟初中女同学喝酒,女同学坐在你腿上。到时家去冈桑打架跪踏板。离婚的时候通知我徕,我徕帮你介绍个大姑娘,长得比李冰冰还痛。”这是在拿夫妻感情要挟。

“我徕可有仇?没得。我可曾借你杲子不行?不曾。你可曾借我钱耍赖?也不曾。你厄婆娘不曾跟我睡过觉,我厄婆娘也不曾跟你睡过觉。说又说回来,就是睡厄,又能怎啊?!好上加亲,我徕就是了姨夫两个。来,大姐夫,我敬你”。这是在拿金钱和性爱作贱自己和对方。

以上种种,虽然有点胡扯,但毕竟还是君子动嘴不动手。东台人喝酒到酣处,真有动手的。10多年前,我家一亲戚,请几个朋友喝酒。几个人都喝得不少,其中一个更多,其他人不给他倒,他感到伤了面子。一气之下,把洒瓶砸在墙上,起身回家。瓶子虽碎了,酒局没有散。余下的人接着喝,边喝边说扔酒瓶子的不是怂。哪知这位并没有走,站在门口听壁,听到里头人讽刺自己,更加火往撞,使劲拱门,门歪了,门闩子断了。请客的人感到挺受伤,找砸酒瓶子哥们的父母说理。虽然对方父母赔礼打招呼了,但这样一糗,两人的交情彻底黄了汤。以后,互相形同陌路人。后来,双方年龄慢慢大了,不似当年年轻气盛。在扔酒瓶的哥们主动搭讪下,两人又重归于好。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提高,如今东台人喝酒时,遇到不喝酒动手硬灌的,或者借酒撒酒疯的,不能说没有,但比之过去,少之又少。不管怎么玩怎么闹,大家都还有个底线:喝酒毕竟是个乐事,点到为止,有点哈数,伤了感情不好。

东台的女人,大多数不喝酒,但是,能喝的,那真是海量。东台能喝酒的女人,还多半能说。女人本就长于具象和言辞,弄点酒一喝,更是有胆有识,有情有义。娘子军一上场,能够放倒男人一大片。堪称绝密武器,势不可挡。只要有女人劝酒,没出息的东台男人,往往能多喝二三两。

酒多会醉,且易出洋相,中外皆然。东台人醉酒后闹出的笑话,也不少。我仅举一两例。前几年,我一小时认得的哥们,有一回酒醉了,扶着墙回到家,瞎的冒灯的,把厨房地上的电饭锅当作马桶,朝里面撒了泡大尿。第二天,自己还在睡梦中,婆娘一巴掌把他打醒了:枪毙小,嫌快活,你把啤酒倒在电饭煲里弄甚戏?!此刻晚上10点半,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一个高中同学传来消息:刚才,一群从台湾旅游归来的同学,在东台聚会。有个兄弟喝多了,居然连家都找不到了!看来,以后喝酒,胸前挂个牌子,写上电话住址,确实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