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大雁听过我的歌 (国际在线播出)

申弓2019-02-24 07:38:30

 

大雁听过我的歌  小说  

申弓

   那个时段,是我最失落的时期。我的前程毁了,我的资产没了,我的家人失散了,罄其所有,就只有歌喉还在,因为它是长在我的心里,长在我的喉结上。

   我流落到了一个山庄。山庄挺优美,不但有青山绿水,有舞池花榭,有楼台亭阁,还有一群喜欢我的歌的歌迷。

   华灯初上时,老板要我试歌。我站在那新装修的舞台上,手执无线唛,我任何人也不看,就只看着天花上的琉璃吊灯,尽情地喊了一曲《信天游》,音乐顿住,台下一片静寂,静寂得如死了一般,这时,我分明听到了一声鸣叫,那鸣叫出自一种鸟的喉咙,是一种大型鸟的喉管。旋即,台下报以暴风雨般的掌声,老板走上台来,握着我的手说,留下来吧。

我便留了下来,成为山庄的一名歌手。

第二天早上,我早起闲散在山庄的庄道上,贪婪地呼吸着那早晨的新鲜空气,倾听林子里各种早起的鸟儿千奇百啭的美妙啼唱,偶尔也伴杂着几声狗的吠呜。当我行到了碧水旁边,传来了几声鸟鸣,寻声音似曾熟悉并带几分亲切。我循声走过,见是大笼子里的一只禽鸟,我认出了,那不是凡鸟,而是大雁,当地人叫天鹅。我顿时明白了,昨晚那一声鸣叫,就是出自它的喉咙了。

于是,我走近了它,并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哈罗!它们便报以啊嗬嗬。然后是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那眼神是清彻中带着某种哀怨。这显然是个离群的大雁,不知怎么沦落到了这个笼中。

回顾自己,我又何尝不是一只离群的孤雁?

于是,我在笼边轻声地唱了昨晚的歌,待一曲过后,便又听到了那个熟悉的鸣声,并且,它的眼睛还带着湿润。我的心被振撼了,这精灵分明懂人性。

我再看塘里,水面上浮游着一群型似它有鹅,可它们都在无忧无虑的嬉戏和觅食,丝毫没有任何表情,这也许就是它们能自由戏水而它只能关在笼子里的缘由吧。

此后,每晚山庄生意热闹时,我都要在台上唱歌,而每次唱完,都会听到它的鸣叫。

这一夜,山庄来了桌特殊的客人,点了特殊的菜肴,其中一味是红焖天鹅。

客人落座,我便要提前上岗。可当我拿起唛,未及开口,那天鹅的鸣叫便不断地传来,竟是十分的哀怨,而且声声凄厉,催人泪下。我说了句,对不起,我去去就来。然后不顾一切地奔向塘边,那笼子开着,大雁不见了,我立时赶到厨房,看见了它被一师傅抱着,就要割喉,我一看,它的泪分明滴了出来。我急忙叫道,师傅慢着。

师傅放下刀子,说,你要怎样?

不要杀它。

那么杀谁?

塘里有啊!

就凭你?什么理由?

它听过我的歌!我一时急了,蹦出了这一句。

哈哈哈,听过你的歌就免死?那多少人都听过你的歌,要都能免死,这个世界不是乱套了吗?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杀它。你等下,我找老板。

歌星怎么了?老板闻声来了,我在这呢。

老板,这是一只懂人性的鸟,它是个精灵,您不能杀它!

啊,善良的歌星,我欣佩你,可是,我要做生意,要赚钱啊。

我知道,钱不成问题,这雁我买下了。

哦,口气还不小呢,你知道它的价值吗?

多少?

至少顶你半年的工钱。

好,半年就半年,我只要吃饭行了,工钱全归您了。我上前抱住大雁。

可是,我已跟客人说有,这叫一诺千金,你知道吗,生意人,一诺千金,牙齿当金,叫我怎么说?

您就说对不起,本来是有的,可是当我们去抓它时,被它飞了。我说着,一手解开了绑脚的绳子,将它住空中一抛,这灵性的东西,果然往上一冲,呼地飞走了。可不一会,它又飞了回来,在我们的头上绕了一圈,哦哦地叫过几声,然后才往北飞去。

我的眼里带着湿润,又回到了舞台。老板正在跟客人解释,我重新拿起了话筒,说了一声,尊贵的客人,真心感谢你们口下留情,让大雁重回蓝天,为了表示谢意,我要为各位献上一曲:信天游,……大雁听过我的歌,小河亲过我的脸……

为头的客人走了过来,握着我的手说,歌星我有话要问,那雁真是是自己飞了?

不,是我放的。

算你有种,刚才的事我听说了,虽然我这瘦狗吃不上天鹅肉,可我佩服您,您这半年的工资由我来发。说着,在包里掏出一把钞票,塞到我的手中。我却推还给他说,我的老板说了,做生意要一诺千金,牙齿当金,既然我承诺了老板,用我的半年辛勤来救它,我不能食言,真心感谢您的理解,为了答谢您的好意,还是让我用歌来表达吧,下面为大家献上一曲《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简介: 

   申弓,原名沈祖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小小说学会会长,中国小小说金牌作家得主。1981年起,曾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1000多篇(部),已出版小小说集《蜜月第三天》《粉红色的信笺》《邀舞者》《沈祖连微型小说108篇》《圣洁》《男人风景》《申弓小说九十九》《做一回上帝》《母亲的红裙子》《有奈无奈》《得意忘形》《前朝遗老》《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沈祖连卷》《青山秀水》等14部。曾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文学最高奖铜鼓奖、中国小小说最高奖金麻雀奖。部分作品入选《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百年百篇经典微型小说》《微型小说鉴赏辞典》《中国新文学大系》《21世纪微型小说排行榜》等国家大书。有作品被译为外文发表到欧美及东南亚等地,并入选日本、加拿大、土耳其等国家大学教材。曾供职于广西钦州市文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