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詹佳:译制片配音不止存放在纪念馆里用来怀念

中国配音网2020-01-13 16:55:08

  说来有幸,儿时我也算抓住了译制片配音黄金年代的尾巴。说来不幸,当我踏上工作岗位,它却淹没在花花世界里。



  有些人说,现在的配音大不如前。后来细问才知道,他们所指的“配音”大多是电视里看到的,而非电影院。院线电影的配音还是保持着优秀的品质。但“三人成虎”,听闻“大不如前”就断定影院里放的也是糟糕水准的大有人在。其实大家不知道:“电视电影”和“公映大片”的配音制作周期和成本完全不同,相对要求也不同。


  “电视电影”一般翻译、初对、录音、混录四个环节,一周左右交片。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只有区区一两天的录音时间,制作费用更是廉价到说给你听,你要准备好托住下巴。


  “公映大片”的制作周期相对宽松,虽然费用也照样低廉。公映片的配音,上译厂保留着全国唯一的工艺流程从未改变。


  1.选择翻译(有些翻译擅长文艺,有些擅长动漫,选其所长)

  2.分派导演(同翻译理)

  3.初对(导演和翻译编辑剧本台词、数口型、选定配音演员人选)

  4.复对(全体演职员进行电影观摩、听导演阐述、预习台词、了解人物背景)

  5.录音(全体演职员)

  6.鉴定补戏(全体演职员观摩配音完成片,提出配音修改意见,然后进行补戏)

  7.混录(混录师)

  8.终混鉴定(导演、混录师一起最后调整各项声音比例,成就最佳听觉效果)


  每部公映译制片的翻译都有两版:一版是为原声所做的中字翻译,一版是为国语配音量身打造的台词。有些观众可能一直以为,我们就是拿着原版下面打的字幕读一读,就叫配音版了?完全不是。字幕版准确、达意就好,但配音版的翻译要求高得多,不单要准确达意,更要烧脑怎样把台词“塞”进口型。一些外国语言里的梗,要编译成符合国人理解的词。上下句的衔接要流畅,对话也不能如白开水,要丰富、灵动又合情合理……


上译的在职翻译张悠悠是一个热爱二次元的八零后


  上译的在职翻译张悠悠,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是一个热爱二次元的八零后。平日装扮就是活脱脱的五更琉璃,黑色长发、齐刘海、洛丽塔的裙子。《王牌特工》、《侏罗纪世界》、《极速风流》、《海绵宝宝》都是她的作品。工作紧张时,我常和她二十四小时“接力跑”,最难熬的时间都是她在拼搏。深夜她交来白天的成果,我开始初对,然后我睡。而此刻她还在电脑前,直到次日早上七、八点,把新出炉的台词发我,她才去休息。我早上接着做本子。她午后起来工作,晚上再给我新内容。很多时候她为赶戏连续好几天不睡,敬业精神令我折服。她说:“这是我喜欢的事情。和翻译合同书、商业材料比起来,文艺作品要有趣的多。”就算翻译部分的工作已经完成,她几乎有时间就来跟棚,来听台词配出来的效果,有更好想法的当场改。试想目前中国如此认真敬业的翻译真的不多了吧。


毕业于同济大学配音专业的周帅如今已经在“青衣”的配音上独当一面


  周帅,二零一二年毕业于同济大学配音专业,同年进入上译的她,进步飞速。如今已经在“青衣”的配音上独当一面。她的声音温润柔和、大气稳健。《美国队长2》中的黑寡妇、《冰雪奇缘》中的艾尔莎、《蚁人》中的霍普都是她的声演。她说:“我小时候特别迷邱岳峰,想着自己声音条件还行,就特想做这行。但踏进这行发现,它真不如我小时候那么火了。电影院里放配音版也少,也不太被人待见,我都不知道这几年因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会淡出人们的视线?自己做配音的时候也非常注意总结,常找老电影配音来看。如果可以给我们更多创作时间、酬金也不至于少得可怜、媒体不戴有色眼镜舆论一边倒、影院也能多些配音场次的话,我们应该会越来越好。现在配音对于我来说是责任大于热爱,因为配音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我想尽自己的一份力把它做好!”


本文作者和曹雷


  前不久听闻曹雷老师提议要把永嘉路三八三号的小洋楼,建成译制片纪念馆,由衷感动。曹雷老师作为上译“好家长”,现在仍然投身在配音第一线,在创作上帮助、教导我。如今她的这个呼吁,不失为译制片配音的再度包装宣传。如果有一天纪念馆落成,把译制片的历史好好跟大家分享,把配音的流程让人们切身体验。“纪念馆”的“纪念”两字有回忆、缅怀逝去地不再会回来的人或事物的意思,但译制片不该被尘封在“纪念馆”里,被人们“凭吊”。它们存在于当下,且会继承着老一辈们的精神,用与时俱进的形态继续发展。


  过去的辉煌是不可替代和复制的。我想现在我要做的,并不是要去再创辉煌。我只是觉得好好发扬、热爱自己的母语,无论过多少年都是正确的事情。


作者是上海电影译制厂导演、演员

来源:新民晚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