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人间彩虹】轻生的穆斯林同志——愿你一生都仿佛被阳光宠爱的孩子

亲友会兰州小组2018-11-30 15:53:30


原创写作:踏雪泥(公众号 平凡的印记 作者)

音频口述:裸奔爷(喜马拉雅FM主播)

首发公众号:亲友会北京分会


非虚构写作



刚开始认识阿迪力是在一个聚会上,他在一群人面前给我们跳了一个维吾尔民族舞。他爱说爱笑,若非偶尔一次和他聊天,我真看不出来,他竟然经历了那么多。


“你信命吗?你觉得你的命苦吗?”

“我觉得人生艰难的时候能看见更多的爱。”


   1.    自由坠落


阿迪力在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他走向窗边,合上窗帘,隔离了外面的车水马龙、万家灯火。阿迪力转身走进洗漱间,打开浴缸的水龙头,从包中取出提前准备的玫瑰花,撕成鲜红的花瓣洒向洁白的浴缸中。他拍了张照片定位发了个朋友圈,躺在浴室中。阿迪力想象过这个画面无数次,但此刻只有深深的虚无与绝望,或许还带有一丝的不舍与牵挂。


阿迪力给北哥发了长长的一条短信:“很开心能遇到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我的幸运......祝你幸福!”发完短信,阿迪力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我爱你,你要好好的,我把银行卡寄给你了,密码在纸上。记得三个月去一趟医院检查,少吃点儿油腻的食物。家里牛羊如果养不过来,七月份就卖了吧,留一些就行。妈,对不起,没能好好的陪着你,你要照顾好自己。”


“怎么了,你要去哪里吗?”妈妈好像有一丝察觉。


“是的,我要离开这里。” 阿迪力不等妈妈多问,挂断电话,给姐姐拨过去。


“喂,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啊。”


“姐,以后我不在的日子里好好照顾好妈,多回家看看,帮我多照顾好妈,给你寄了一张卡,里面有几万块钱,记得每三个月带妈妈去做一次检查。”阿迪力挂断电话,拿出刀划向自己的腕部。一刀下去,或是害怕,或是对生命的不舍,只是蹭破了皮……手抖着……直到把刀插进腕里......

 

阿迪力看着血往外流,拼命回忆自己的一生,想在最后的时刻记住自己的过往,过往的那些快乐与忧伤、辉煌与落魄。如果说一般人的生活是一面平静的湖,阿迪力的生活就是飘忽不定的海,时而深邃美妙,时而波涛汹涌......


   2.

从小就被扔进深海里

便学会了游泳



阿迪力1990年出生在新疆南部的农村,爸爸是毕业于师范的老师,在与校长发生冲突后辞了职。阿迪力有世界上最美,最善良,最伟大的母亲。她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阿迪力从小就很少看到爸爸,一直跟着妈妈和姐姐生活。据说爸爸在外面做生意,但做的不好。当时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那个年代的南部新疆,能吃饱饭就算富裕人家了。阿迪力有一个姐姐,在他三岁的时候妈妈又给他带回来一个哥哥。妈妈是在路边发现的哥哥,当时那个男孩饿晕过去,妈妈将他抱回家。对于一个本来自己都吃不饱的家庭来说,再领回来一个男孩子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就这样四个人在一起生活相依为命,妈妈更是起早贪黑的干活,她的辛苦孩子们看在眼里,以至于阿迪力从小就赚钱养活自己,哥哥带着姐姐和阿迪力一起给别人家打工、锄草、摘棉花。阿迪力当时并不觉得苦,反而觉得挺快乐。哥哥和姐姐总是护着他,让他少干,他拿到钱还能留下一点自己花,从小开始学会独立生活。

 

转眼三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妈妈坚持要三个孩子都读书,邻居们都笑话妈妈太傻了,让孩子早点下地干活多好啊,读书有什么用,更何况有一个还是女娃。母亲很少回应,偶尔会说:只要孩子想上学,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们读书。阿迪力在小学成绩一直是班级第一,这或许是支撑妈妈坚持三个孩子都读书的一个原因,当然家里物质条件也因此更差了。初中的时候,老师和阿迪力说,好好学习吧,你在学校的费用都是免了的。后来阿迪力才知道是老师给他交了钱。

 

初一开始阿迪力就在县城做一些兼职,挣生活费。初中升高中的考试,当地有政策,考的好可以去内地读高中,阿迪力考上了武汉二中,但因交不起学费只得放弃了这个机会,不过因为成绩好,上本地的高中学费免除。阿迪力很开心,能省下来学费就好。他不在乎去武汉还是在本地读书。或许是因为他成绩好,人善良,很多人都喜欢和他做朋友,他同宿舍的四个人更是好兄弟,做什么都是一起,唯独有一件事不是。早上阿迪力总是早起半个小时,溜出宿舍。他和舍友们说,他要去晨读。过了几个月,几个朋友硬追着阿迪力一起晨读,晨读完,朋友们说走吧,食堂开饭了。阿迪力说,你们先去吧,我今天早上不饿。看见他们走远,阿迪力从书包里掏出月初从家里带来的馕,喝口热水吃口馕。正吃着,几个朋友突然出现在阿迪力眼前,阿迪力尴尬的脸通红。阿迪力自尊心强,从来都不愿意跟别人说自己家的情况。当他的几个朋友出现的时候,他感到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便透露了自家的清贫,没钱去食堂吃早餐和晚餐。跟他们说开了,阿迪力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以后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从那以后阿迪力和室友们成了关系更好的死党,他们中家庭比较殷实的总是替阿迪力交饭钱。对于那四个室友来说,阿迪力是他们的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贵人,阿迪力辅导他们四个人的功课,刚入学时四个室友成绩中下等水平到高三时候已经是班级前十。

 

高中一次在浴室洗完澡换衣服时,阿迪力第一次看到了男孩的裸体,他赶紧把头拧过去,可是他脑子里全是刚才看到的画面,紧致匀称的身材。他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时又忍不住瞥了一眼。阿迪力用手锤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不想再让自己有这种想法。他们村子里有两个男人住在一起,老家的大人都这么教训小孩子,“再这样不听话,你就像村里的那个家伙,你的公鸡将来叫不起来,娶不了老婆!”村里人认为那两个男的在一起生活肯定是因为有一个硬不起来,另一个找不到女人一起生活。老家人还有一句骂人的话“艾孜来克”,说的是男同性恋里的受,他们都认为受是被干的,被干的男人都是因为硬不起来。阿迪力最反感的粗话就是“艾孜来克”,即使被骂的是别人,他也觉得特别不舒服。

 

还好高中学习生活忙碌,他也不用多想。阿迪力果然顺利考入了大学,还是在他向往的北京。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段时间,阿迪力知道了父亲得癌症的消息。整个暑假都在打工中度过,阿迪力想着读大学的时候也要多兼职赚钱。


   3.    初来北京,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2010年9月阿迪力来到北京,因为不会汉语,需要读两年预科。来到了北京他一边读书一边出去兼职赚钱,周末出去打工,但是这些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阿迪力特别喜欢北京,是因为北京是一个自由、宽容的城市,谁也不问你的出处和去处。阿迪力就这样在北京生活着。拿着奖学金,打工挣钱剩余的寄给母亲。阿迪力周日晚上打完工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昏暗,阿迪力却觉得路边的灯光很暖,生活就这样吧,虽然有点辛苦,但是挺快乐。

 

生活并未就此放过阿迪力。

 

预科二年级的时候,阿迪力坐火车回北京的途中,一个箱子从上面的行李架上掉下来,重重的砸在阿迪力的肩背上,传来一阵剧痛。行李的主人急忙上前道歉,阿迪力连说“没事没事的”,阿迪力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觉得就砸一下,过两天就不疼了吧......回到学校的第二天,肩背部肿胀的厉害,他整个右边的身子不敢动,去校医院拿了点药。过两天,伤势恶化感染,阿迪力开始发烧,校医院开了些退烧药,吃了退烧药体温就降下去,不吃又开始发烧。持续了两周,一天室友推开房门发现阿迪力晕倒在地上。同学赶紧把他送往医院,被诊断为感染引发的肺炎和败血症,转入重症监护室。

 

阿迪力晕了一周才醒来,醒来时妈妈坐在床边。老师和同学都来看他,老师和阿迪力说,医药费都报销了。半年后QQ群里大家聊天,不小心有个人说漏嘴,提到了阿迪力生病募捐的事。阿迪力私下打听才得知,当时老师联系他的家人,知道了家里的情况,和同学一起为阿迪力募捐,但是约定谁都不说募捐的事。阿迪力拿出手机,给那个老师发了一条短信“老师,谢谢”。


   4.    参军亲历生死


预科两年后,阿迪力进入大一。他的一个朋友要去参军,他也想试试,一来别人帮助他这么多,他想通过这个保卫国家的经历回报社会;二来参军可以免去大学学费。体检顺利通过后,阿迪力开始了两年的军旅生涯。一开始,维吾尔族出身的阿迪力吃不惯部队的菜,每天只能吃咸菜,身体又没恢复好,班长对阿迪力额外照顾,十公里跑只让阿迪力跑五公里。阿迪力还是在身体承受范围内尽量的坚持,几个月后新兵跑步比赛,阿迪力得了第二名。在部队的第二年进行野外演练,阿迪力所在团队8个战友失联,有一个战友没有熬过去,再也没有醒来,在15天后阿迪力和其余7人获救。

 

阿迪力回想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觉得活着真好。他感谢那些为了不触及他自尊心而为他隐瞒实情、帮他捐款的老师和同学,感谢在危险饥饿的环境中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的班长和战友。


   5.    初识自己的另一面


当感动回归平静,生活还要继续。2013年退伍后,退伍费一部分给哥哥在镇上开了电焊店,一部分给妈妈翻盖了新房,自己也买了第一部手机。老家至今也还是提倡早婚早育,如果谁家姑娘超过20或者男孩子超过25岁仍然单身,就一定是别人说闲话的对象。当年姐姐二十多岁的时候,做空姐的工作,还没有对象,爸爸私底下按照老家的习俗和村里的一个朋友给姐姐定下了两家的婚事,这样没经过姐姐的意见就直接嫁出去,妈妈不同意,和爸爸吵了起来。姐姐为了不让爸妈吵架,还是嫁了过去。现在轮到阿迪力,家里给阿迪力安排相亲,好几个女孩子都是见了一面就没有然后了。阿迪力不想找对象,尤其是结婚的对象,更何况还是老家的。他也不想回老家工作。回到学校依然躲不过同学的介绍,一个好朋友“逼着”他交一个女朋友,同学帮忙牵线。这个女孩挺漂亮的,既然同学都铺好路了那就试试吧。见面,聊天,打电话,压马路。阿迪力像游戏升级一样一关一关的往下闯。两个月后到了情人节,这应该算是个大关,过了这关女朋友就到手。同学给他支招,室友们夜谈建议阿迪力送什么礼物。情人节的白天阿迪力没有联系女朋友,晚上阿迪力出去了,但还是没有去找女朋友,他一个人在街上跑步。情人节过后,两个人分手。

 

分手让阿迪力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但没过几天就觉得很难受,好像缺点什么,却也说不清想要什么,一种更大的孤独感袭来。阿迪力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看手机。似冥冥之中,他在社交软件上发现了一群人,一群喜欢男人的男人,又惊又喜!阿迪力赶紧新申请一个QQ号,他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阿迪力都不敢相信,在中国还有同性恋。之前同性恋只是一个概念,一直以为是西方国家才有,没想到自己身边也有,也没有将自己和同性恋联系起来。通过几个月的上网了解和查资料,阿迪力基本确定自己是同性恋。他想起,大一时候的宿舍里,室友小林表现的特别娘。班上新疆的几个同学都不和小林说话,阿迪力不知咋的也特别反感小林,总是看他不顺眼,有一次差点动手打了小林——阿迪力说:“以后有我在的地方,你不要说话。”后来见到阿迪力,小林真的都不敢说话,偶尔和别人讲话都要特别小声。阿迪力平时乐于助人,偏偏对小林特别凶。对此,也有同学不赞成阿迪力,但更多人是默许。后来阿迪力才知道小林也是Gay。

 

阿迪力通过网络认识了学校附近的北哥。北哥是清华的博士,负责铁路上的项目。阿迪力和北哥聊了几次后,北哥带阿迪力到新疆风味的餐厅吃饭。平时阿迪力因为怕花钱,从来都不敢来这样的餐厅。第一次在北京有人请自己到这么大的餐厅吃饭,阿迪力特别开心。阿迪力每天都会和北哥聊天,每天晚上北哥会给阿迪力打电话。阿迪力给北哥唱维族歌曲,北哥说喜欢听阿迪力唱歌。有时候会去找北哥,倒也不做什么,单是见到北哥,听见北哥关心地问候,阿迪力心里就暖暖的。两个月后,北哥工作调动去了南方的城市,又过了几个星期,北哥在QQ上和阿迪力说,“对不起,小家伙,我实在不想继续骗你了。其实我早就有男朋友,和男朋友在一起有五年多。那段时间和男朋友吵架了,在异地,就想找个人发泄一下。但遇到你之后,感觉你那么单纯、善良,我不想伤害你。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阿迪力很伤心,不过他还是把北哥当成了好朋友。


   6.   误入歧途


阿迪力和北哥的这两个月,让阿迪力更加确信自己是同性恋了。但是阿迪力却越来越恐惧,难道自己要变成老家村里那两个一起生活的男人,天天被人瞧不起?难道自己就是别人嘴里的“艾孜来克”?阿迪力不甘心,也不敢想这样的结果。

 

于是,阿迪力在百度上输入:同性恋能治疗吗?下面的信息让阿迪力很开心,居然能治疗,我为啥不试试,“改正”自己,解决现在的烦恼。他在网上找了一个治疗同性恋的诊所,满怀着希望去接受治疗。医生提出电击治疗——全身上下的敏感部位都安装电极,播放男性亲密动作的片子,在性勃起的时候进行电击。阿迪力毫无迟疑就同意了。如果能让自己摆脱同性恋,阿迪力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电击治疗的过程比想象的要更加痛苦。走出诊所的一连几天,阿迪力都浑身难受。这个治疗明显有效果,阿迪力不再那么频繁地想起同性亲密关系了,偶尔想起也会产生剧烈的反感。但是阿迪力没有更快乐,反而更加忧虑、更加迷茫——他不再喜欢同性,但依旧无法喜欢异性。他想到,自己原先虽然不喜欢异性,但起码还喜欢同性,而现在自己却将这一点仅有的喜欢掐灭,难道以后再也没有欲望了?这样充满厌恶感地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或许自己生下来就是个错误,或许自己就不应该存在......

 

他这些天想像的的唯一美好,就是一个大大的浴缸,里面洒满花瓣......他想留住这个美好。他去宾馆开了房,开水龙头,撒了花瓣,拿出刀......


   7.    重生


幸运的是,阿迪力又获救了。

 

北哥当时在北京,看到阿迪力发的短信,感到情况不对,按照阿迪力发的朋友圈定位,赶紧打车过去,撞开门救出了阿迪力。阿迪力被抢救过来,住院的时候,北哥一有时间就来医院陪着阿迪力,陪他说话,开导他。北哥说:“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网络还没那么发达,后来慢慢有了论坛,贴吧,然后QQ,微博到同志社交软件,网络让我们更容易地发现自己是正常的,其实你还好了,这么年轻,早点自我认同对你的一生都是好事。”辅导员来到医院,问阿迪力为什么自杀,阿迪力说自己是同性恋。辅导员请来了心理辅导老师。辅导老师告诉阿迪力,同性恋不是病,很正常,要接受自己。 

 

两周后,阿迪力出院了,只是一个人的心理创伤并没有那么容易好转,即使是经历了生死,哪怕是生死三次。没遇到事的时候都明白,生命最重要,活着是一切的基础;可一旦遇到具体的事好像换了个脑子一样,之前好像都白死了。心理老师说的话都有道理,阿迪力都听的懂,可阿迪力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个坎。他答应老师以后会好好的,但内心依然矛盾着、挣扎着。那个老师或许了解同性恋知识,但是他不了解有着宗教信仰的穆斯林同性恋。夜深人静的时候,阿迪力经常睡不着,他感到对教义的背叛,感到自己是民族的罪人,他会给母亲、给家庭丢脸,会被家族所有人看不起,被家人驱逐......

 

“我厌恶我自己......我好恶心、好变态......”

 

阿迪力想,做事就做彻底些,狠下心或许就彻底摆脱同性恋,再也没有烦恼了。阿迪力又去了那家诊所进行后续治疗,3次连续治疗,一个月后1次巩固治疗。阿迪力再有同性念头时更厌恶自己了,但是他对这种厌恶还有点满意。

 

转眼到了暑假,他回到新疆老家。有些念头没有被彻底掐灭就会积攒,总有一天会爆发。终于有一天,他再次登录了同志社交软件。这一次,他看到老家竟然会有这么多同志,他分别约了几个同志出来见面。他确信了原来在他们民族他也不是孤独的,原来有这么多人和他一样。他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是正常的,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或许自己并没有错?或许是这个环境错了?或许是大多数人嘴里的脏话错了?不过阿迪力和几位基友见过面后,发现老家的同志只搞同性性行为,并不认可同性爱情、同性伴侣。他们觉得同性性行为和抽烟喝酒一样,没什么大不了,是一种不好的瘾,犯瘾了就爽一下,过了瘾就完事,接着过“正常”的生活......

 

在经历过三次生死,尤其是未遂自杀的那一次,以及那位心理老师的辅导后,阿迪力不再随波逐流。他不认为这是瘾,而认为这是他之所以成为他的一部分。在看清了老家那些同志被恐同造就的双面灵魂和浑浑噩噩的人生,他开始庆幸自己的经历,庆幸自己在一线城市读书,并下决心以后要留在内地发展。他也同时庆幸自己之前几次躲过劫难,现在依然活着,他要继续好好地活着、积极的活着!寻找总是要循着心找。他回到北京,偶然间发现公益组织同性恋亲友会,便连续参加了三次活动,对别人进行自我介绍时也从直男、“双性恋”,变成大胆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在活动中也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北京,有他们的陪伴,阿迪力认为自己并不孤独。内心深处,阿迪力仍然认为,信仰至高无上。他会去敬老院,儿童医院,红十字会等做公益活动。“我们每个人都要用一生去善待他人。”阿迪力的生活仍和从前一样,还是一边努力打工挣钱一边读书;只是,此时的他更加积极地生活,让家里人过得更好,让自己的内心更强大。


   8.    奋斗


生活总是怕阿迪力过的太平淡。阿迪力正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向往美好生活时,父亲的癌症病情加重了,需要更多的钱治疗。2017年1月下旬,像往年寒假一样,阿迪力没有回家,留在北京打工,只是这次强度更大。他早上8:30在快餐店做服务生,吃完午饭做一下午的电焊,晚上去KTV做前台,工作到第二天凌晨2点,在KTV睡一觉,第二天继续。因为之前做的有经验,和老板也熟,他一天能赚600元。一直坚持到开学。

 

阿迪力懂得自己还是要完成学业,兼职精力毕竟有限,也一直想做些其他的赚钱项目。2017年暑假,他和母亲商量好,要从西安买一批羊回家养殖。这种羊奶量大,在当地还没有引进。他们以农村女性创业的名义从银行贷款几万元,打算去先引进一批羊羔。阿迪力一个人坐车到西安,走遍西安寻找最优质,性价比最高的羊羔。阿迪力为降低风险,提高成功率,分批从不同买家共买了一百五十头羊羔,租了当地农民的一个羊圈,每买回一批羊羔就放在羊圈里,最后一起拉走。那几天因为天太热,他又一直在外面走动,中暑了。顶着病痛,他找了当地司机,路上走了几天,遇到有草的地方停车喂养,穿过三千公里拉着羊终于坚持开到老家。


   9.    出柜


回家后,阿迪力赶着羊群放羊。有一天他和妈妈一起出去放羊。走着走着,妈妈问:“有女朋友吗?”

“没有。”

“什么时候找呢?”

“妈,去年相亲你也看见了,女孩子都看不上我。”

“哦?是吗?”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妈妈又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啊。”阿迪力笑着说。他不确定妈妈是打探虚实还是真的知道了什么,更不确定她知道多少,不敢贸然讲话。

“你和我说吧,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看到你手机里的照片。”

 

原来是阿迪力昨天出去放羊的时候,手机放在家里充电。用手机时开机密码被姐姐家四五岁的两个女儿看见了,两个小家伙打开手机看里面的照片,看了一会,阿迪力的妈妈也凑过来看。手机里有软件缓存的图片,结果家里人翻到了两个男人牵手和接吻的图片。


“你手机里的照片怎么回事?”妈妈平静地问。

 


一群羊在漫山坡上吃草,微风吹过,草像波浪一样,层层叠叠的,阿迪力望向起伏的草,望向悠闲吃草的羊,望向湛蓝的天空。他平息一下,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快。本来想等有了工作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跟母亲说,或者这辈子不再告诉她。从小到大,家里有什么事总是大家一起商量。阿迪力有什么事也会第一时间和母亲讲。母亲是阿迪力的最亲,最爱的人。阿迪力和我说,在北京参加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时,看到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生活在阳光下,他再也不想骗下去。而那有着强烈地想要告诉母亲真相的一瞬间,仿佛闪入第四场生死......

 

阿迪力转头看向母亲:“妈,你还记得上次你们让我去相亲,回来后我跟你说的那句话吗?”


“哪句话?”


“上次我回学校以后,电话里告诉你。说我可能是不婚主义者。我对女孩子没啥感觉。我可不可以不结婚?你说‘那怎么行呀,你不结婚,没有孩子,等你老了谁照顾你?不行。’后来你说只要我开心、幸福,你也没啥别的心愿,但是必须得有个孩子。你还记得这段话不?”


“记得呀。所以从那以后没让你相亲。跟你姨妈,姐姐也说了。不要再介绍女孩子给你了啊。”

“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原因。”

“嗯,说吧。”

阿迪力声音略带颤抖:“妈,我有可能是喜欢男孩子,不喜欢女孩子。”

 

阿迪力不说话了......

 

他说他“可能”喜欢男孩子,是怕母亲一时接受不了。


母亲问:“你确定?”

“确定。”

“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没想到,在母亲面前的被动出柜,自己听到的竟然是这句问话。阿迪力顿时鼻子一酸。风吹过,差点吹落眼角噙着的泪水。阿迪力把过往的经历一股脑地告诉了母亲,包括这一年多的心路历程、亲身经历和改变,一字一句地跟母亲做了交待,说完才敢回头看一眼母亲。那一眼,母亲的脸颊上已然泪落两行......

 

“你怎么不早说,你竟然一个人默默承受了这么多年,忍受了这么多苦。当时你在宾馆为什么做那个傻事,无论怎样妈妈都是爱你的啊!妈妈永远都是爱你的啊......”说完,妈妈用力将阿迪力拥入怀中......

 

好久没有和妈妈拥抱了,阿迪力觉得好舒服,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仿佛这些年积压的沉郁已全部烟消云散。此刻在母亲面前,阿迪力讲了很多对将来发展的构想,对自己以后生活的期待。妈妈说:“咱们村子里那两个光棍男的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但都不说破,就说那些脏话。你以后就留在内地发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自己过,不要回来了。从小到大你能很好的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你的生活。家里这边我知道就行,别人要是问起来我来应付。你不要再和其他人说。家乡族人熟人多,我怕你受到伤害......”

 

或许是长期独自撑起这个家、经历了太多苦难的缘故,母亲这么快接纳了自己,但这是阿迪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他很开心,很欣慰自己有这样的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在这个暑假除了拉了一车羊回来,日子过得跟以前没什么不同,母亲也没有表达出多大的哀怨伤心。阿迪力也很开心,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不用再顶着压力去生活。这种重生的感觉比从生理上重生的感觉还要强烈。


   10.    不经历风雨怎会见彩虹


生活继续向前,高中时的五个宿舍死党如今建了一个九人的微信群,群里偶尔催婚:


“阿迪力,我们群里啥时候能变成10个人啊。”

阿迪力:“那就看你们谁先给孩子买手机上微信了。”

“别斗嘴了,说你呢。”

“我啊,不结婚,因为我喜欢男的。”

“哈哈哈。”朋友一笑而过......

 

回到北京,阿迪力在学校里的态度也是一样。几个朋友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阿迪力说:“快看,那个男生好帅!”

“你喜欢男的啊?”同学笑着回应。

“是的啊。”阿迪力也笑着回应。后来同学再见到那个男生,就跟阿迪力说“哎呀,你男神来了。”

 

对于以后,我问到阿迪力是否焦虑,阿迪力说:“焦虑啥啊。我不求大富大贵,有个活儿干能赚钱就行。我也不怕以后同事知道,谁要是知道就知道,这就是我,很正常的。”

 

阿迪力家的羊长的都不错,他准备好喂羊的饲料,母亲每天用饲料喂羊,爸妈挤羊奶,收奶卖奶的渠道也越来越顺畅了。村里和乡里把阿迪力家当做创业典型进行宣传。随着扶贫力度的加大,政府还打算加大投资,阿迪力家入股,扩大经营,村里更多家庭加入到养殖的行列。“阿迪力,你这也算是对家乡作出的贡献吧?你有成就感吗?”“贡献算不上,就是生活吧。”阿迪力眼眉上扬,嘴角微张,自信而平淡。


记录真实故事,为LGBT群体发声


我们   在路上


 

张北川等人对同性恋进行调查,发现30%—35%(曾)有强烈的自杀念头,另有9%—13%有过自杀行为。同性恋的自杀是社会的不接纳与自我不认同重重累积的后果。社会环境正向友同多元的大方向发展,愿我们每个个体都能迈过心坎。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请不要忘记爱自己,愿你一生都仿佛被阳光宠爱的孩子。


友情小贴士


应主人公的意愿和宗教信仰的敏感性,本文暂不提及穆斯林性少数群体如何平衡宗教身份认同和性少数身份认同的问题。主人公克服巨大的困难赢得自我认同,小编对他表示衷心地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