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漫话当年华语流行音乐:香港

华语音乐故事2019-07-04 03:19:56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




    

       香港,自由、开放的“东方之珠”,其经济在六十年代在欧美经济发展的带动下,突飞猛进, 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强大的经济实力的支持下,香港的流行音乐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正当欧美的英文歌和台湾的国语歌充斥香港市场之际,顾嘉辉、黄沾、黎小田、许冠杰等人掀起了香港本地创作和粤语歌流行的序幕。顾嘉辉等人的歌,曲风上,中国小调味道正浓,词也来得过于文言化,精雕细刻,令殖民地上对中国传统文化知之甚少的一般居民敬而远之;许冠杰的歌则通俗易懂,旋律上是异常的单调平缓,词十分接近口语, 甚至流行粗俗,因而,在市井间广为传唱却是难登大雅之堂。那个时代,是香港本地流行乐的襁褓时期,同样也奠定了以后发展的基础。



        从八十年代中期,香港流行乐坛进入了它的高速发展时期。 许冠杰、罗文、林子祥、甄妮、徐小凤等元老级歌手仍驰骋疆场,“绝代双骄”谭咏鳞、张国荣歌王争霸战愈演愈烈,梅艳芳在女歌手地位如日中天;达明一派、Beyond、太极等乐队、蔡国权、区瑞强、夏韶声、周启生等全能型歌手也佳作频传;此外,还有大批具备出色唱功的实力派和拥有漂亮外形的偶像派新星纷纷涌现,来争夺香港六百万人口的市场。


      到了九十年代,香港流行乐坛更是出现了“四大天王”,张学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雄霸乐坛,所向披靡,至此,可以说,香港乐坛已发展到了其巅峰时期,所有的制作、传播手段已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或者,我们可以从“四大天王”的诞生、发展及他们的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中,剖析出香港流行乐坛的多层面。

       张学友在赢得一个歌唱比赛冠军后踏足歌坛,在谭咏麟、张国荣的阴影下浮沉了几年之后,终于在九一年凭着一首《每天爱你多一些》成为一线红星,刘德华在万千影迷的簇拥下,《情感的禁区》未尽人意后,《可不可以》一炮走红,其后的《爱不完》、《一起走过的日子》、《真我的风采》更成了经典之作,黎明同样出身于歌唱比赛,论歌艺却与张学友不可同日而语,但英俊脸庞与《今生无侮》里的浪子形象,却使他声名鹊起,郭富城在香港跳了几年的舞默默无闻,在台湾拍了一个摩托车广告开始且舞且歌,一个“回马枪”杀回香江,同样可以连连告捷。

      

 于是,我们可以说,他们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们拥有各自非常明显的优势和特点同时又经历了不懈的努力和艰辛的磨练。然而,当我们去推究他们所唱的歌是如何出台和传播时,当我们去感受“天王”们对音乐的理解和态度时,当我们目睹一幕幕“追星族”的疯狂表现时,却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叹: 在香港,流行的、走红的已不再是音乐本身,而是人,是歌曲外在的包装。

       香港的流行乐坛,有个这样的特点:便是曲的原创力极低,大部分曲都是向西欧、日本、美国、台湾甚至中国大陆购买回来的。经过重新的编配、填上粤语的歌词,便又重新投入而场。我们不否认这里有许多成功的例子,如《每天爱你多一些》、《容易受伤的女人》等都是日本的原曲。但往往,许多极其优秀的原曲被改编以后,不知是为了适应香港市场的需要,还是领悟方面欠缺,却失去了原有的蕴味而令人啼笑皆非。最让人气愤的例子可算是《弯弯的月亮》了。原由那“弯弯的忧伤”寄托对故乡的无限深情,对故乡落后面貌情真意切的忧虑,歌词与旋律的巧妙结合,听来确实感人肺腑,但粤语版的《弯弯的月亮》却被改头换面成了卿卿我我,爱恨悠悠。或者,香港人的心日中。故乡的观念早已不再真切。

        编曲是指对一段旋律用乐器或电子音乐技术进行各种各样的编配,它是使歌曲旋律充分发挥、日臻完美的手段。凭借着先进的Midi制作和混音技术,对许多香港本地创作的或是购买回来不算优秀的作品,编曲完全可以弥补其不足。然而,在这里我们要说的却是:由于香港流行音乐的高度商品化,“香港歌”的旋律和编曲已是愈来愈缺少一种独创性和实验性,愈来愈湮没了艺术的灵性。为了迎合广大歌迷的口味,在创作和选购时、都是循着以往“成功”的路子。黎明的《对不起,我爱你》使他登上了“天王”的宝座后。其后的《今夜你会不会来》、《愿你今夜别离去》、《蓝色街灯》等都难以脱离类似的风格。对此,或者可以说是“乘胜追击”,这种类型风格的歌与黎明的形象相互结合,相得益彰。但,人的需求却是多方面的,音乐的内涵和表现形式也不可能局限在一个小小的范围之内,长此以往的话,我们想,就黎明的前途而言,他在挽留住部分歌迷的同时会失去更多可能的歌迷,就他的音乐而言,已是缺乏新意与可听性。

       词是流行音乐有别于古典音乐、民族音乐的一大特征。优美贴切、真实深刻的词与曲相互映衬、结合,可以更加直接完美地体现一首歌的丰富内涵。听多了“香港歌”。留意它的歌词,我们便会很容易发现,写“情”的特多。现代人工作繁忙,压力沉重,在如此紧张的节奏之下,确实需要“情”的抚慰。“情”同时也是其他艺术体裁大量表现的永恒主题。因此,情歌的多和流行不是坏事,关键在于其素质的高低和表达的手法。像我们许多年前风行的王洛宾的《康定情歌》、《达坂城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等等、他们表达爱情的角度贴近现实生活之余又带有浓厚的浪漫色彩和诗情画意,因而使得以千古传唱而从来未被斥之为“滥情”。那么,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许多“香港歌”里所表达的爱情吧:如瀑飞泻的发丝,含情脉脉的双眼,常驻唇边的“Kiss”如饥似渴的“Love”手舞足蹈的“疯狂”蹙眉掩面的“伤悲”   “相逢”、“别离”“痴情”、“痛苦”、“我多么需要你”、“我多么喜欢你”…… 如此而已,在这里,感情的表达除了语言,已别无他物。我们姑且勿论生活还有更多的主题可以去讴歌可以去表现,单是“爱情”香港的词作者们很多已是难以挖掘到爱情深蕴的内涵,而是刻意地去玩弄词藻,堆砌情和爱的同义词,把本来纯洁、高尚的爱情描写得肤浅和粗俗,把中国人那种含蓄深沉的感情表达方式丢到九霄之外,面对香港乐坛这种劣等情歌现象,我们是要指责听众的品味低下、不懂选择呢,还是耍批评创作者的思维狭隘,留给听众一堆“滥情”的垃圾?


































































Y



B



M



G



,







E



M



I



,



S



O

N

















































       说起传播和推广、我们很自然会想到唱片、磁带、 报刊、电台、电视、MTV、卡拉OK等等,不错,这许许多多的现代传播媒介已经与流行音乐的发展息息相关,成为流行音乐的一个细成部分,唱片、磁带封套的设计、MTV的意境和卡拉OK的广泛流行都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加深了人们对流行音乐的理解和感受。然而,音乐是听觉的艺术,除去歌曲本身的创作水平以外,唱片、磁带录制水平的高低,歌手演绎歌曲功力和感染力,才可以最直接地影响到流行歌的传播。



        在流行音乐中,歌手已不仅仅是词曲作者表达意向的载体,很大程度上,歌手本身亦成为了创作者之一,他(她)以自己对歌曲的理解和感悟,在演绎的同时,也对歌曲进行了再创作。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同一首歌,由不同的歌手去唱,会有不同的效果。除去歌手本人的魅力外,他的演绎方式上的差别更是原因之一。同时,歌手经过包装定位后的个人魅力,也成为了传播的媒介之一形象随着歌曲一起不胫自走,以期达到“知其歌,知其人”,进而爱“人”及“歌”。以上种种,是音乐商品化条件下的推销方法,无可厚非。毕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有不同的选择。那么,纯粹地面对音乐,我们所喜爱,所要求的歌手应是怎样呢?




       我们心目中的歌者(这样称呼以区别于“歌手”或 “歌星”,是真正的艺术家,他首先要懂得音乐,最好还是词曲作者,同时,要有一副有着个人特色、可以自如地驾驭高低音的嗓子,还有便是他一定要受过生活的历炼,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的同时又不失对美好生活的希冀。可是,在香港乐坛上,这样真正的歌者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有也渐渐地被市场压得变了形。蔡国权、周启生等全能型歌手一直半红不黑,Beyond乐队改变歌路后知名度扶摇直上,都恰如其分地说明了这个现实。或许,这一切,不是歌手和音乐人的错,不是他们不懂音乐和没有好的嗓子,也不是音乐消费者的错,而是唱片公司老板——香港乐坛的权重之士的错,他们太过注重经济上的利润了,他们太过注重短期的效益了。他们签了一个歌手以后,便恨不得歌手马上赚回相应数量甚至更多的钱,他们买回来一首歌,便恨不得这首歌马上能卖个十万八万。如果说家驹那个时候香港乐坛还有一些原创的话,家驹走后香港乐坛的原创基本趋零。


       本来,以香港经济之发达、地域条件之优越、香港人之精明,它完全可以迅速容纳和接受各种各样的外来文化,吸收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最先进最新的音乐思想而不至于被一些僵死的条条框框所束缚,创造出美妙的音乐。然而,这个社会的商业味道太浓了,文化底蕴太薄了,音乐投资者们想得到的回报不是艺术,而纯粹是经济上的利润,歌手仅仅成为一种职业,一种可以赚钱的职业,他们肩负的责任也不再是传播艺术,寻求共鸣,而是去娱乐和取悦听众。因此,我们可以说,香港流行乐坛的繁荣和成功,是它在商业上的繁荣和成功,是娱乐业和消遣业的繁荣和成功。而流行乐坛从来就不是也不应该是纯粹的商业,娱乐业和消遣业,它属于文化领域,它需要通过商业的扶持和推广,但完全地由商业去取而代之,却只能导致艺术的异化。我们都清楚,偶像只是刹那的光辉,包装永远只是包装而已,它代替不了艺术。当“四大天王”韶华尽逝、风光不再时,当消费者己经看惯了形形色色的包装时,香港的流行音乐将走向何方呢?我们认为,只有歌曲本身才能有无穷短力。因此,只有当听众喜欢的是歌而不只是人时,只有实力派的歌手成为乐坛主流时,香港流行乐坛才算走上其正轨,这同样是它未来发展的趋势。这一点,从台湾大量的国语歌跨海而来侵占香港市场,大陆乐坛迅速发展,打破十几年来香港流行歌曲的垄断等等现状中,便可见一斑。



        于是,如果能认真地端正音乐和利益的态度,摆正音乐与包装的关系,把丰裕的资金花在鼓励音乐人、歌手的创作和音乐本身的制作之上,探索和实验多种音乐类型,多方面的尝试,切切实实地用音乐的形式去表达我们的生活和理想!现在香港的流行音乐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想与小编交朋友吗?

来吧!少年!

赶紧添加微信号:hyyygs99

与小编一起分享你的音乐故事吧!


往期精彩回顾


《花房姑娘》:时光落尽,它依旧是一首年轻的老歌

时隔20年,再听这些歌,依旧岁月如歌

邓丽君:她在世界华语歌坛获得的历史地位至今无人能够超越

台湾华语音乐魔术师离世,阿妹不敢触碰的伤心记忆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聆听好歌 /


如果您喜欢本文,

希望您分享到朋友圈,

让更多的小伙伴们看到喔!

戳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