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红色陶塑人物的收藏研究与宣传推广----以石湾陶塑经典巨作《收租院》为中心 第三期

山东红藏2018-11-14 06:48:01

艰辛淘寻圆藏梦

笔者对艺术的爱好源于上小学时,受到大哥给我手绘复制课本的影响。我生于1953年8月,60年代遭受了3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家中生活非常困难,当我走进小学校门时已经是9岁。因我是插班生,一上学就直接读一年级第二册,当时学校没有我的课本,大哥就依照别人的课本为我手绘复制了一本。当我打开那本 “画制”的崭新课本时,我既惊讶又高兴,被大哥那端庄秀丽的毛笔字和形象逼真的插图画所感染,在崇拜大哥绘画和书法才能的同时,自己暗暗下决心,要学写毛笔字,学画画。就因这本“画制”课本的启蒙,我走上了学习书法、绘画和篆刻艺术的道路。


专家学者鉴赏《收租院》作品(前排左起刘传夫人陈少英与儿子刘桂芳、儿媳黄帼洁,二排左起知名学者刘孟函、本文作者、广东陶瓷博物馆馆长廖志勇、温桂梅)


1984年山东艺术学院准考证


在小学时学着写写画画,到中学开始练习写大仿,参加工作后专攻碑帖,刻苦钻研,拜师学艺。我利用工作之余,茶前饭后,星期天,节假日,勤学苦练,熬夜追星,几十年如一日。1983年曾参加全国美术院校国画专业成人高考,因文化课差2分而落榜。1987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一分校企管系经管专业,在两年半脱产求学期间,我选修了三国名相诸葛亮第45代直系子孙、艺术系主任、著名画家诸葛志润教授的美术课,毕业时拜其为师;同时,选修了艺术系副主任、著名书法、篆刻家戴琳教授和刘振清教授的书法、篆刻课。1988年参加北京高校大学生书法、篆刻作品大展,我创作的“钻塔一丝”、“油洲一荆花”两方印章和“世纪龙腾”大篆书法作品荣获银奖。1995年我拜中国碑学大师孙伯翔先生为师,向他学习帖学、碑学理论和创作知识,吸收碑帖深邃营养及书道精华。

作者1982年创作的《双虎图》

我1972年在商河县国营农场木工车间干过三年多的木工、模型工,1975年招工到胜利油田当了一名钻井工人。几十年来,无论是在车间干木工,钻井队当钻工,还是在二、三级机关干政工;无论是在油田组织部门从事组织工作,还是在二级单位分管党务,走到哪,就把笔墨带到哪,走到哪,就写画到哪,凿刻到哪,一年四季,执着坚持,忙中偷闲,从不间断。

作者1988年与参加北京高校大学生书法篆刻作品大展的同学合影

从80年代初开始,我喜欢观摩、欣赏研读名人书画作品,摩崖刻石拓片、参观书画展览、参加书画家笔会等艺术活动,艺术鉴赏水平和书刻创作水平日渐提升。1983年开始参加省部级、国家级书法、绘画、篆刻艺术大展并获奖。1984年至1994年先后加入胜利油田、山东省、中国石油书法家协会,1995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2002年随山东省书协组织的“纪念中日建交30周年――山东省中青年书画家访日考察团”到日本进行书道交流和文化传播,我的十几幅书法作品被日本文化艺术名流收藏。2003年被广东佛山石湾陶艺收藏家协会聘任为副会长,2004年加入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任常务理事,2005年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同年加入香港国际石湾陶艺会,2006年被聘任为胜利油田东石印社社长,2008年被广东石湾陶艺收藏家协会评为十大影响石湾陶艺收藏风云人物,同年被石湾美术陶瓷厂聘任为艺术顾问和荣誉职工,2014年被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聘任为业务顾问,被广东陶瓷博物馆聘任为学术顾问。

草篆书法作品——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

多年的磨炼,使我在书法、篆刻艺术上有所成就,我的草篆书法、篆刻作品形成了雄峻高古、苍劲浑厚,气韵磅礴的艺术风格,颇受艺术家、收藏家的喜爱和推崇。我创作的以毛主席诗词与红色文化为内容的书法作品和《红色中国印》系列图章,以反映中国石油文化与石油工人精神风貌为内容的大量书法楹联和《百年胜利印》系列图章作品,得到了学术界、艺术界、收藏界和石油人士的高度赞许。我的多件作品被书画报刊、杂志发表和登载,作品入编多种书画篆刻集典,并被国内外艺术团体和收藏家收藏,我还著有企业文化专著《基业之源》。


草篆书法作品  毛主席诗句


草篆书法作品  毛主席诗句


    艺术同源,艺道同根。对立体雕塑艺术特别是《毛主席塑像》的喜好和钟爱,使我由爱好书画艺术品收集、书刻艺术创作,慢慢转到了雕塑和瓷器艺术的收集与研究。1972年,在一位中学校长办公室里,我有幸请到一尊103厘米高、唐山产的白瓷《毛主席像》(那时脑子里根本没有收藏这一概念),1982年在北京求得一件石湾陶塑《杨子荣》。1993年毛主席诞辰100周年之际,全国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十分热烈,第一次把毛泽东文化艺术品的收藏展览推向高潮,形成了“毛泽东热”的第一个高峰,从此产生了全国性“红色收藏”。我从1983年开始寻觅收集毛主席像章、红宝书、主席画像、雕塑像和英模人物塑像,并从此由原来零散的、一般性的爱好转入了红色雕塑艺术门类的专题征集和研究。


篆刻  毛泽东塑像永放光芒


篆刻  润泽东方

我对陶塑《收租院》作品的淘寻与收集经历了一个艰辛而漫长的过程。1984年冬天的一个周末,我利用到北京出差的机会,到潘家园旧货市场逛早市。在一个地摊上,发现了5个40—50多厘米高的黄赭色素胎陶塑人物,其中两个断了腿,一个少了胳膊,还有两个箩筐和一个狮子形的门墩,我一时看不出这是什么题材的塑像,卖主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只是讲用火烧过的小泥人。我被那雕造的美感和动人的神韵所打动,经过一番认真的思考与揣摩,凭着曾经观看过大型泥塑《收租院》展览的记忆,我判断这些人物应是仿制《收租院》的作品,于是我以很便宜的价钱把它们淘到了手。在之后的几年中,虽然没有弄清楚这些人物的具体身份和出处,但出于对它们的喜爱,只要见到这类塑像就收,不管是否完整,还是断胳膊少腿,包括类似的零散配件。直到1986年,我到广东石湾淘寻英雄人物塑像时,听当地藏家(看过我随身带的照片)说:石湾美术陶瓷厂曾在60年代做过陶塑《收租院》,大概有几十个人物和几十个配件,你收藏的这些作品应该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听到后十分高兴,从那时起就决心配齐一套石湾陶塑《收租院》。在这之后的10多年中,我先后在北京古玩城、湖南长沙、河南郑州、江西景德镇、广州古玩城等地的藏友、商友处又收集到30多件,并收集到多种版本的有关大型泥塑《收租院》的画册、宣传册、报刊等资料,就是没有找到有关石湾陶塑《收租院》的资料。

《收租院》藏品整理、研究现场《收租院》主要作者苏锡荣大师夫妇鉴赏作品

后来了解得知,石湾美陶厂当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陶塑《收租院》的文字和图片资料。石湾陶塑《收租院》当年塑制了多少套,每套多少个人物、多少个配件,如何组合陈列,一无所知。我只能参照大型泥塑《收租院》图册中的故事情节和石湾陶塑《收租院》作品的底部编号(有的有编号,有的无编号,有的同一件作品编号不一致)来对比分组,分类组合。由于残缺的人物较多,无法将人物站立摆放,不便对号入座,定位观察,难以确定摆放顺序和连续的故事情节。从1984年至1998年间,随着《收租院》人物作品的不断淘进和增加,我进行梳理和研究,先后多次进行过研究摆放,但仍未找到正确的陈列顺序和完整的故事情节。正在因无资料可循,无法归类对号,找不齐作品、配不齐整套而发愁的情况下,1999年7月份,广西北海红色收藏家许维基先生给我打来电话,向我询问在北京经典不锈钢《毛主席挥手像》的情况,并要我转让于他。在几次的电话交流中,得知许先生藏有一套石湾陶塑《收租院》。在之后我两年中的多次请求下,我用非常经典的红色藏品将许先生收藏了17年的陶塑《收租院》交换给了我。

刘泽棉、黄松坚、潘柏林大师鉴赏《收租院》藏品廖洪标大师讲述《收租院》复制创作过程研究整理《收租院》零散藏品石湾陶塑《收租院》全套陈列局部

广西这套陶塑《收租院》,依据当时底部编号缺8个人物,3个箩筐,其中有4个人物有明显的破损,有6个人物因窑温高低所致表面色差较大,胎面起泡,肌体变形,面部失真,风格不一。同时,我从许先生那里得知,这套《收租院》是广西北海市于1967年从广东省佛山市石湾美术陶瓷厂订购的,当时用于北海市人民公社配合农村阶级教育举办展览。他于1982年从广西北海市土产公司购得。我依据这套比较齐全的《收租院》,加上已收藏的几十件零散作品,排队陈列,组合鉴别,逐件对比,好中选优,优中选精,最终配齐了一套石湾陶塑《收租院》,也是存世于民间唯一完整精美的一套,填补了石湾陶塑《收租院》史料和实物的空白,为中国陶瓷雕塑艺术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藏者被美陶厂聘任为艺术顾问和荣誉职工


藏者(左二)被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聘任为业务顾问


广东陶瓷博物馆馆长温桂梅为藏者颁发学术顾问聘书


为了搞清和还原《收租院》复制创作、艺术评判及展览轰动的过程和场景,我曾专门拜访过石湾泰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泽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梅文鼎、石湾知名学者刘孟涵、美陶厂董事长陈月华。多次访问《收租院》主要缩塑复制者廖洪标大师;深入到佛山市博物馆藏品库房查台账、看作品;多次拜访石湾陶瓷博物馆馆长,请教学习,探根求源;专门到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拜访专家,学习讨教,查看实物,共同研究;先后邀请廖洪标大师以及佛山、石湾、广州三家博物馆馆长、专家学者、石湾陶艺家、收藏家,分批到东营《收租院》陈列室实地观摩研究。


《毛主席像章》经典陶瓷母种
《红灯记》大型组雕局部

为了这几十年的“收租院情结”,专门设计建立了“石湾陶塑《收租院》陈列室”。为了尽可能体现《收租院》的场景实感和展示观赏效果,根据收租院作品的陈列需要,特制了木质橱柜,以便直接体现《收租院》的场景实感和展示观赏效果。还根据收租院作品的陈列需要,将特制的木质橱柜直接制作安装在陈列室的墙壁上,参照四川大邑泥塑《收租院》陈列馆砖墙图案,用电脑浓缩绘制出设计稿,喷涂复制成仿真砖墙壁纸,裱贴在陈列橱柜内,再把收租院的人物和配件按故事情节固定摆放在橱柜内,营造了一个较为形象真实的《收租院》陈列展示环境。在陈列室里,我时常用留声机播放着电影《收租院》录音剪辑唱片,静静地欣赏观看这套心爱的艺术珍品,随着深沉悲壮的配音解说,情不自禁的沉浸在旧社会穷苦农民被逼交租的凄凉情景之中,穷人的苦难,悲惨的遭遇,常常使我流下悲愤、同情和心酸的泪水。

对石湾陶塑《收租院》20多年的淘寻与抢救,20多年的心血与情感,20多年的艰辛研究与责任,圆了一个痴迷收藏者的收藏梦。


(请关注下期连载《红色陶塑人物的收藏研究与宣传推广----以石湾陶塑经典巨作〈收租院〉为中心》第四期)

本文转自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石湾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