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没有配音,国产剧早完蛋了

网易新闻2019-02-10 13:48:04



▣ 来源: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


很多人可能发现,近些年来热播国产电视剧主角的声音听起来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股《甄嬛传》气息扑面而来;看《老九门》,让人时不时听出了《何以笙箫默》的味道。


别担心,你的耳朵没出问题,因为这些影视剧的主角,很可能都是同一个人配音的。《老九门》里的张启山,也就是《何以笙箫默》里何以琛的声音,都由边江所配;而《三生三世》里的白浅,也就是给甄嬛配音的季冠霖。


季冠霖是谁?你可能没见过这个人,但你一定听过她的声音——《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美人心计》里的窦漪房、张纪中版《倚天屠龙记》里赵敏和周芷若两大女主、《秀丽江山之长歌行》里的阴丽华、《云中歌》里的霍成君、《青云志》里的陆雪琪、《锦绣未央》的李未央、《孤芳不自赏》的白娉婷、还有陈乔恩的女版东方不败……季冠霖老师以一人之力,几乎承包了国内所有的玛丽苏大女主。


2009年1月8日,季冠霖在母校天津师范大学录音棚 / 视觉中国


所谓“流水的演员,铁打的配音”,一只手上数得过来的几个知名配音演员,几乎包揽了热播影视剧的所有角色。

 

不用演员原声而依赖后期配音已经成为了中国影视剧的常态,但各大美剧与好莱坞电影却不论题材,一概是演员原声。这种差别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被宠坏的爱豆们


中国影视剧用配音最显而易见的一个原因是对普通话的要求。中国方言口音众多,而且很多互相完全听不懂,所以为方便交流,自建国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制订各种政策来推广普通话。而在影视传媒界,“推广”变成了“强制”。


2009年,面对《武林外传》、《我的兄弟叫顺溜》、《我的团长我的团》等大受欢迎的方言剧,广电总局下令,电视剧“一般情况下不得使用方言和不标准的普通话”,“出现的领袖人物的语言要使用普通话”,“不纠正者不得播出”,导致当时正要上映的《决战南京》被迫重新配音。


不知道当时有几个领袖人物真的会说普通话 / 视觉中国


既然不让说方言,那让中国演员直接说普通话不就行了?但大多数演员的普通话都说得很一般。


其实强制使用普通话相当于减轻了演员们的负担。试想,如果一个演员只需要说一口普通话,而不需要根据剧情需要说各地的方言,那么无疑他的学习时间会大大缩短。但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口音要求如此简单,中国演员就连普通话都不愿意改进。


这和中国娱乐圈的偶像文化息息相关。从日韩泊来的造星模式,通过偶像的外表和人格来直接吸引大量粉丝,而非通过其艺术作品。粉丝喜爱的是偶像这个整体包装,毫无条件地追捧关于偶像的一切,所以并不需要他们用才艺来证明自己。


前段时间因为晒女朋友而导致粉丝倒戈的鹿晗,就是最好的例子。从EXO退团的他,凭借良好的外形和完美的人设吸引了众多粉丝,粉丝倒逼媒体,使鹿晗一举成名,成为了红极一时的流量小生。不管发售的专辑、拍的电视剧质量如何,都会有一大票粉丝心甘情愿地买单。


鹿晗在五棵松体育馆的粉丝灯牌海中现场演唱《致爱》/ 视觉中国


当演技与受欢迎程度不再相关的时候,中国演员的评价与奖惩体系就混乱了。本该潜心钻研台词的演员可能会想,某某偶像普通话都说不好也照样拿到最好的角色,我在这努力练台词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整个偶像脸或者多跑几场综艺节目。久而久之,明星不管练不练配音都很挣钱,那不如不练。


中文配音导演姜广涛曾向新京报的记者透露,有些演员使用配音是因为“背不下台词”;金星也曾在节目《金星秀》上爆料,有的女星是“数字小姐”,根本不背台词,在片场说对白都念“1234”;刘涛也曾在采访中说,她曾在古装戏中,真的遇到过说台词只念“1234567”的对手戏女演员。


2014年12月3日,上海,《金星秀》节目录制 / 视觉中国


业务能力差到连口型都对不上台词的偶像们,即使被一些观众骂,也会有更多粉丝一拥而上力挺:“人无完人,他已经很努力了,不要怪他”,然后下一部戏演技没有任何长进,粉丝支持的经济效益却丝毫不受打击。

 

在这种情况下,偶像没必要提高演技,演员没动力提高演技,剧组也没理由选择演技强、适合角色的人。整个演艺界变成一个看脸的世界,演员偶像都被物化,跟二次元动漫没什么区别。既然动漫可以配音,那影视剧又有何不可?


时间紧,预算少


除了偶像文化让剧组和演员都越来越懒,中国影视剧依赖后期配音的另一个原因是:省钱省时间。


中国横店影视城是全世界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比好莱坞的环球影城和派拉蒙影城加起来还大,70%的中国影视作品都来自这里,经常十几部戏同时在拍,密度极高。这边武侠打杀,那边抗日爆破,时不时还有游客的嘈杂声。在这种噪音环境下,要录到质量过关的同期声非常难。


横店春秋战国城影视拍摄基地内景 / 视觉中国


当然,如果有更高的预算,剧组可以使用更好的拍摄场地和录音设备。但很多中国剧组并没有多余的经费用在升级场地和设备上,因为主演片酬太高,占去了大部分的总预算。


据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的“天价片酬”专题新闻,国内影视剧一两个主演的片酬能占到总预算的50%-70%,导致剧组其他工作人员的酬劳极低,也负担不起实地取景。


占50%总预算的片酬有多高呢?拿好莱坞相比,美国电影主演片酬一般只占10%到30%。美国杂志《名利场》估算,一部总预算2亿美元左右的好莱坞大片,三个主演的片酬加起来大约在1.8千万,也就是总预算的10%。


电影《终结者3:机器的崛起》的总片酬大约3.5千万美元,其中阿诺德·施瓦辛格这个最大的明星自己就拿了3千万,也不过占1.87亿美元总预算的百分之16。


《终结者3》中的阿诺德·施瓦辛格 / 豆瓣

 

除了预算不够,中国影视剧的拍摄档期也非常紧张。


《全球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2016)》称,2004年到2008年,国内播出的电视剧平均每部控制在30集之内;2009年到2012年,延长到30集至35集;到了2013年,平均每部电视剧突破35集;再到2015年,平均数已达到42集。


电视剧越来越长,制作周期却没有相应的增加,相比美剧的一周一集、一年一季,国产剧是狂轰滥炸似的一天连播两三集,这就需要不断有完整的新剧供应。


为了赶进度,后期配音常常受到青睐,因为周期短,一天就能完成两到三集。配音演员通常档期不如主演排得满,一个人能配多个角色,比同期收声效率高很多。


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配音演员也是忙得连轴转。曾为花千骨配音的陈奕雯告诉新京报,在为《花千骨》配音时,她七天里每天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9点,近12个小时不停歇,“到后期入戏之后,几乎每天工作到凌晨一、两点”。


花千骨的声音,是另一个人的 / 视觉中国

 

有时候,即使投入资金、时间与人力,录制了高质量的同期声,最终很可能也是白费功夫,因为任何影视剧在上映之前,都要过广电总局审核这一关。影视剧被广电总局要求修改内容是家常便饭。


如果改动不大,那还可能把演员叫回来重新录几句台词,全剧依然可以使用演员真声。这种做法叫做ADR (Automated Dialogue Replacement),在好莱坞也很常用,尤其是在同期声效果不好,或者演员某句台词不过关的时候,就会在后期制作中让演员在录音室重新录制一些对话。

 

但有时广电总局要求的改动很大,以至于贯穿全剧的人名、情节或者口音都要改。比如2002年的陈凯歌监制的《吕布与貂蝉》,在审查时被认为戏说历史人物,剧中角色人名以及剧名被要求全部修改。


陈凯歌的《吕布与貂蝉》剧照,这部2001年的电视剧里还有很多五毛特效 / 豆瓣


这个时候往往已经到了制作后期,剧组没有足够的资金,演员也没有空闲的档期,把演员叫回来大规模重录就不现实了。为了防止被审查结果杀个措手不及,剧组常常会选择从一开始就用配音,这样即使需要大规模重录,也不用担心演员的档期与报酬问题。

 

说到底,中国影视剧与好莱坞相比艺术性低,甚至粗制滥造的原因,一方面是资本以流量小生为导向,精益求精的作品反而很难有出头之日;另一方面,观众在市场上长期看不到优秀的片子,当然不知道优秀是什么东西,所以他们对配音也习以为常。


好莱坞里的标准美音


其实普通话并不是中国特色,好莱坞也有普通话。

 

20世纪初上层社会的美国白人为了标榜自己的高级和与众不同,开始刻意说一种生造的特殊口音,被称作大西洋中部口音(mid-Atlantic accent)。“大西洋中部口音”顾名思义,一半美音一半英音。

 

这种口音的特点是高音与鼻音重,恰巧在当时局限的技术下录音效果特别清晰;再加上有声电影电视在当时本来就是上层社会的标志,这种口音很快就变成了好莱坞的标准和演员的必修课。


三四十年代的好莱坞电影几乎全都是这种口音:《卡萨布兰卡》里的英格丽·褒曼、《飞行者》里的凯瑟琳·赫本、《费城故事》里的加里·格兰特,等等。


《卡萨布兰卡》剧照 / 豆瓣

 

到了二战以后,随着电影的普及和经济教育水平的全面提高,人们更希望看到影视作品真实地展现各色人等,而不是大西洋中部口音所代表的所谓上层社会。标准美音(Standard American English)接替大西洋中部口音成为了美国影视界的普通话。

 

跟中国的标准普通话一样,“标准美式英语”不是任何一个地方的自然口音,而是一个刻意抹去地方特色的人造口音,让人听不出来讲话者的背景。虽说都是普通话,两者的性质却不一样:中国普通话是政治需要,美国普通话是艺术需要。

 

而在美国,即便一部影片里充斥着各地方言,也不会被某个上级领导禁止播出。标准美音是为了帮助演员更好地脱离代表自我的符号,脱掉本来的口音,把自己变成一块白板,这样才能演好别人。好莱坞里的普通话并不是外部强制要求,只是一种在初入行时获取更多机会的手段。

 

事实上,尽管标准美音占领了好莱坞的大半壁江山,多样化的口音也从未完全退出影坛。比如来自德克萨斯的演员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在电影《星际穿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和美剧《真探》中讲着一口本色的含混德州腔,照样大受好评四处得奖。


《星际穿越》里讲着一口含混德州腔的马修·麦康纳 / 豆瓣


在好莱坞,台词表现力是演员演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演员试镜时,不论是长相、举止还是台词(包括口音、声音、语气),最终都融合为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与剧本里描述的角色对比,达成一个终极结论:如果我们告诉观众这个演员就是剧本里描述的这个人,可以让观众信服吗?所以台词不能从角色这个整体中被孤立出来。


准确的方言口音曾经被认为是少数人的特殊才能,但到了八九十年代,以蒂姆·莫尼奇(Tim Monich)为首的专业语音训练师向好莱坞证明了:通过有效的练习,特殊的口音和吐字方式是每个演员都可以学会的技能。随着因特网的发展和地域交流的增多,观众对影视剧中口音的准确度也越来越挑剔。于是,专业语音训练师成了很多好莱坞剧组必不可少的成员。

 

布拉德·皮特在电影《无耻混蛋》中的田纳西乡下口音和在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中的新奥尔良口音都是跟蒂姆·莫尼奇学的,他为了这些电影翻来覆去地练一堆最具方言特色的短句。


《无耻混蛋》中,蒂姆·莫尼奇帮来自密苏里的皮特学会了田纳西乡下口音 / 豆瓣


科恩兄弟的电影、后来被改编成电视剧的《冰血暴》里,整个演员班子或是去商场坐着听当地人讲话,或是找语音训练师训练,所有人都学会了准确的明尼苏达小镇口音。


而美剧《美国谍梦》中,扮演深入美国苏联间谍菲利普·詹宁斯(Philip Jennings)的马修·瑞斯(Matthew Rhys)深知间谍这个角色最重要的就是不引人注意,所以说了一口不带任何地方特色的标准美语,尽管他其实是威尔士人。


一般来说,一个好莱坞演员要想获得大规模的成功,需要既能用标准美音让人听不出来是哪里人,又能用方言让人信服是任何地方的人。但不管他们天生的口音、嗓音是怎样的,口音这事儿,属于演员的自我修养,“被配音”是件能让赫本都罢演的奇耻大辱。

 

参考资料:

[1]. 曾索狄 (2013). 起底配音演员破谣言 探秘:好演员为何不献真声?新闻晚报.

[2]. TREY TAYLOR (2013). The Rise and Fall of Katharine Hepburn's Fake Accent. The Atlantic.

[3]. ELLEN BASKIN (2000). A Pronounced Trend. Los Angeles Times.

[4]. PBS KQED (2015). Standard American English. PBS.

[5]. Alec Wilkinson (2009). Talk This Way. The New Yorker.

[6]. RYAN BRADLEY (2017). The Accent Whisperers of Hollywood. The New York Times.

[7].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9). 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严格控制电视剧使用方言的通知.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电视剧电子政务平台

[8]. 云归 (2017). “韩式偶像”却想搞“中国特色”,鹿晗挨骂真不冤. 观察者.

[9]. Cathy Yan (2011). 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Chinese Town Gets Hollywood Makeove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0]. 张凤玲 (2017). 探场横店:中国头号影视小镇的秘密. 经济观察报.

[11]. Ethan Wolff-Mann (2016). Here's What Every Single Person in a $200M Movie Gets Paid. Money Magazine.

[12]. Film Budgeting, Examples. Wikipedia.

[13].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 (2016). “天价片酬”专题新闻. 中央电视台.

[14]. Li Nan (2016). Stars' Salaries Under Fire. Beijing Review.

[15]. 李夏至 (2016). 拍剧又非拉面,为何越抻越长?. 北京日报.

[16].张赫(2017). 配音行业现状:7天配900场戏 10年出一个“主角”. 新京报.


推 荐 阅 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