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解密模仿游戏|离线空间

离线2020-01-13 16:07:40



本文为 离线空间观影会04 | 模仿游戏 的文字记录。

本次活动由离线offline主办,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及唐德影视提供支持。



主持人

大家好,我是离线 Mook 的主编 Cris。首先感谢大家能留到最后,因为基本上看完字幕的人会比较少。我们看完字幕当然不只是为了彩蛋,这也是一种观影的礼仪。可能之前参加过离线空间观影会的同学会知道,每次看完电影后我们都会做一个分享。之前陈朝一直是我们的特约主持人,今天他是我们关于图灵的专家,我来客串一下主持人。


陈朝

大家可能在刚才的字幕里已经看到,电影是改编自《图灵传》的。《图灵传》这本书,这部书应该是关于图灵最权威的一本著作。我学的是神经科学,现在从业是在互联网公司,某种程度上跟图灵在研究的思维以及计算机有点联系,科学史是我的一个爱好。今天大家可以分享一些自己的感受,也可以问一些问题,我会捡着我知道的回答你。


主持人

我其实大概两三年前我看过《图灵传》,也看了很久了,这本书读着也是非常费劲的。在这部电影的致谢部分(说),整个故事是基于这本《图灵传》的。但是,写书和拍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艺术。《图灵传》这本书它真的是针对图灵本身,是非常严谨地记录一个人的生平。但如果电影要去展现这种戏剧性的冲突发生,很难通过书的一个一个细节去拍的,所以我们今天想要第一个去讨论的话题是:电影里展现的图灵跟实际《图灵传》里的图灵的区别。有哪些是(电影里)没有展现出来的,或者是被改编过的情节,这是我认为能让大家更好地去认识图灵这个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我们先从这一块开始,让陈朝跟大家聊一聊。


陈朝

《图灵传》这本书很长,中文版有 500 多页。所以看下来,尤其中间会涉及一些密码、译码等专业的知识,读下来也不是很容易。简单说一下就是:大家看完这部电影,会发现跟传记还是差异挺大的。《模仿游戏》这部电影在 2015 年奥斯卡获得 8 项提名,但是真正拿到的奖项是最佳改编剧本。可能真正看过《图灵传》的人会感到奇怪,因为剧本对解密那段情节改的非常戏剧化。举个例子,电影中图灵就像一位孤胆英雄,自己鼓捣出一台机器,但实际上没这么浪漫。


这台机器不叫“克里斯托弗”,而叫“炸弹”,就是叫炸弹机。最早波兰科学家已经做出了原型机了,所以英国科学家拿到的是一个具有一定能力的机器,他们在这基础上把能解密的那个机器做出来了,而且布莱切利花园里面一度大概有 20 台左右。有人可能会觉得:哇,一个人做20台!其实不是的,英国当时是有一个仪器厂在帮助图灵制作,主要部件如继电器,都是由仪器厂制作的。而且更不浪漫的是,当美国人接手说我们要处理大西洋的情报的时候,美国人在他们的情报中心一口气就生产了 300 台。


这不是一个孤单英雄和纳粹搏斗的故事。


看这部电影,你会发现电影主要处理了图灵个人生活的中间一段——二战期间,大概从 1936 年左右他加入,一直到 1945 年二战结束。如果我们仔细看的话,会看到图灵的生活和他的个人研究大概分成三大块。




图灵自己出生在日不落帝国时代,从小上公学。《图灵传》这本书里面就讲过他父亲是大英帝国的公务员。当时很多男孩很早就要离家去公学接受教育,然后去去牛津,剑桥接受教育。这样的人——你不是贵族,但是有这样机会去接受教育,(出来的人)是什么人呢?都是英帝国的军官和公务员,他们很多人未来可能会到印度、缅甸,会到英国的殖民地去任职的。男生从小跟家里的关系比较浅,这在当时英国社会都会被认为是非常正常的一点(现象)。


实际上,图灵主要的兴趣在学术。他在剑桥读书之后,当时有一个很重要的科学研究问题就是关于可计算性的。图灵的博士论文不是在剑桥做的,他的博士论文是跟邱奇做的,当时邱奇是在普林斯顿大学,所以他的博士论文实际在美国做的。


关于图灵机这个概念,实际上在他的博士论文中提出的。但我想没有人会在自己的博士论文里用自己名字命名一个机器,对吧?这个“ 图灵机”是后人加给这个机器的,是一台理想的计算机,有一个纸带,是很复杂的一个东西啦。这个东西是影响了后面真正的现代计算机的。但在当时,至少在(上个世纪)30 年代的时候,这篇论文并不是最为重大的论文。图灵写出来之后,关注度也不是巨大的。之后战争爆发了,图灵的工作变成解密这一段,基本上电影里表现也比较清楚了。


电影中这段结束后,他又回到学校了。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他被抓获的时候是在曼彻斯特。其实他是先回到剑桥,然后又在政府的实验室里工作过,后来又去了曼彻斯特。为什么要去曼彻斯特?很简单,因为曼彻斯特在造计算机。图灵在战后的主要工作一直是计算机研发。我们知道美国计算机研发的核心人物是冯·诺依曼。冯·诺依曼参与的第一台计算机,也就是人类的第一台计算机,是 ENIAC,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后来第二台计算机叫 EDVAC,EDVAC 的架构很大程度上是学习了图灵机的思想的。可能你真的去对比会发现理想中的机器并不是为了制造的,图灵的论文是在讨论可计算性的,但是思想是非常一致的。


在英国这边,英国一直是处于一种奋起直追的状态,图灵一定程度上是整个英国计算机研制计划的一个核心人物。其实比较遗憾,英国在图灵出生的时候还是日不落帝国,在二战时也是三巨头之一,但在二战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跟美国和苏联相比可能排不上的国家了,整个研发经费上和投入的力量上都要更少。如果项目继续下去,搞不好现在的英国其实也是一个计算机研发的重镇。但是我们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美国在计算机研发领域基本是独一份儿的状态了。


图灵还有一个另外比较小的成就。他一直在做植物的数学描述,比如有些植物的叶子是斐波那契数列的,他还做了些工作是关于动物的皮毛的颜色的。他从数学模型这方面去描述,为什么动物能长出奶牛那种花纹,或者一环一环的斑纹。养猫的人都知道,猫尽管斑纹各种各样,但是你会发现其实它有一定规律。关于动物的斑纹会怎么发育,图灵从胚胎发育这个角度给出了不同模型。这部分论文在他生前其实是没有发表的,但(他提供的这些模型)在最近基本陆续被被验证是非常正确的。


这么看来,图灵的人生分成三段。第一段是“可计算数”,就是他博士论文这一段;第二段是战争爆发后他解密的工作;第三段是英国计算机的研制;可能还有一个小小的和之前比起来没有成体系的成就,就是生物。图灵其实也是一个用数学的方法研究生物的先驱。电影专注的是(他人生的)第二段,如果我们想了解他全部的学术成就的话,还是可以看一下《图灵传》这本书。


主持人

我自己的感受就是,这部电影尤其是像刚才陈朝说的,整个剧情核心包括对于图灵一生的戏剧冲突集中在第二段,就是图灵加入布莱奇利去参加解密的这样一段时间的活动。但实际上图灵真正对我们的影响,或者我们后世再去谈论图灵,和他有关的一些故事、传奇,包括他的一些研究成果,甚至对当今一些科技的影响,其实更多还是像电影中提到的“图灵机”,还有“图灵测试”。其实图灵测试在片中有影射过,但没有直接地说出来,当然这个测试过程本身也并不准确。当时在图灵和警察两个人对话的时候,他们有类似像在影射的(场景),就是我来给你描述一个东西,然后你来通过我的描述来去判断我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器。我觉得陈朝可以给大家讲一讲到底图灵测试是什么,因为直到现在图灵测试每年都还在进行当中,每年还都会有这样一些测试。关于这一部分,其实可以再深度讲一讲。


陈朝

其实说到图灵的话,有三个用他命名的词会被经常提到:图灵机、图灵奖、图灵测试。这三者其实某种程度上没有太大关系。图灵机是他博士论文里提到的理想的一个计算机器。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有一本书,中文版叫做《图灵的秘密》。这本书能看下去,需要花一点精力,你一定要拿一张草稿纸拿一支笔来看,因为里边真的是在给你演示图灵机运转的过程——怎么去在一条无限长的纸带上进行计算,而那个纸带上的数字既是数据又是指令,这点跟我们现代计算机是很像的,尽管它所有运算过程是依靠一支铅笔、一个打了格子的纸带和橡皮。那个机器是图灵机,它的能力和一台现代计算机是等价的。


第二个词是刚刚提到的图灵奖,是 1961 年才开始的。ACM 美国计算机协会每年会评选一位在计算机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学者,1961 年开始,到今年还在评。大家如果感兴趣,有一本书还可以看看,是 ACM 得主的小传,中国人写的,但是还挺好玩的。你会看到,从 1961 年到现在,计算机领域做出重大贡献研究的人物都是谁,包括他们的生平。


第三个词是图灵测试,其实反而《模仿游戏》片名和这个测试有关。《模仿游戏》应该是图灵在 (上世纪)50 年代初的时候发表在《心灵》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其实他在讲计算机的智能问题。大家可能有一个误解就图灵一直是一个不太会打交道的孤家寡人的形象,但如果你了解他的科学生涯的话,会发现不是。在剑桥,大家其实对同性恋还是比较宽容的。同时图灵是一个热衷于参与各种学术活动的人,和当时的很多学者都有联系,比如希尔伯特,比如冯·诺依曼。在战争时期,他还去了一趟美国,去贝尔实验室,然后碰到当时还没有写出信息论的克劳德·香农。图灵当时在一个实验室里和香农一起做过关于声音的压缩方面的一些工作。战后,实际上图灵和这些著名学者也都是有交往的。


大概是从上世纪 40 年代末,从 1946 年第一台计算机出来之后,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了——机器能思考吗?图灵写了一篇文章投给《心灵》(是一份哲学杂志),他提到了“模仿游戏”。他先给了一个思想实验:在一个屋子里有一位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想骗你说“我是个女人”,而女人就要在那个屋子里想方设法让你觉得说“他在说谎,我是那个女人,他不是”。


其实(这个思想实验)稍微有点儿跑题,他真正想说的问题是——我举个例子吧:今天大家听我这么说话,我想问问大家,大家觉得我能思考吗?


有人点头,不一定哦,因为很可能我今天所说的话都是昨天录好的,我是个机器人。你们觉得我能思考,是因为我好像说话挺流利,跟平时你自己思考时的状态很像。我们判断别人能否思考,其实没有什么太多依据,我们只是觉得自己能思考,然后那个家伙表现好像跟我差不多,所以我们就觉得那个家伙能思考。这事真的很存疑。


图灵提出的一个想法:“我们不应该对机器提高标准”,我们应该一视同“人和机器”。当我们看到一个人这么表现的时候,我们好像不太会有疑虑说这个人能够思考;而如果一个机器表现出来让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分辨,我们也不应该觉得它们不能思考。他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后来被进一步抽象成了一个测试,就是当我们看不见它了,一个屋子里,不知道它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器的时候,它不停地和我们对话,我们用各种办法对它进行测试,当我们无法判断它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机器的时候,如果它是一台机器,它就通过了所谓图灵测试。其实这和图灵最早在论文里提出的观点已经有一点点的差异了。


这个事情又衍生出很多的东西,比如说美国每年都会有一个人工智能比赛,大家关在屋子里,屋里面可能是个机器也可能是个人,有人真的去问它们,获胜的(的机器)会被称为最具人性的机器。同时,如果是一个人,大家觉得说这个肯定是个人,出来真是个人,就称他是“最具人性的人”。


这件事好像很符合图灵最初的那个设想,但是这个概念往往被泛化了。举个例子,我们每天在网上用的验证码,有人把那个也称为图灵测试。我们会发现计算机看一个扭曲得很严重的字母,它非常难认出来,计算机视觉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对于人来讲,基本上只要你会认字,不管这字写得多扭曲都很容易认出来。这是人和计算机的一个差异。有时候我们也会把这种东西泛化得称为图灵测试。图灵测试从最初的他想讨论“机器能思维吗”或“机器能思考吗”这个概念逐步泛化,变成了一个测试是人还是机器或者机器能不能通过的这么一个很混乱的概念。




观众

我之前在《环球科学》上面看到过一篇文章,作者认为图灵测试已经可以被淘汰了?


陈朝

其实是的。当我们谈到人工智能的时候,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很多工作其实不太能用图灵测试去考验它是不是够好。


“人工智能”这个概念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更靠后了,当图灵在思考这个问题并提出图灵测试的时候,“人工智能”这个词作为一个学科还是不存在的。机器能否思考,这是一个很直观的哲学问题。而人工智能作为一个学科是在达特矛斯(Dartmouth)会议的时候,一些学者才把自己的研究方向定为人工智能,你会看到当年他们所做的那些事,与图灵测试不是直接相关的。


我印象中当时有马文·闵斯基(Marvin Minsky) 、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 ,还有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这些人之后都得过图灵奖,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西蒙做的是一个程序——能够去证明数学定理;马文·闵斯基我印象中是做了一个神经网络;然后约翰·麦卡锡 是 LISP 语言的实现者之一,他所做的是一个国际象棋的程序。


这几个东西都不是让计算机在一个屋子里去和人对话,让人去判断它是人还是机器。所以我们说人工智能的时候,其实它到现在包含了更多的东西了。这个学科和它有交叉的机器学习,我们每天都在用。做互联网的人都知道,其实我们现在生活中用到的很多东西也是使用到机器学习的一些东西来做的,这些东西都无法用图灵测试去测。我们说到图灵测试的时候,更多的是看它能不能和人类进行对话。真正非要用图灵测试去考验一个人工智能是否达标,这事很酷炫,也很有传播力,但并不是每天真正做人工智能的人在考虑的事情。



观众

人工智能发展到最后是否可以模拟人的感情,来填补人类对于某种感情感情的诉求,不知道这种人工智能会不会做出来?


陈朝

毫无问题!


观众

那会有多久呢?我非常期待它的出现。


陈朝

从两个角度讲这个问题。第一个是它不一定要真的理解你的感情,它完全可以骗你。骗不是说它有意识地骗。大家如果用过一个编辑器叫 Emacs 的话,它里面有个程序叫 Eliza,它是个心理医生。你和它说话,它就像一个心理医生一样回答你。其实非常蠢,它的原理是截取你的一句英语中的关键词。比如说我感到不舒服,它就会说“XX,你怎么样啊,你再具体说说”。我说我胸闷,它会说“胸闷?你能再详细讲讲你的胸闷吗”……你会发现它就是一个套路,你的那些语言它并不能够真的理解,它自己也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我们假设我们有更复杂更精密的这样一个东西的话,最后你能够知道它是假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它让你觉得它理解了你,它在和你交流,它在听你倾述。这不是不可能的。


另一个角度,我们现在基本上对人脑的构成是有一定的认知的,它里面有多少神经元、多少神经胶质细胞,这些神经元又是以什么方式连接在一起。现在各个国家都投入非常多的钱去研究神经白质的网络,神经元具体发放的一些原理我们也是清晰的。从这一角度说,在某一个是时刻我们能够了解大脑的整个运转的构成。我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是原理其实已经放在那儿了。另外一点就是,如果我们有一个够快的计算机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模拟一个大脑。现在美国有一个蓝脑计划,也是多家公司和大学都参与进来的,这个计划很简单,就是用计算机去模拟一个大脑。这个计划也做了很多年了,具体有没有十年了我不记得了,不过也将近了。他们已经能模拟一个猫的大脑了。你想象一下:在一个电脑里跑着一个喵星人。模拟的意思是复杂度。


我们持续加大投入,一方面我们能知道我们的大脑是怎么长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有一套技术能模拟出一个大脑,那么我们真正拿到一个像人脑一样的计算机,起码(这事儿)它在 roadmap 里,对吧?



观众

电影里面出现的英国情报组织的上级(孟席斯),他说他有意识的让苏联的间谍把情报往苏联送,这个是说他其实也是一个苏联间谍呢,还是说英国领导层里面有一些人(跟苏联)有一些默契,又跟丘吉尔秘而不宣?


陈朝

我不知道,我会捡着我知道的回答,我会告诉你这个我不知道。


另一位观众

我知道!


其实今天来的你们可能大部分都是学计算机的,但我是做出版的。我个人特别喜欢那个局长斯图尔特·孟席斯(Stewart Menzies),我为了他,周五已经刷过了。我是一个英国间谍电影爱好者,所以我懂,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解答。终于找到一个同好了。


他们中间有一个人,就是那个人被抓到的间谍,是盖伊·伯吉斯,那是英国著名的剑桥五杰之一。他和图灵一样出身于公学,后来他们都上了剑桥大学。大学出来后,就像主持人说的,当时基本上是有两条路,一条是做军官,一条就是当公务员。但是战争结束之后英国的地位下降,他们很多人感觉(希望)破灭,而苏联又实行社会主义,他们就觉得社会主义也许可以拯救所有的人,所以这些人后来就被分化了。其实后来剑桥五杰爆出的丑闻基本上就是我们刚刚看到的孟局长在任期间的,算是他的人生污点之一吧。这是关于你这个的问题的背景。


那时候基本是这样的,大家都是同盟国,其实中国当时也是有谍报项目的,也不能说电影中的那个人只是间谍,他也在有意识地做这件事的,孟局长也知道这件事,但因为当时丘吉尔……卷福的粉丝可能会看过一个剧,卷福在里面演的就是盖伊·伯吉斯。他是剑桥五杰之一,是一个记者,他找过丘吉尔,那场话剧就是他和丘吉尔的对话。我要说的大概的意思就是:当时大家想要分享盟军信息。但是丘吉尔是军人,跟刚才剧中那个老爷爷(Denniston)一样,他们都是军人,军人讲究我只站在一方,而孟局长是一个政客。军人想得比较简单,我要把敌人杀死,而政客想的可能是我今天让这个船沉了,虽然今天我牺牲了 500 个平民,但是我最终赢得更多的战争,所以他应该是权衡各种利弊后做出决定。而且这也是一个很理想化的情况,可能在现实中图灵的级别也够不上直接跟这些人对话的。我再给你安利一部小说,是勒卡雷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这也是了解英国间谍必须要看的书,电影主演是科林·费斯和加里·奥德曼,还有刚刚的孟局长。你会发现中国的演员一辈子都会演一个皇帝,英国的的演员一辈子一定会演一个间谍,无论他是属于军情六处、军情五处还是像前段时间的“王牌特工”的民间企业组织,总之,他们一定会演一个间谍。我不知道我的回答你还满意吗,有没有被我绕晕了,嘉宾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反正就是说,孟席斯是一个政客,他在有意无意地透漏信息,但是至于最后怎么样就再看,因为战争时期是特殊时期,他们是允许这个样子的。关于后来,如果你看了勒卡雷的小说,你就会知道后来他们针对的就不是苏联了,而是美国了。


陈朝

我补充一下吧,当时剑桥大学有一定的左翼的成员的存在,战前就有很多教授对于共产主义有一定的向往,其中有一些人很信仰。苏联的一部分原子弹的情报是英国的一个教授泄露过去的,当时是一个重大的间谍案。电影里其实有反映了,那个警察想去抓他(图灵)的第一个反应是:他可能是个苏联间谍。当时警察也提到了,不久之前英国也查到过间谍案。你的问题可能是编剧怎么处理这个故事的问题。我们知道在当时的英国社会,实际上有一些人对于苏联的态度是很暧昧的,同时也有一些人对苏联的态度非常坚决的,比如乔治·奥威尔,他会去写书去抨击苏联的制度,甚至自己去揭发了他认为的苏联间谍。英国和美国的关系也非常微妙,1948 年的时候美国干脆把原子弹的所有信息向英国封闭了,英国自己也组织了一部分学者去自己研发原子弹。整个国际关系的微妙程度实际上从二战前就已经存在了,一直延续下来。但是你(关于电影的)这个问题我自己是不知道的。


主持人

我也先补充一下,因为正好你这个问题是通过电影里面的一些线索来问的,我建议如果你真的对这个问题感兴趣,或者你觉得这里面有一些问题,或者你很有求知欲,想去看明白,最好还是看一下书(《图灵传》)。因为电影里面其实把很多的东西戏剧化了,有些在真实世界里是不存在的,比如说丘吉尔给图灵去背书这件事,包括丹尼斯顿还有休·亚历山大,其实他们本人和图灵的关系都是不错的,并没有像在电影里面描述的他们之间有一些什么样的恩怨,其实他们就是非常正常的一起协作的同事关系。我觉得对于真正的历史大家如果有兴趣了解的话,还是应该去多看一些书。


观众

蓝脑计划是什么,能够大概介绍一下吗?据我所知,现在新创的这种模仿人脑思考的或者说新结构的计算机,和我们现在电影里看到的图灵机是不太一样的,能不能够稍微介绍一下这种新型的电脑?


陈朝

其实这个事情是,电影里并没有出现真正的计算机。说电影里出现的 Universal machine(通用机),其实非常非常不对。如果大家想要了解图灵当时的工作的话,那是另外一本书,解密这一块有一本书,叫做《密码的故事》,它非常详细地讲了“英格玛密码”的原理是什么,它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的转子,如果你是一个德军的发报员每天要怎么设置这个机器,把这个转子怎么放进去,怎么插那个线。电影里面出现的那个解密的机器根本就不是一个 Universal machine,根本就不是一个计算机,它就是一个继电器组装起来的机器,用于快速的找到那个转子的排列顺序,它不能处理这个事情以外的任何事情。


从 1946 年开始,就是从 ENIAC一路下来的计算机——我们称为冯·诺伊曼架构的这种计算机,实际上大家现在拿的笔记本、台式机、甚至我们的手机都是这种架构的计算机。蓝脑计划的计算机,其实没有超越这个架构。


但是,你提到的新的一些计算机的结构,据我所知有用蛋白质作为计算单元的,也有现在很热的一个话题叫做“量子计算机”。但是它们具体是怎么执行计算这个步骤的,我不知道。它们的架构是超越现在的计算机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非要讲差异比的话,我们知道从冯·诺伊曼那会儿他就意识到计算机要用二进制,但是当时更早之前真的制造过非二进制计算机,还制造过模拟的计算机,就是它的电压不是两个电位的,然后在更早之前,用齿轮的那种机械计算机也是一直存在的,它们的架构其实也不一样。但是随着冯·诺伊曼这种计算机发展起来之后,大家发现它的各种优点之后,那些结构基本就消失掉了,直到近年有一些其他结构的尝试。但是,我不知道。


观众

图灵机的博士论文,和后面的冯·诺伊曼(参与制造的机器),它到底是一个理论和实践出来的模型的关系,还是冯·诺伊曼发现的那个模型其实跟图灵写的这个论文没什么关系,只是前一种说明的是描述计算、机器可计算,后一种说明的是现代计算机的模型,但是它们没有直接的关系,还是它们之间有什么其他的关系?


陈朝:

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的,我们发现在 上世纪 30 年代图灵做完他的博士论文的时候,实际上当时除了图灵这篇论文以外,邱奇自己是做了 λ 演算的,还有其他很多的论文都在讨论同一个问题。但是当时并没有条件制造电子计算机,甚至在冯·诺伊曼参与制造 ENIAC 的时候,其实图灵这篇论文也不是被认为最重要的一个思想的来源。但是在制造 EDVAC 的时候,有记载的冯·诺伊曼要求他的团队成员都要读图灵的这篇论文,并且他指出说,其实之前很多的思想来自于巴贝奇的思想,然后他说在巴贝奇以外的很多思想我们认为都来自图灵。所以,可以认为是现代计算机的很多的“思想”来自于图灵。我不知道这能不能回答你。



观众

在电影里,布莱克利花园中其实有一些女性的解码员,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女性和早期计算机包括整个解码工程的关系。还有,这里面的女主角是不是真有这个人,还是有原型,真有这个人,但是他们(图灵与女主角)的关系不是电影里这样的。


陈朝

先说女主角吧,确有其人,而且图灵确实和她订婚了。订婚后不久,图灵就觉得这事儿不太对,他向她承认了,说我是一个同性恋。但是这个事儿和我们现在想象得不太一样。在 上世纪 40 年代的英国,夫妻之间没有“性”可能不是个问题,但如果一个女孩儿 25 岁还没有嫁人,那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她会面临巨大的社会压力,而如果她和他的丈夫没有什么真正的性生活,这个反而是退居其次的。所以甚至在图灵向女生承认了之后,她都向图灵表示没关系,图灵向她反复劝说了一下才解除的婚约。


但是和电影不太一样的是,战后他们没有太多联系,人是确有其人的。


然后另一个问题是说女性在计算机领域的地位和解码这件事的地位。首先,大家可能忽略了,在二战中,解码的这个工作其实是有非常多的妇女参与的。不仅是解码,甚至是“曼哈顿计划”,也招募了大量的女性做计算,她们像秘书一样每天在那儿打计算尺啊这些东西,其中一些有非常好的数学能力的女性,她们拿不到那么高的职位,这非常不平等,她们被当作秘书一样对待,但是她们产出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在早期计算机的历史上,比如说阿波罗计划的主程序员,比如说最早编译器的发明人,然后有几个非常伟大的计算机领域的学者,都是女性。


但是,这件事非常奇特,甚至在 上世纪 60 年代的时候,当我们说 Computer ,指的是那个计算机的操作者的时候,我们往往指的是一个女性,但是随着计算机产业的变化,这个领域里面做的程序员的人逐步变成了男生。而且至今我们看到一些互联网公司在招聘的时候,有时会用一些非常物化女性的方式去招聘——某个公司搞什么“程序员鼓励师”,然后还说来我们公司妹子多这种常见的招聘手段,恶……


在计算机的历史上,早期去真正操作计算机的很多都是女生。




观众

现在或者将来的计算机有没有可能做到像人类一样去识别的某个事物,比如说是猫,它有各种姿态,即使一个事物有各种姿态,计算机它也能够准确的识别出这个事物?


陈朝

现在就能,如果你把你手机里的照片都导入“Google Photo”的那个应用的话(得翻墙哦),它会帮你把所有的猫的照片和所有狗的照片都打上相应的标签。至于在街上看到的东西能否识别的问题,可以,只是识别率的问题。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识别率的算法叫做“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它在识别这种图形的时候效率其实非常的高。单就识别某种东西来讲,现在很可能会有一轮革命:一个新的算法诞生了以后,我们在计算机视觉的识别率上一下又提升了很多。



感谢本片的发行方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和宣传方唐德影视对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








离线offline

科技文化出版品牌

微信:离线时间(theoffline) | 微博:@离线off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