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阅读悦读丨文化】歌曲《阿里山的姑娘》词作者邓禹平

写乎2018-11-08 14:55:39

 【阅读悦读•文化】嫘祖故里——盐亭那些山山水水

文/岳定海
(邓禹平的故居,位于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三元乡

【作者简介】岳定海,四川盐亭县人,北京广播学院毕业,供职于绵阳广播电视台,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绵阳市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正式出版发行个人文学著作14部,执行主编《绵阳散文选》,《绵阳大观》等文学选集。

————————————————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

原题《诗人邓禹平

诗人这个雅称,在我心中一直是神圣的,昨天是,今天是,后来也是。

眼下,虽然被叫做诗人的各色人等如过江之鲫,泛滥成灾,并闹出许多笑话来。但我对于真正的诗人、真实的诗人、真性情的诗人,如中国的屈原、曹操、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李清照,以及国外的普希金、叶赛宁、辛波斯卡、泰戈尔、聂鲁达、惠特曼、金斯堡等诗探索路上的先驱,保持着持久的尊敬。
邓禹平家乡风光

这批文魁站立于诗学金字塔尖上了,恒久闪耀,为世人景仰。

那么,金字塔尖以下的部分、范围、面积、容量呢?对了,这是由更为广阔、寂寥、苍桑、深重的爱诗群体结构而成的——可能有人耗尽心血离塔尖仅一步之遥,还有人在塔中间奋力攀援而受阻,更多的人在塔子基座向天空仰望。尽管如此,我不得不说,最可爱的普通诗人,仍然是这个最大群体的人,是这些如泰戈尔赞美过的“虽然我没有在空中留下影子,但我飞翔过”的最为辽阔的诗人群体部落,是这些梦想着称之为“诗人”的人……
邓禹平家乡风光

海子激情丰沛地歌吟:“天空一无所有,为何让我泪流满面。”我也时常这样问自已。

因为,在我们“苍苍橫翠微”的老绵州,古今最为接近一流“诗人梦”的有欧阳俢、文同、苏易简、李调元。当今呢?邓禹平可为个例。
(邓禹平故居)

邓禹平生于三台县丘陵起伏的三元乡杨家井一带,此地与盐亭县两河乡接壤,实际已临县界了。这个在农家中长大的娃儿(为呢称),用当地方言讲是“满身都是音乐细胞”,邓禹平自小就喜欢古典诗词、中国山水画和古老民歌奇妙的泥土芳香——比如“巴山哟,背二哥,背呀嘛背二哥……”以及“太阳出来罗喂,喜洋洋罗喂……”邓禹平笑讲,听这些土里土气又充满民间智慧的川北民谣,一身都通泰,毛根尖尖都是高兴的。

不过,人生的路很多时由不得自已的选择;总是有命运这只隐形的手,支配着乖蹇的命运。

邓禹平读中学时,日本军队侵入我国领土;在空前的国难面前,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振臂一呼,共同抗日。
邓禹平家乡风光

他参加“三台抗日总动员会”领导的中学生宣传队,跋山涉水到刘营、三元、芦桥、芦溪、富顺、两河等乡上表演抗日节目,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唱着唱着邓禹平痛哭不止,场上群情激奋。不久他在一次群众集会上,指挥千人大合唱《救国军歌》,愤怒的人们热血沸腾,气冲霄汉。那一刻,邓禹平悲愤地呐喊:“梦中的人,醒来吧!”

20岁那年,邓禹平到陪都重庆报考“中央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从众多报考者中脱颖而出,名列榜首,予以录取。他兴奋不已,在山城的坡道上大笑直至流泪,是啊,对一个农家子弟来讲,夫复何求?用今天的白话讲,容易吗?
邓禹平家乡风光

邓禹平长得清秀,且演技出色,这是长处;反过来他个头不高,不起眼,这是短处。跨入电影界,电影主角轮不到他,配角也没份。此时,郁闷的邓禹平只能跑跑龙套、做做场记什么的,电影虽没怎么演,速写、素描到是记了几大本。这个期间,导演张彻看中邓禹平的文化素养,邀他为电影《阿里山风云》创作主题歌,邓禹平欣然答应。其时,国民政府已仓皇辞庙,匆走台湾。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新中国即将诞生。在这奇异的微妙关头,电影《阿里山风云》恰好在台湾花莲拍摄,邓禹平并不知晓命与运的玄机作祟。他在花莲埋头一气写就《高山青》和《椰树情歌》两首传唱久远的插曲。这首《高山青》后来易名为《阿里山的姑娘》,并由导演张彻谱曲。1950年电影问世,《阿里山的姑娘》与电影一道走红,轰动宝岛,场场爆满,常盛不歇。
邓禹平故居

他精心创作的歌曲火了,这是邓禹平未曾料到的;同样未可知的,是前方那条长长短短的人生之道路。

在《阿里山风云》拍摄到一大半时,上海解放。在台湾花莲外景地拍片的演职人员人心浮动,导演张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10张飞回上海的机票。怎么办?这个摄制组有40多个人呀。导演无奈,采取抓阉方式由10个幸运儿先走,邓禹平手气背,他被动留在台湾想法生存。
邓禹平家乡风光

十余年间,邓禹平在海峡那头办过画展,演过话剧,出过诗集,被报刊誉为  “诗才”等。尤其称道的是,知名的林海音女士排除困难,在自已经营的出版社为邓禹平出版了第二本诗集《我存在,因为歌,因为爱》,此书一经出版,爆得大红,获得台湾文艺大奖,其中《我送你一首小诗》还在大陆引起共鸣。然而,荣誉的光环下伴随着忧伤,邓禹平在无数个暗影模糊的夜晚问自已,“我在这头,中间是一湾浅浅海峡,亲人,你在那头啊!”
邓禹平家乡风光

亲人?对,这个亲人除了三元乡亲戚和众多友人外,还包括静兰。这位静兰是邓禹平的中学同窗,当年邓禹平在话剧舞台上的本色表演,在抗日集会上的激情演讲,在文学才能上的全方位发挥,都让这位生在三台涪江岸边一座叫“高山村”的少女心动不已。为了追随邓禹平,静兰挣脱家庭封建式的包办婚姻桎梏,深夜出逃,艰难中寻至重庆要找心上人邓禹平,那料邓禹平已随摄制组到上海后又飞台湾拍影片《阿里山风云》去了,静兰闻讯,颓然坐地,哭泣不止,并发誓今生非邓禹平不嫁。

邓禹平在台湾也思念着广阔的大陆、可爱的四川、亲切的三台和那个魂牵梦萦的静兰。
邓禹平故居

他泪流不断,将思念、将忧伤溶入这首叫作《高山青》的歌曲里。看官请注意,这里的高山,是指三台那处叫“高山”的乡村,因村里生长过静兰;这一看,《高山青》一曲是邓禹平献给静兰的。至于以后《高山青》易名为《阿里山的姑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人讲,音乐无囯界!我信。从邓禹平这首歌曲的身上,我感受到音乐在星空下的妙曼穿越和在大地上久久不灭的神奇魅力。
邓禹平家乡风光

有句话我要着重讲述一下:静兰在三台老城一条巷子里信守諾言,一生不嫁,为海峡那边一个叫邓禹平的人守身至老,油干灯枯。台湾那头,邓禹平也未成婚,五旬后两度中风,形同植物人。在他临终前,热心肠的林海音辗转收到大陆亲友寄给邓禹平的信件和包裹,林海音马上赶到医院,向植物人邓禹平放响由静兰和邓禹平侄女邓曼冬一同演唱的《高山青》,在缠绵、忧郁、哀怨和如泣如诉的旋律中,邓禹平听见了家乡的山风吹来,其中凄惋的一缕,是静兰姑娘的心曲。
邓禹平家乡风光

他嘴咧了一下,表示明白了;头再一歪,揉着浑浊与晶莹的泪水轻轻流下,邓禹平离开了这个让他无比眷恋的世界。

我曽经思考过,为什么老绵州的魔力如此吸引我们?震憾我们?我想,是不是该从文化的树根与文化的天空上去寻找答案:比如,初唐射洪陈子昂的“独怆然而涕下”?比如盛唐江油李白的“长风破浪会有时”?  比如北宋盐亭文同的“胸有成竹”?比如北宋绵州欧阳修的“环滁皆山也”?

音乐的天地里,叩击我们心弦的,总是那些由简洁字母调制出一支支或沉醉或亢奋或啘啭或悠扬的音符和由此催生而出的人间圣境:在神曲的伴奏下,仙女起舞,雾纱环绕,生灵蹈之,天河潺湲,这其中,自然融合了简单而深情的《高山青》。
邓禹平故居

《作家洪与》微信号:hongyupt

投稿邮箱:499020910@qq.com

《琴泉》微信号stzx123456789

投稿邮箱:125926681@qq.com

顾问:朱鹰、邹开岐

编辑:洪与、姚小红

延伸阅读

更多精彩,请点击“原文阅读”可阅读新华文轩推出的数字版监狱三部曲之《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