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周立波现任夫人背景曝光,这女人太厉害!

热文视窗2019-02-17 13:58:42

请点击上面免费订阅本账号!




热文视窗
点击《关注》精彩不断


关注



周立波在美国出事,实际上背后另有原因,他是全家已迀往美国。因在国内将涉及到一件麻烦的案件,国际红色通辑首犯杨秀珠被遣送回国了,而周立波老婆胡洁的前夫就是杨秀珠的私人司机。杨秀珠潜逃前没来得及处理其在国内的部分资产,就委托其司机代为处理,这位司机将其资产全部过户到自己妻子胡洁名下,后因杨秀珠案件的追查在国内待不下去了,就与老婆胡洁离婚了,只身逃往国外。


胡洁卖了自己名下的全部资产(包括房户),前往上海购房居住,并在上海注册了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富商,后结识了周立波,两人结婚。这次杨秀珠被遣送归国,周立波夫妇早为此做了准备,在美国购买了房产,将两女儿按排在美国读书。这是周立波出现在美国背后的内幕。


在温州本地的小老板圈里,大家对胡洁的来路和名声是极为鄙夷和不屑的。




胡洁,原籍温州瓯海区梧田街道慈湖北村人,祖辈务农,家境贫寒,六岁时遭养父性侵犯(养父入狱),心理遭受严重创伤落下阴影,从小心思慎密,虽不善言辞,但早晓世事。


16岁时和同村大队会计(有妇之夫)私通,怀孕后,在县卫生院堕胎前,向会计索要人民币2500元营养费。陈姓会计怕东窗事发,举债奉上。胡洁由此体悟到女人要赚钱,身体是捷径的歪道。


19岁时,胡洁已和刘姓村支书,县委副书记等5个中年男人同时保持肉体关系,收入颇丰,积累了人生的第一个10万,立志要搬去温州市做生意,发大财。


胡洁通过原来的相好李某的帮助在温州市鹿城区申领了个体户执照,摆地摊,销售从另一姘头钱某提供的鞋带,纽扣,皮筋,手套,针织袜子等剩余物资,后又走街串巷销售不锈钢刀叉,暖水瓶,保温杯等产品。靠着几个情夫的帮助,逐渐站稳了脚跟,但是觉得风餐露宿,四季不歇地做生意太辛苦,便想,还是嫁个男人做靠山比较容易。


在经营地摊生意的同时,胡洁每天暗中留意“有钱”的男人,不久便搭上一个离异的温州个体户,此人五十出头,秃顶,油嘴滑舌,许诺给胡洁10万元开个饭店,两人闪婚。婚后不久,胡洁发现此人是个性虐狂,但工于心计的胡洁,咬牙忍了下来,暗中谋算如何将老公的钱变为自己的。在生下一个女儿后,小老板发现胡洁在外又和一个Z姓餐具刀叉杂货铺台州老板有通奸行为,开始每天对胡洁拳脚相加,胡洁遂和Z姓姘夫密谋解困,设下陷阱,套取证据,然后由胡洁匿名向当地工商税务部门举报丈夫偷税漏税。税务部门介入后,胡洁落井下石,将丈夫的违法经商行为和盘托出,紧接着提出离婚,以女儿赡养费的名义霸占丈夫全部财产12万人民币,赚到了所谓“富婆人生”的第一桶金。点击查看这才是大陆迟迟不武统台弯的惊人真相!囯人看后恍然大悟

在老公锒铛入狱的同时,胡洁迅速和Z姓男子结婚,不久,Z姓丈夫通过关系,采取温州民间集资的方式,盘下了濒临倒闭的农村集体所有的刀叉铺,胡洁升格成了老板娘。胡洁志得意满,看着眼前的十几号农民工变成了自己家的长工,每天在烟火翻模铸砂工场中忙碌,发财了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久,繁复劳作的日子使她感到,如此财富积累的方式太累,太慢,太辛苦,胡洁又动起了邪念。在掌管家里不锈钢刀叉作坊进出货的过程中,胡洁瞄上了经常和她眉来眼去,经常帮她免费载货的单身司机W某,此人是复员军人,为当时温州市规划局局长杨秀珠(大贪污犯,现潜逃)开车。胡洁听W某经常吹嘘,“老板还要往上走等等”的内幕消息,便动起了脑筋,觉得如果靠上此人,对做生意必有帮助,又使出浑身解数讨得w某的欢心。w答应胡洁帮她搞到贷款更新工厂设备,扩大生产规模,套的胡洁的欢心,不久胡洁便再次怀孕,逼迫W某“奉子成婚”。


胡洁在生产后,便闹着要w某兑现搞贷款扩大不锈钢店铺的承诺,可怜一个司机哪来这么大的能量,在胡洁的百般缠扰下, w某终日愁眉不展,不知如何兑现。但是殊不知,胡洁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心思缜密的她早就瞄上了w的主人,温州市规划局局长杨秀珠,她的新婚丈夫无非是她巴结权贵,发大财的又一块跳板而已


W某的主人是个女人,胡洁赖以卖弄和使用的身体没有了用武之地,但胡洁心中早就筹划妥帖,她认为女人做了这么大的官,必定喜欢钱!于是,胡洁便开始指导w某如何博取主人的欢心,如何利用司机工作之便近身服侍,察颜观色,揣摩主人心思和投其所好,将杨秀珠的家庭情况个人喜好,生活习惯摸得一清二楚。杨自然是心知肚明,也恰好需要这样的跑腿之人在捞钱的过程中策应和配合。遂W就逐渐成了杨的心腹,在杨的大肆贪污过程中,W在胡洁的怂恿和教唆下,成了上下勾兑,鞍前马后的人。


心计过人的胡洁叮嘱W每次都要记下杨让w办事的前后过程,尤其要W留意每个项目的来龙去脉和项目金额及过手钱数,胡洁自己悄悄的记下了一本流水账,留作后用。与此同时胡洁每天在暗中留意琢磨温州市面上发了财的老板们的掘金渠道和手段,可谓是费尽心思


不久,胡洁觉得火候已到,便向W提出了让杨帮忙给批块地,同时让杨帮忙解决银行贷款,这样便可空手套白狼!W先是踯躅犹豫,觉得自己毕竟只是个司机,没胆跟老板开口,胡洁告诉W,只管开口,她早已成竹在胸,不怕杨不帮忙,因她手上已经捏着大量的杨秀珠的贪污证据和线索。


果不其然,这样的小事,对杨来说是随手予之,况且心腹司机的需求也是一块给狗的骨头,和套在他们头上的绳索。杨痛快的答应,给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滨海园区的D主任打了招呼,美其名曰:“照顾关怀一下民营企业的发展……”同时暗示W让胡洁自己去搞定D主任。


胡洁自然是心领神会,几天以后,在温州瓯海区兴海路31号瓯海宾馆D主任的长包房内,她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了主任的床上…….就此,位于滨海园区二道11路和12路之间69亩园区用地有了新主人。


拿了用地批文,胡洁再接再厉,在D主任做东的饭局上,结识了时任温州鹿城区区委书记的杨湘洪,饭桌上眉来眼去后,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胡洁又迅速在杨湘洪的床上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很快在杨湘洪的介绍下,鹿城区和瓯海区的XX银行和XX银行支行的信贷部负责人Q某和M某来到了胡洁的不锈钢作坊,在大致了解了胡洁的资产构成和经营情况后发现,胡洁的不锈钢工场除了靠每年零星的二手甚至是三手转包的代工订单赚取些许低廉的代工费外,实无任何可资抵押的资产,况且在温州乃至浙江省内这样规模的代工作坊更是多如牛毛,几台廉价二手设备找上几个农民工随时可以开工,也随时都会倒闭。同时在和胡洁的沟通过程中发现这个所谓的女老板文化素质极低,给这样的人和企业贷款无疑是天方夜谭!


但在杨湘洪和D主任的多次催促和层层压力下,只得硬着头皮帮胡洁编造了贷款资料,重新帮胡洁虚假出资注册了全新的公司,在胡洁的滨海园区的69亩园区用地土地使用证尚未落实的情况下便通过了资质复核并作了土地抵押证明。至此,胡洁从一个温州街头的摆摊女摇身一变成了有“企业”的温州女企业家!


在几个男人间几经比较后,胡洁对杨湘洪实行了死缠烂打的招数,因为胡洁心里清楚只有杨湘洪是可以和自己直接对话并且不在乎她的背景,在温州要想混得开,要么有钱,要么是官。


不久,胡洁发现自己再次怀孕了,同样,这次她还是无法确定孩子的生父是哪一个!因为在她从街边个体户变成企业家的过程中,她和8-9名男性同时保持着性关系。根据苟且的频率她自己推测是杨湘洪和D主任的可能性较大,但是到底是谁的,她也实在没有确实的把握。于是便心生一计。


孩子出生后,胡洁分别告诉了D主任和杨湘洪这个孩子是他们的。但是她也同时告诉他们,只要给孩子和她足够的生活费,她不会以此来给他们现有的生活添任何的麻烦,杨和D都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这一招也让胡洁真正赚到了她人生的第二桶金,二个男人从此在每年底都会通过各种渠道给胡洁的账号里汇去数额不等的钱,二人在上海杭州等地买的房产也都写上了孩子和胡洁的名字,就这样。在短短的二年时间里,靠着这些来路不正的不义之财,胡洁俨然成了“富翁”。事实上,胡洁的所谓工厂就是一个空壳,也根本赚不了钱,所有的钱和房产都是从不同的男人那里诈来的。


然而,好景不长,杨秀珠贪污东窗事发,杨携全家潜逃欧洲,杨在临逃之前,托付W照看和处置自己在上海,杭州等各地购置的房产等事项,在此风声鹤唳、众人惶惶之时,胡洁却敏感的意识,自己可以趁人之危,黑吃黑地狠捞一把的机会来了!


于是她唆使W以遮人耳目的借口说服杨家将房产过户到自己的名下,同时也让W将其所有储蓄和房产转到女儿名下,美其名曰以防万一,同时胡洁口口声声对W承诺万一将来他有牵扯到杨案中,她会不离不弃的将孩子养大,照顾好W的家人,等他出来共享富贵等等。


由于杨案在温州牵涉面很广,作为杨的心腹W自忖难逃干系,虽然实不相信胡洁,面对胡洁的这番软硬兼施的贴心攻势时只能照办。



随着调查的深入,W匆匆坐上了前往欧洲的班机,出国避避风头。胡洁大功告成,揣着强取豪夺来的几任前夫一点可怜的血汗钱与民脂民膏刚做起了富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