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今日宾川】著书、写诗还作曲,这个古稀老人很“文艺”!

今日宾川2019-06-11 12:11:57


“宁独遗于世,亦当皓首穷经,但有所得,无悔无怨。”杨负业老人在工作之余和退休后致力于平川历史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近三十年的时间他收集整理了大量翔实的史料,还出了书,以丰硕的文字填补了平川文化史上的诸多空白,为平川文化历史树碑立传。

“山美何须大,水浊枉自深。”这本是老人的一句感言,却淋漓尽致地诠释了他“愿存信史昭世人”的心思。

第一次见到杨负业老人是几天前在平川镇文化站,他作为平川镇文化站选送参加三月街民间山歌小调歌唱节目的指导老师接受采访。每逢有县内外的媒体要了解平川地区的有关历史文化,他往往是首要推荐人选之一。因为在平川,没有多少人比杨负业更系统、全面的熟悉这座小镇的发展和变迁。

闲聊中,杨负业老人说到:“平川镇历史悠久、文化蕴积深厚、名胜古迹遍布、文化遗产数不胜数。培育出了杨如轩、杨希闵、杨复光等诸多名人,他们或土生土长,或长期寓居,给古老而开放的平川增添了浓郁的人文气息,可以说不管是进行文学创作,还是打造文化生态圈,平川都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惜现在很多年轻人对此了解甚少。”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在思考如何把平川历史文化记录下来,如何为子孙后代留下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

杨负业是平川镇盘谷村委会安禾村人,自1989年从平川乡政府调到平川乡文广中心开始,他在文广中心从事文化工作近30年。多年间,虽著述颇丰,但谦虚的杨负业始终自认为是一个业余文史爱好者,并用“好读书不求甚解,喜文史浅尝辄止”来评价自己。

68寿辰之际,这位老人用“殚精毕力奉献平川,著书修史励今缅前”概括30年的文化从业生涯,并将研究保护平川历史文化作为自己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平川镇文广中心从事文化工作近30年的时间里,他发挥自己的文化专长,利用业余时间收集整理了大量详实的平川历史文化史料,先后写了《平川古镇》、《赤石沧桑》等书籍。其中,从2002年到2015年,历时13年,通过博览文献、收集整理史料、实地考察创作完成的长篇历史文学《赤石沧桑》,详细记载和描写了从蜀汉建兴三年(225年)到2015年的平川历史文化进程。 目前,作品已经书写了60余万字,被誉为平川的“活字典”。

杨负业说:“实际上,上班期间我从事的都是实际工作,写作只是一种爱好,可以在业余的时间多做一些事情,一直把写文章当成一种责任,所以每写一篇文章都力求稳妥。

1970年,当时年仅20 岁、只有小学文凭的杨负业先后当过木工、石匠、泥水匠、铁匠和汽车司机。第二年,平川区政府公开招聘专职驾驶员,由于自己有汽车驾驶证且之前帮平川卫生院开过车,于是他就去报了名。经过层层选拔,他从众多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严格考核合格后成为平川区政府的专职驾驶员。

做木匠、泥水匠时,由于劳动繁重且收入不稳定,经常饱受经济困难的煎熬。幸运时,揽到活计一天能挣3元钱,基本每天都是馒头,只有过节过年才能尝到一次肉。到政府开车后,一个月的工资是86元,工作环境有了很大改善,生活也有了保障。在那个并不以享受为荣的时代,让他从心底感到了满足。

工作要服从组织安排,每一项工作都是一种事业和责任,干什么事都要干好,经过努力总是能干好。1972年春天,有一次杨负业偶然和区长下乡,回来后,区长安排他写一篇新闻稿。因为头一次提笔写稿子,什么也不懂,刚开始根本无法下手。但凭着心中那股不认输的劲,他硬是咬紧牙关,查阅相关书籍,写出了人生中第一篇新闻稿。也正是这件事,点燃了他满腔写作的热情,从此与写作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1989年,由于身体原因,杨负业调入平川乡文广中心,在艺术馆做艺术专干工作,主要负责文案编写、演出节目的编排、节目照片和视频的拍摄。要干好艺术专干的工作,就必须不断提高文化功底、写作能力,还要学好拍照、摄像和电脑技术,而这成了横在杨负业面前的“拦路虎”。怎么啃下这个“硬骨头”呢?那只有现学呗!为了拍好照片和视频,他专门跑到昆明半个月去学习相机、摄像机和电脑。回来后,除了上班、吃饭、睡觉,每天其余的时间全都放在了研究相机、摄影机和电脑上面。得益于平时认真的钻研和积累,几个月后,他拍摄的照片、视频得到了领导、同事和外界的称赞。

来到新的工作岗位,杨负业接触了大量平川民间文化艺术相关的资料,使他对平川历史文化和写作有了更深刻、透彻的理解,为之后的写书著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当时关于平川历史文化史的文献资料太少了,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平川的历史文化。打定主意后,杨负业利用业余时间查阅典籍、收集资料,开始对平川的历史文化进行整理和记录,踏上了填补空白的道路。

虽然工作繁忙、事务庞杂,但他不放过与平川历史文化相关的任何讯息,每听到别人讲述或从报刊杂志上看到任何与平川相关的事情他都视为至宝,也都会及时记录下来装订成册。几十年过去,他的书架上已堆放了厚厚的几大本资料。或许这些厚重的资料不止堆放在书架上,更被存放在脑海中,鞭策着他笔耕不辍。听他说为了让自己的文字更有说服力,自己放弃了休息时间,不仅翻阅了大量的图文资料,还走村窜巷进行实地考察,多方询问老者求证来逐一核对背景资料,还针对一些生僻的旧典籍进行专门研究,力求精确。

经过近30年的不断努力,他先后写成《心语随笔》、《杨氏宗谱》、《平川古镇》、《赤石沧桑》等著作。真可谓:“千年文献苦搜寻,三十辛苦多勘磨。七十古稀终无憾,功过且留后人说!”

此外,30年来,杨负业一直致力于平川历史文化的研究与创作,先后创作了一千多首诗词、几千副对联、作词作曲百余首,还为平川的中小学编写充满正能量的校歌。

“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2015年,杨负业从平川镇文广中心退休,退休后本应是儿孙绕膝、颐养天年,但而今68岁的他却依然“退而不休”。三年前退居二线后,他开始把精力用在当地民族民俗文化的研究和保护工作上。

杨负业说:“作为土生土长的平川人,我亲历了平川的发展。近年来,平川的变化让人既喜又忧:喜的是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改善;忧的是历史古迹、文化风气破坏严重。担忧如果没有人来保护,再这样下去,平川深厚的文化底蕴将会慢慢流失。我在文广中心工作这么多年,我觉得我有责任做些事来改变这种状况。”

杨负业的想法和他在平川文化站的朋友杨剑年等人不谋而合,几个人经过认真查阅资料,多方拜访专家和老者,收集整理流传于平川地区的洞经音乐、赶马调、花灯曲等原生态音乐,还创作了很多花灯剧、花灯歌舞和相声小品。另外,几经易稿后,最终编写好了平川所有非遗传承人的资料,并且还拍摄了相应的视频、照片。

据杨负业介绍,做这些更多的是想唤起大家尊重平川历史文化、保护平川文物的意识。不管是文学创作还是平川民族民俗文化的整理和收集,为的只是让当下的年轻人更加了解平川的传统文化和历史,通过了解来保护现存的这些文化遗产。这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在许多人看来,杨负业不仅是一名做实际工作的文化工作者,更是一名让人敬佩的学者。他以勤奋、严谨、客观的态度做了大量实质性的文化研究和保护工作,但他始终以余文史爱好者自居,却不遗余力的进行平川文化历史的研究和写作。业余文史爱好者不过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二“学位”,而我们宾川需要更多这样的业余文史爱好者,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传播满满的正能量。

七郎/图文   茶开昀  李永松  杨剑年/图

张进/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