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那个被流掉的孩子,回来了.”

小富女2018-11-08 13:39:18

小富女

外在云淡风轻,内心富丽堂皇!

关注


文:李小木

出处:李小木的小江湖



周末,分享一篇灵异故事。

特别适合夏日的夜晚,倒杯冷饮、啃着鸡爪,凉风习习的刷着看!灵异故事往往能帮我们打开看这世界的第三只眼,很多当时觉得不尽合理的事情,拉到更高的维度,其实无非都是天道因果轮回!     

——小富女



手术室外,一个面目黎黑的小伙子蜷缩在墙角。门口的红灯亮着。除了哭,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还能做些什么。


一个老妇拄着拐棍颤颤巍巍走上前来,关切地问,“孩子,怎么了?”


“天气变冷,我的父母怕我着凉,中午来学校给我送衣服,路上发生了车祸,两人受伤严重,正在里面急救……”


“我刚才看到他们的灵魂已经出了窍,情况恐怕不好,你节哀顺变吧。”老妇掂了掂手里的拐棍,转身要走。


小伙子蓦地站起来,拉住老妇,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充满疑惑和恐惧,“你说什么,你能看到他们?”


老妇点点头,苍老的褶皱里无忧亦无喜。

 

1


小伙子叫裴一楠,今年18岁,是个阳光健朗的高中生。


他的父母非常宠爱他,从小到大基本所有的要求都能得到满足。但他并没有被宠坏,平时知书识礼,一家子其乐融融,是很多人眼中的模范家庭。


这场意外,生生撕裂了这份幸福。


老妇自称是玄家坳的老巫婆,精通巫蛊之术,横跨阴阳两界。今日出山,其实专为裴一楠而来,“我不仅可以看到他们,还有办法让他们重新活过来。”


此时,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灭了。一个医生出来对他遗憾地摇摇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随后,几个护士推着两具盖着通长白布的尸体走出来,朝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裴一楠来不及追,朝老妇扑通跪下,“你刚才说可以救他们?求求你,救救他们!”


“救他们可以,只是需要代价来换。”


“好,什么代价我都答应!”


老妇领着裴一楠回到玄家坳,那里有一处不易察觉的洞穴。


洞口渗着一股阴冷潮湿的风,石壁上凝结着水珠却不往下掉,诡异的磁场吸引来的全是下作的爬行动物。他踉踉跄跄地跟在老妇身后,害怕吗?当然害怕。但跟害怕比起来,他更希望父母安然活在这世上。


到了洞穴中央,有一台直径五米的圆形石桌。石桌上置满了各种各样的蛊,发出微微的光亮,走近后还能听到窸窣的声响。


“这里有害人的蛊,也有救人的蛊,每个蛊所付出的代价不同。如果想救你的父母,需要以命换命,你愿意吗?”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裴一楠连连点头,“我愿意!”


“你今年十八岁,你的阳寿在七十八岁,还余六十年。因违背天理循环,破坏轮回秩序,十年只能折换一年。算起来你可以给父母续接六年的人间时光。”老巫婆又尖又细的声音在山洞里回荡,像一首毛骨悚然的歌。


裴一楠陷入了思索。


他不是不情愿,而是因为深爱着父母,太想在父母身边再待几年,多尽一点孝道。如果自己马上死掉,父母活过来该有多么难过啊。


“可不可以先换五年?我想多陪陪他们。”


“可以。不过巫蛊只接受心甘情愿的交付,如果你想好了就捧起这只蛊,静心凝神,将阳气输送给它。”老妇从中间拿起一只,递到裴一楠的手上。


裴一楠听到里面的响声越来越大,“这里面是什么?”


“蛊虫,专食活人阳气,它一定是嗅到了你的气息,欢喜的很。如果你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毕竟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这条命,本来就是父母赐予的,还给他们又何妨?何况自己能活够二十八岁,也算领略了世间繁华,如此也无憾了。


裴一楠闭目静坐,手持巫蛊,老巫婆念念有词,发起咒语。他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被抽了出去,似有冷风从头顶冒出,巫蛊之光越来越亮。


裴一楠感到十分虚弱,一时承受不住,倒在地上。


稍息片刻,老巫婆递给他一杯水。饮下后,他觉得元气又恢复了,与来时并无二样。


“你走吧,谨记遵守秘密,否则一切将烟消云散。”

2


须臾之间,裴一楠就返回了家中。


一进屋,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有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楠楠喜欢吃嫩一点的,千万别蒸老了啊。”


这是爸爸的声音!


“我知道,看着表呐,还差两分钟。”妈妈一边炒菜,一边嗔怪。“一会儿儿子回来,你别光顾着问学习情况,也得多关注关注他的思想状况,反正我不求儿子大富大贵,平安健康就好。”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夫妻两人笑着闹着,丝毫不像四十多岁的人。


这对话似曾相识。


裴一楠抬头一看日历,竟是父母出事的前一天!对,前一天周末,他回家休息,那时天气还好,谁料到第二天就气温骤降


还好,现在一切都来得及更改。


看到父母有说有笑的样子真好。裴一楠感觉自己眼睛湿湿的,难以名状的幸福感流淌到全身,“爸妈,我回来了。”


妈妈拿着铲子迎出来,爸爸也探出个头,两人笑容满面,“快把书包放下,准备开饭啦,你妈给你蒸了一条多宝鱼,肉多刺少,补脑效果最好了。”


一切都与原来一样。


饭桌上,爸妈轮流给他夹菜,爸爸小心翼翼地问他学习情况,妈妈反复叮嘱他压力不要太大。阳台上正好挂着洗好的衣物,在微风下轻轻摇曳,像调皮的孩子在荡秋千。


裴一楠突然想到了第二天即将发生的惨剧,赶紧告诉爸妈,“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会降温,一会儿我准备点厚衣服,你们就别跑了。”


“这孩子什么时候会看天气预报了,真是长大了。”妈妈的眼睛弯成了月亮,透着慈爱的光芒。


返校前,裴一楠再次叮嘱妈妈,如果下雨就不要乱跑了,他带足了衣物。


第二天,果然天降瓢泼大雨,气温低了十几度。妈妈在家里踟躇不安,“楠楠到底带够衣服了没,我看他平时穿的那件毛衣还在。”


“要不咱们给他送去?我正好要开车去学校附近办事。”


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吧,他说带够了,去了反倒影响他。你也别跑了,等雨小一点再去。”


灾难成功避免。


过了十二点,裴一楠知道,巫蛊已经发生了效用。他还有十年可活,父母则只剩五年寿命。

3


如何高质量地陪伴父母走完这五年,成了裴一楠最在意的事情。


要不要读大学,要不要恋爱结婚,要不要天天守在父母身边?反正原来的规划都得重新考量。


如果读大学,就要到断断续续跟父母分开四年,四年几乎浪费掉了他们在世的绝大部分时间,绝对不行;如果恋爱结婚,又有了孩子,自己则在十年后死去,会导致他们成为孤儿寡母,最好也别祸害人家,没有后代就罢了吧;如果天天守在父母身边,他们肯定会替自己的前途担心,本来学习成绩优异,将来找个好工作不成问题,这样算不算不孝?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坦白告诉父母,自己不喜欢读书,要出来打工,尽早融入社会。


父母一听,顿时炸了,这么多年的教育不是白受了吗?爸爸第一次出手打了他,妈妈一边拦着一边哭着劝他,他却表现得像个疯子一样执着,死也不肯妥协。


这是他第一次忤逆父母。


爸爸让他滚。


他当然不知道,老婆流眼泪的同时,儿子的心里在滴血。这个曾经孝顺懂事的孩子怎么突然之间离经叛道,将这个和和美美的家搞得天翻地覆。


裴一楠不能解释。


为了父母,这点委屈受得起。


他选择在家门口的包子店打工,来来往往的邻居看到后议论纷纷。不过,这不重要,每天他都能提着包子进门,回家见到父母,给父母做饭、洗脚、讲笑话,他们也从最初的不理解慢慢接受了现实。毕竟这是儿子自己的选择。


包子店老板的女儿名唤阿绫,喜欢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小伙子,三番五次地示好,他都拒绝了。


裴一楠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他不是没有对阿绫动心,只是想到稀薄血腥的未来,他没有资格接受这份爱情。


日子过得简单而平静。


有一天,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爸爸意外晕倒,不省人事。他立刻飞奔回去,背起父亲下楼,只用了三分钟,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去了医院。


路上,他猛地察觉到什么,一看手机,原来是五年之限已到。



4


手术室外,阿绫陪着佝偻颤抖的母亲,她正耸着肩膀哭泣,几乎崩溃。


这一幕,与五年前的情境何其相似。想到母亲不久之后也可能遭受各种意外的袭击,裴一楠心痛难耐,他决定再次求助老巫婆。


只是这一次,该拿什么来换呢?


他把母亲拜托给阿绫,然后只身前往玄家坳。老巫婆还是五年前的模样,甚至显得更年轻了一些,她脸上的褶皱里透着一丝惊喜,声音依旧尖细,“我知道,你还会回来。”


“我的父亲得了突发性心脏病,母亲不堪忍受这份别离,我该怎么办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


“可是你也只有五年可活了。”


“我愿意为他们奉献我的所有,只求达成所愿。”裴一楠一腔诚意,叩头拜求。


老巫婆嘴角微微一笑。


眼前这个男子是世间少有的至阳之身,他的至阳之血是对抗阴秽的绝妙好物。况且这么孝顺纯洁的阳气,千年难遇。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洞穴中生活了多少个春夏秋冬,这一身皮囊越来越糟,是该出去吸收点日月精华来壮大自己了。若不是从婴孩时期就被困在这里,长期接受负能量的侵蚀,她也应该拥有一个花团锦簇的人生。


为了让自己半人半鬼地活着,只能去殡仪馆、医院、火葬场等至阴之地采集一些将死之人的微弱阳气。只可惜有些魂魄怨念太重,吸到体内不易控制,容易反噬,导致细胞快速衰老,容貌才这么吓人。


以前的自己多么漂亮啊,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亮。


“办法倒不是没有。但你要将自己二十三年的生命运数悉数交给我,权当这世间没有你存在过。你现在所有的亲情、爱情、生的感受、死的恐惧都会成为虚无,你的灵魂会化为一粒尘埃,再也无法转入轮回。你同意吗?”


“父母之恩比天大。如果真的能让父母好过一点,我无怨无悔。”


“如果你同意,我会将你的灵魂置于二十四年前,你要想办法阻止自己出生。没有你,他们自会与其他缘分相遇,命数不同,际遇不同,磁场不同,人生也将不同,所造的寿命和劫数也将不同。”


裴一楠感觉自己的气息被蛊虫一丝丝吸走,吸得干干净净,直到无法喘息。


最后一眼,是老巫婆吞下蛊虫,皱纹剥落的样子,竟是如此好看。那眉眼仿佛与年轻时的母亲有点相似。


5



裴一楠出来,外界已经回到了过去。


他的灵魂飘飘荡荡,找到了正在恋爱的父母。


母亲年轻的时候真好看,父亲也伟岸挺拔,他们自由恋爱,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后,两人和睦恩爱,举案齐眉,在长辈的催促下,他们努力造人,常常做爱。但母亲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担心自己怀不上。


他掐算不准日期,也不忍心破坏父母这份欢愉,只好回避,等母亲怀孕之后再去破坏。


一日,母亲高兴地从卫生间跑出来,举着一张两道杠的试纸,冲着父亲喊,“有了,终于有了!”


在另一维度的空间里,裴一楠看着即将着胎的自己,只可惜不能降临人世间了。


三月之前是流产的最佳时机。


为了重新替父母缔结缘分,他狠了狠心,凝着心力使劲冲撞着母亲的肚子。在一次下楼时,母亲从五个台阶处滚了下来,起身时,下身流出殷殷血迹。


这个孩子流产了。


父母伤心不已,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据中医讲还是个男胎。裴一楠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他成功把自己搞消失了。


不过,父母的命数将会重建。


他太想知道父母以后的生活了,见老巫婆没有催促,便在家中逗留了一些时日。


在父亲的悉心照料下,母亲逐渐恢复,脸上也红润了起来。毕竟这个孩子夭折腹中,还没有培养出多少感情。


半年后,父母又计划怀孕了。


他等着,期待看一眼将来陪伴父母一生的这个幸运孩子。


突然,老巫婆化身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面前,要收走他的灵魂。他苦苦哀求,想再多知道一点父母未来的境遇。


老巫婆告诉他,“你还不明白吗?只有收走你的灵魂,我才能成功投胎到你母亲的体内,在人间吸收爱、温暖和日月精华,逃离掉那个阴暗的窑洞。”


“这么说,你会取代我,我的父母会成为你的父母。你会善待他们的,对吗?”裴一楠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圈套,但这个圈套只要有利于父母,终究也值得牺牲。


“是的。你的魂魄会依附在我的体内,助我阴阳调和,安稳坐胎。放心吧,我和你一样,也是来报恩的。若不是他们婚前初尝禁果,偷偷将我流掉,你本就不该降生。这么多年,我备受孤魂野鬼欺凌,才躲进玄家坳,圈养在老巫婆的躯体之中。前几年她的灵魂受巫蛊所累,我才得以有自主的机会。”


“只要你肯对我的父母好,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裴一楠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吸附在了这个女孩身上,两者合二为一,却无法主导其思维。她慢慢变成了一缕风,嗖地一下随着父亲的冲撞钻进了母亲的阴道。


几个月后,母亲顺利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


两人给这个孩子也取名叫裴一楠,他们给她喂饭、洗衣、唱儿歌,送她接受最好的教育,对她极尽宠爱,像当初对他一样对待这个孩子。


这个女孩也乖巧懂事,孝顺体贴,长得越来越像妈妈。


因为妈妈爱吃包子,她经常去门口的包子铺,长大后跟阿绫成了最好的朋友。


十八岁那年,父母平安;二十三岁那年,父母平安;二十八岁那年,父母平安。


六十五岁那年,父亲寿终正寝;六十八岁那年,母亲摔了一跤,成了老年痴呆,那个叫裴一楠的女儿侍奉在左右,妥妥帖帖地陪她走完了一生。


他看到如此,也无憾了。


本来子女的寿命和福泽都是父母所赐,这份恩情如何偿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他们给了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在世上走这一遭,爱过我们,厚待过我们,足矣。


如果哪天他们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们该拿什么去偿还这份亏欠,弥补这份遗憾?


爱,金钱,守护,还是宁肯消失,期待一切重置的生命密码?


这是一个无法求证的故事,也是平行空间里每天都可能在上演的多重人生。


裴一楠到底有没有真正消失,也许在某一个空间里,他还完好无损地活着吧。


-全文完-


-作者-

李小木:她写爱情,手到擒来;她写人性,昭然若揭;她写励志,暗香浮动;她写热点,出其不意;她写亲情,山河浩荡。她的笔触细腻温情,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代表作品《亲爱的,对不起,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微博@李小木之海;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李小木的小江湖(ID:ljtdxzg)


邀您一读:
少女林佳不能说的秘密

一代名妓最唏嘘的死法

丈夫的红颜知己,毁了我一家

“我生了一个女儿,却养着五个亲娃” | 绝对孩奴




小富女

外在云淡风轻,内心富丽堂皇!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