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风行欧美的图像小说,在中国究竟能不能火?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2018-11-08 12:10:36

2018年北京国际图博览会(BIBF)将于8月22日至26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举办。近几年部分出版社和图书公司将眼光投向动漫、图像小说,积累了一些忠实漫画读者群,市场的接受度逐渐打开。本届图博会将在国际儿童教育馆(东二馆)中新增漫画、图像小说展区,为出版社、内容商和书迷们提供了一个漫画全版权的交流平台,通过此举扩大图像小说这类的影响力,为业界打造专属的交流的环境。

从2006年引进第一本图像小说至今,国内许多读者甚至编辑对图像小说仍然感到十分陌生。这个风行欧美的图书品种,在国内却仍属小众。然而最近几年,图像小说的出品方逐渐从出版社转移到图书公司,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图书公司进行图像小说的引进和出版。

那么,什么是图像小说?为什么在国内仍属小众?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图书公司加入图像小说的出版行列?


什么是图像小说?




“图像小说”的英译文为“Graphic Novel”。在欧美,无论是在畅销书排行榜,还是书店或图书馆,图像小说都是与连环漫画、日本漫画并驾齐驱的一个漫画种类。对于图像小说的概念,目前尚并没有清晰、公认的定义,可以简单将其理解为介于漫画(Comic)和小说(Novel)之间:形式上是漫画,却有着足以媲美严肃文学的深刻主题,主要针对成年读者。

国内最早出版的图像小说是三联书店于2006年出版的《我在伊朗长大》。2009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引进了《鼠族》,在腰封上第一次冠以“漫画小说”的名号。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引进了戴维·斯摩尔的回忆录《缝不起来的童年》。此后陆续有中国社会出版社和中国旅游出版社的加入,但直到2013年,国内也没有建立起图像小说的概念。读者分类模糊,在豆瓣里多归为“漫画”或者“绘本”。万马齐喑中,一些图书公司敏锐地发现商机,概念的模糊并不影响内容的优秀,他们开始进行图像小说的版权引进,一边手握版权,一边静待恰当的出版时机。

早期引进的图像小说

2013年至2014年,三联书店第一次成套出版图像小说 “欧洲经典漫画大师系列”。其中的《切尔诺贝利之花》,是图像小说中少有的卖到脱销的作品。2015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引进了《朦胧城市》系列丛书,第一次明确了“图像小说”的概念。可是在图像小说引进十年后,三联业务调整不再做漫画。图像小说平淡的市场表现,让其他手握版权的出版单位也不敢放开手脚。同年出版的时代华文的《阿黛拉的非凡冒险》,也是依托了电影的东风。

《切尔诺贝利之花》(后浪版改名为《切尔诺贝利之春》)

2015年之后,图像小说的种类和数量迅速增加。出版主力变成了后浪出版公司和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尤其是后浪,后来居上,成为国内系统译介图像小说的大户。从2015年到2016年,后浪分批译介了种类丰富的各类图像小说,出版了科普、剧情、历史/传记、幻想、文学等多个类型。虽然还没有产生现象级的畅销作品,但图像小说的出版和阅读氛围逐渐培养起来。与此同时,九久读书人、浦睿文化、未读等图书公司的图像小说出版工作也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包拯传奇》

九久读书人副总编辑尚飞说:“图像小说比较适合现在年轻人的阅读特点:文字不是很多,图画的叙事分量很大,而且图画的艺术性一般都很高。同时,图像小说读起来也没有文字书带给你的那种压力,比较轻松,但主题往往又很严肃,文学性和艺术性都挺高。”对于关注年轻读者的浦睿和未读,图像小说更多地代表了一种全新的阅读体验和介于严肃、活泼之间的生活观念。


图像小说为什么不火?




图像小说作品获得过各种主流图书奖项,比如阿尔特·斯皮格尔曼的《鼠族》一书,获得了普利策奖,证明了作品质量的优秀。图像小说中也不乏畅销之作,其在美国每年的销售额高达数亿美元,销量破百万册的经典作品比比皆是,证明了其内容的生动有趣。2015年,就有国内媒体报道《图像小说有望引燃出版新热点》。可如今已到戊戌年,图像小说为什么仍然还是小众读物呢?

对此,后浪图书编辑黄子尧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文字大国,存在一定形式上的“读图歧视”。“我小时候,家里的老人把我看的漫画叫作‘公仔书’”。漫画被简单地归类为儿童读物,而图像小说的读者群体却是成年读者,实际读者和目标读者之间出现了较大的偏差。图像小说爱好者陶朗歌也认为,国人的陈旧观念是图像小说在国内传播的一个门槛。“很多人不屑于读漫画,认为那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但其实图像小说的读者定位,正是年龄层次稍高一些的成年人。”

许多超级英雄漫画也拥有非常深刻的内涵

国人对读图的误解还延续到了图书分类上。陶朗歌认为,与其说图像小说最大的障碍来自社会层面的“误解”,不如说是根本不了解。以京东图书为例,许多图像小说在京东图书平台上居然被放在了童书的分类下,“(京东的人)不知道往哪塞,这样带来的后果是恶性的,想看图像小说除非按名索骥,否则根本找不到”。相比之下,他认为亚马逊网站做得更好一些。亚马逊认识到了图像小说的文学性,将其放在了文学类条目下,“这是本质上的区别”,和目标读者更加贴近。目前分类最好的是美亚网。不过,据黄子尧说,“国内三大网店似乎都还没单独划分出‘图像小说’的分类”。

网站自动匹配的《切尔诺贝利之春》的相似书籍

图像小说的分类问题,不仅存在于网上书店,在实体店也十分严重。记者在西单图书大厦发现,虽然书店将图像小说放在漫画类作品中,却没有对漫画作品进一步细分,使得图像小说淹没在众多少儿漫画中。记者需要跨过地上众多埋头漫画的学龄儿童,才能在《老夫子》和《阿衰》中找到一本图像小说《我在伊朗长大》。

拍摄于北京西单图书大厦

除了“读图歧视”和“分类误区”,图像小说和普通读者之间还有一道价格的鸿沟。比如最近新出的《老屋记》定价为398元,然而这已经是尽量缩减成本之后的定价。该书编辑说:“按照我们正常的成本结构逻辑,全部复刻、一点都不变的制作,代价就是这书定价得到500+。”《老屋记》包含14件形态各异的出版物,从只有巴掌大的折页,A7、A6、A4大小不一的骑马钉本,到需要打开双臂才能完全展开的的A2报纸……彼此交叉又独立的故事,挑战传统的线性阅读习惯。

《老屋记》

除了《老屋记》这种高成本的图像小说,一般图像小说的定价也大都超过百元,这让很多想要尝试的读者望而却步。高昂的价格源自较高的制作成本,而图像小说复杂的制作过程又对编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这个角度来看,图像小说的发展,不仅要求国内读者的文化消费水平和认识水平的提高,还要求出版环节有更专业的人才和更精良的制作工艺。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图书公司加入?



即使图像小说的前期市场表现平平,且对于普通读者而言还存在诸多门槛,仍然有许多图书公司加入,根本原因在于,国人对于读图的误解在逐渐消融,图像小说的读者基础在稳定发展、逐渐扩大。

黄子尧认为:美国图像小说的概念也是推广了很多年才有今天的环境,中国图像小说的发展才刚刚起步。“就像十几年前,因为我们没有绘本阅读经验,欧美的绘本进入中国时也很小众。但现在欧美优秀绘本在国内已被普遍接受,很多排在畅销书排行榜上。”九久读书人副总编辑尚飞说。如今年轻人对漫画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许多90后、00后甚至是从小阅读漫画长大的。

正如当代美学家阿莱斯·艾尔雅维茨所说:“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自身在当今都已处于视觉成为社会现实主导形式的社会。”读图开始被主流群体接受,读图歧视正在逐渐消解。最近两年,图像小说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媒体报道和公众视野中。比如“一条”等大众新媒体,纷纷对图像小说这种形式与内容兼备的新图书种类进行了介绍和推广。

《拇指男孩的秘密日记》

读图并不专属于儿童,读图也属于成人,在图像的静默里,深刻依旧凸显。图像小说不仅仅具有文学性的叙事,突破了传统连载式故事漫画,而且将图像叙事的理论详尽地展现出来,并且创造性地发挥了漫画语言,拓宽了漫画的表达领域。这种传统小说和漫画都不具备的优势,一旦被读者发掘和接受,势必会对传统阅读产生极大的冲击,开拓出新的图书市场。

《全民审判》内页

作为图像小说的爱好者,陶朗歌观察到图像小说的读者群体一直在稳定增长中。“我们自己有一个群,叫‘欧美漫画谈’,里面都是重度爱好者。”这些爱好者年龄基本在20~30岁,大部分都已经参加工作。不局限于美术专业,各行各业的爱好者都有,有设计师、工程师、老师等等。从经济层面分析,都是潜在的中产阶级,具有较好的经济条件,在文化上也不吝投入。“不仅读者群体越来越多,身边也越来越多人开始阅读图像小说。越来越多人向我们询问,了解。”

国内的图像小说市场就像一片已经播种发芽的田野,风和日丽,长势喜人。不仅有引进版,近年来还涌现出一些原创佳作。比如马岱姝《树叶》,杨雪婷《在他乡》,郭婧《独生小孩》等。杨雪婷和郭婧的作品都在欧美获过奖。马岱姝的《树叶》不仅在国内出版,还卖出了多国版权。

《树叶》内页


BIBF动漫区合作请联系:

郭薇

010-65069507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Beijing International Book Fair

公众号ID:CNPIEC-BIBF



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2018年8月22日-26日将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举办,欢迎您来!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由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于1986年创办并承办至今,是目前世界第二大书展,也是全亚洲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书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