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北海道「SOS」事件

李淼2019-05-14 11:25:28

大家好,又是一个周末。今天我来给大家讲一个偶然看到的事件。


这起事件在日本算不上有名,同时也没有什么过于复杂的剧情。然而,这件事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具有着「无法名状」的恐怖感。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逻辑线,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纠结感,最终都会将你的想象力引向一个你不敢直视的深渊。


这起事件,就是被称为「北海道SOS事件」的一起山难事故。



我的读者们,想必有许多人都去过北海道玩。如果你曾经热衷在北海道滑雪的话,一定听说过「富良野」、「美瑛」、「黑岳」、「旭川」、「旭岳」这些名字。这些著名的滑雪胜地,星罗棋布地散播在北海道中部的「大雪山」周围。而今天要讲的事件,就发生在大雪山的旭岳。



旭岳是北海道的最高峰,海拔2291米。它最大的特点,是在靠近山顶附近有多个「喷气口」,长年累月地向外喷射着水蒸气。不用说,这是一个活火山。每年冬天,旭岳就会被积雪覆盖。而到了夏天,由于地热的缘故,雪盖会迅速消融,呈现出山体本来的颜色。


1989年7月21日,两名在东京的大塚制药工作的年轻人,趁着夏季大雪山积雪融化的时候,来到了这里登山。在山脚下旭岳温泉的旅馆里休息了一晚之后,22日上午,两人踏上了征途。


然而,由于附近受到火山地热的影响,夏季的大雪山尽管没有积雪覆盖,但是对登山者来说也非常危险:说变就变的天气往往会在山间形成短时大量降雨,形成小型山洪;降雨之后山区里的温度会迅速下降,甚至在夜间降至摄氏0度左右。早在60年代,在旭岳就出现过在盛夏的8月,登山者冻死在山里的记录。


在7月23日,大雪山的旭岳地区发生了连续降雨,大雨使当天计划前往登山的旅行者们只好放弃计划,陆陆续续从登山道上撤了下来。然而,旅馆的老板却没有在下山的登山客中,发现22日上午出发的那两名年轻人。感到不安的他,在等到了晚上6点还没有那两人的消息之后,便向当地的派出所进行了报案。


由于降雨后山区中水气浓重,加上晚间视线欠佳,收到了派出所汇报的北海道警察署,决定等天亮后再派出直升机前往当地救援。7月24日一早,一架北海道警山岳遭难救助专用直升机飞往了旭岳。同时出动的,还有北海道警察署的山岳救助队。


直升机最初沿着登山线路进行了搜索,然而几个小时之后一无所获。在咨询了对旭岳地形熟悉的老警察之后,搜救队才了解到了一个重要情况。


原来,旭岳的登山线路上,有一处重要的地标,被称为「保险柜石」—— 正如名字所言,这块石头方方正正,远远看上去像一个保险柜。按照导游手册所写,登山者在见到了这块保险柜石之后,需要向右转才能找到登顶的路线。然而,在几年前的一次山洪中,另一块与「保险柜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方行巨石,被冲到了登山线路附近。登山者们按照登山手册的指示前进的话,会首先遇到这块「假保险柜石」。此时他们如果右拐,就会被带上一条岔路,走到荒山中去。



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救助队指示直升机沿登山者们可能走错的路线进行搜索。下午1点20分,从对讲机中传来了直升机驾驶员兴奋的声音:


「发现了!我们在地面上发现了 SOS 的标志!失踪者应该就在附近!」


(事件之后由电视台航拍的画面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地面上 SOS 的字样。)


从直升机驾驶员处获得了现场坐标之后,救助队迅速赶往该地区进行搜救工作。下午3点40分,救助队从距离「SOS」图案2公里的一处崖洞中,找到了那两名失踪的年轻人。他们两人在「假保险柜石」处走上了错误的登山线路,之后因为遭遇山洪,装备不幸被冲走,同时也迷失了方向,只好在这处崖洞中躲避风雨,进行休息。万幸的是,两个人完全没有受伤,只是体力明显不支。


救助队将他们两人送上了直升机后,便收工大吉。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其实只是整个事件的开始。




在直升机上,两名被救助的年轻人逐渐恢复了精神。与他们一起同乘直升机的,还有北海道警察署的一名警官。警官高兴地对他俩说:


「没出什么不幸,真的是太好了啊!」


两名青年也频频对警官道谢,说他们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能获救。那名警官回过头,笑着对坐在后排的两个年轻人说:


「能够这么快获救,首先你们应该感谢那家温泉旅馆的老板,是他警惕性很高,昨晚就报了警。其次,你们应该谢谢你们自己。」


「谢我们自己什么?」两人中,那名叫做井原的年轻人不解地反问道。


「谢谢你们自己,有这么强的自救意识,在地面摆下了那么大的 SOS 啊!」


「SOS? 什么 SOS?」另一名叫做上野的年轻人追问道。


「你们自己做的 SOS 记号,难道自己都忘了吗?」警官觉得很蹊跷,于是让驾驶员绕飞一下,回到救助现场。


飞回救助现场后,警官透过舷窗,将地面上那硕大的 SOS 指给两名年轻人看。未曾想到的是,两名年轻人都对这个记号表示一无所知。考虑到刚刚经历过险情,警官觉得两个人此时的思维还没有稳定下来,于是便指示驾驶员先返回札幌。


当天晚上,在札幌警察署中,4名警官与那两名短暂休息过后的年轻人见了面,并详细询问了他们遭遇险情的全过程,以及地面上的 SOS 符号与他们的关系。在分析了全过程之后,警方也认为这两名年轻人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在2公里外搭建起这个巨大的求救符号。于是根据合理推断,警方得出了一个结论:


「现场还有其他的遇险者!」


7月25日,救助直升机和地面救助队再次出动,来到了现场附近进行调查。根据地面警方的测量,这个 SOS 的长度为18米,宽5米,由19根树干组成。树干的直径为10-15公分,为当地生长5年左右的白桦树。树干的折断处有刀斧砍伐的痕迹,同时所有的枝杈和树叶都被砍去,显示出这个符号的制作者,是具有相当遇险求救经验的人。


警方在SOS符号附近进行了详细的搜寻,时至傍晚,终于在距离SOS符号100米左右的一处树丛中,发现了一具遇难者的遗体,以及一个背包。



遗体当晚便被送往旭川医科大学进行鉴定,而背包则被警方带回了札幌警察署进行物品分析。




遇难者的遗体上,已经遍布野生动物啃咬的痕迹,几乎成为了一具枯骨。根据旭川医科大学的医学做出的最初鉴定,遇难者血液为O型,身高160cm,女性。但在2天后的进一步分析中,他们推翻了最初的结论,将鉴定结果改为A型血的男性。


得到了这个鉴定结果,警方开始按照失踪人口报告,试图找出遇难者可能的身份。经过3天的比对,在1989年7月31日警方初步认定这名遇难者的身份,是在5年前,于1984年7月中旬在旭岳失踪的年轻男性森田胜彦。


森田胜彦,出生于1959年,遇难时25岁。他是爱知县人,在爱知县江南市的一家汽车配件厂工作。身高160cm,体态瘦弱,兴趣爱好是动画和漫画。


根据他公司的同事回忆,森田不大爱与人交往,有一些御宅族的气质,大约在遇难的两年前,开始接触登山运动。


而从警方拿到的背包里,森田的人物像也逐渐清晰:背包中有森田本人的驾照、洗漱用品、一台便携录音机,几盘磁带,以及一本手冢治虫的漫画。


为了确认内容,警方对录音机中的磁带进行了播放。磁带中是森田翻录的各种动画的主题曲,其中包括《超时空要塞Macross》、《宇宙战舰大和号》、《魔法公主 MINKY MOMO》、《圣战士登拜因》、《鲁邦三世》等等。但是,当这盘磁带播放到A面最后的2分17秒的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录音机中传来了一个男人呼救的声音:



录音带的内容是:


「S、O、S、救、命、啊、我、在、山、崖、下、无、法、走、动」


是的,每一字每一字都断开,就像我们在拼命呼喊时的样子一样。中断了2秒之后,录音继续:


「地点就是最初遇到直升机的地方!草太深了我没法往前走了!请把我从这里吊上去!」




似乎这就是一起简单的登山遇难,遭遇到危险的森田尽管呼喊着向周围求救,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救助队找到他,孤零零地死在了山里。然而,事情真的就这样可以解释了吗?


关于这起事件,还存在着诸多没有解释的疑点:


1。究竟是谁制作的「SOS符号」?


从现场的遗留物来看,警方并未能够发现森田携带了任何可以砍伐白桦树的工具。并且,以森田的身型考虑,要在一天之内砍19棵白桦树,从体力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退一步讲,即便森田有体力砍伐19棵白桦树,并且将它们摆放成 SOS 字样,他为何不能用如此充沛的体力,自己走下山呢?


而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白桦林距离摆放SOS的地点,有大约100米的距离。如果这个符号确实是森田所做的话,他必须将19棵砍伐完的白桦木拖行100多米,才能摆成这个符号。无论是谁制作的SOS符号,制作者想必当时有着充足的体力和步行能力。然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无法走下山去呢?


2。录音带中的谜团


录音带中,也存在着几个让人无法解释的谜团。


第一就是,森田为何在录音带中要一字一句地叫喊,并且将其录下来?


从我们的常识判断,便携录音机的声量是很难超过人类声嘶力竭的叫喊的。森田这样一字一句的叫喊,必定是他知道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呼救声:要么是他看到了直升机,要么是他看到了搜救队的踪影。否则的话,一个人在山中遇难,这样大喊大叫是没有用的,白白浪费体力。


但是,这样的喊叫,就算全录下来,又能放给谁听呢?


第二,从他后面一段的录音中,我们可以得知他确实看到了直升机。


根据森田遇难时,参与了他的搜救工作的同事回忆,为了寻找他,警方曾经出动了三次直升机巡逻,然而仍没能找到他。这样的话,森田看到了直升机,这是与录音中所吻合的。但是,他把要对直升机求救的话,全录在了这盘磁带里,这是无法让人理解的 —— 他准备如何将这些信息,发送给直升机和救助队呢?


3。SOS究竟是何时所做?


在发现了这个地面上的SOS后,北海道警方对之前几年对旭岳地区进行航拍的照片都找了出来,结果有了更新的发现:


从1984年7月起,地面上的SOS便隐约从航拍照片中可以找到。然而,此前警方进行的各次直升机搜救和航拍工作中,他们都没能注意到这个 SOS 字样的存在。直到1989年7月的这次山岳救助,直升机驾驶员才成功地看到了这个求救信号。


而警方的分析员根据摆成SOS字样的树木的腐坏程度推断,这些树木砍伐于5-6年前,与森田遇难事件相符。也就是说,这个SOS符号,要么是森田自己所做,要么就是恰好同一时期由其他登山遇险的人们做成的。


但是在警方的卷宗中,发生在1984年这一年的登山失踪事件,只有森田胜彦这一起...


4。森田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根据尸体的解剖和伤痕分析,法医和警方作出了这样的分析和判断:


a. 森田的身体瘦弱,肌肉组织不算发达。以这样的体型进行判断,砍伐、加工并拖拽8棵以下的树木,已经是体力的极限。


b. 遗体的右肩和左小腿有骨折痕迹,无法断定是生前或死后发生。如果生前这些骨折就已经出现,这样可以解释他为何在崖壁上无法移动,但是无法解释SOS求救信号的制作。


c. 遗体的内脏都已被野兽吃光,无法判断当时他的进食状况。然而,森田遗体的发现位置,已经偏离正常登山路线达40公里。以普通登山者的水平来说,行走这样的距离大约需要一个白天的时间。攀爬旭岳的人,一般会进行一个两天一夜的登山计划,夜晚在山上过夜,随身携带一天份的口粮。这样的话,在森田经过一天的攀爬之后,第二天他就进入了断粮状态。


但是,距离他不到200米的位置,就有一条雪水融化形成的河流。他沿着河流向下只要走7公里,就可以看到一处村落,并且随时可以补充水分保持体力。如果可以想到用树木组成SOS来进行求救的话,他的自救知识,应该告诉他应该沿着河流向地势低缓的地方行进。


他并没有这么做,也许是当时他已经伤重无法行动,或是有其他的原因,使他不敢移动。


5。森田是否是单独行动?


据他公司同事,以及借宿过的旅馆老板的回忆,森田从出发、抵达到进山,行动都是一个人进行的,没有任何同伴。


不排除他在山中遇到了其他同行者。这样的话也许就可以解释,他为何要录制录音带:为了给同行的人带在身上去求救,或是播放给同行的人听。


然而,这名可能存在的同行者不但没能跟他一起对登山道路进行鉴别,导致森田走到了岔路里,并且在之后也销声匿迹,没有向警方汇报在山中遇险的经过,更没有替森田呼救。


每年攀登旭岳的人并不多,所以如果这名同行者也与森田一同遇险,肯定也会出现在搜救队的记录上。然而,无论是当地派出所的报案记录,还是搜救队得到的遇险人员清单上,都没有与森田同一时期在山中遇险的其他人的记录。


退一步讲,即使这名同行者非常不道德地逃之夭夭,那么,为何原本要放在他身上拿走去求救的磁带,还原封不动地躺在森田的录音机中?



这一切,我们都无法得到任何的合理解释了。


在事件之后,北海道警方拆除了地面上的SOS标志,并且用绳索和指示路牌,对旭岳的登山路径进行了详细的引导。


森田胜彦的死,以及地面上巨大的SOS标志,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这就是北海道「SOS」事件,位列于日本十大最神秘的无解事件之中。



PS:

 

明天(9月17日),在北京的侨福芳草地的中信书店,我作为嘉宾将会参加这个活动,聊一些有的没的:

下午 15:30 开始。如果你恰好有时间,或者没事儿干,欢迎来找我玩哦!



===================


如果你想要和 77.23% 的其他读者一样打赏给我,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