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文革结束时的稀世影像,满满的回忆

gjysdjm1122019-11-12 12:40:06




1976年10月6日晚,江青在景山公园摘苹果。但当晚被捕,四人帮被粉碎。



1976年10月24日,北京市人民庆祝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庆祝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的游行队伍。



江青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全国亿万军民,随即举行盛大的集会游行,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的历史性胜利。“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内乱至此结束。



76年,动乱刚结束,所以结婚证还是显的比较粗糙,好像奖状。




1977年冬天,在邓小平同志的亲自过问和大力支持下,中国恢复停滞了10年的高考。




1977年中国的大学在“十年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次招生,当时的中国刚刚结束了十年浩劫和专制恐怖。中国美院,这所前生为“国立艺专”—中国最古老的艺术学院中77届油画系同学,是“文革”后从全国几十万考生中挑选出来的尖子中的尖子。




一位澳洲的摄影师于1977年在北京拍摄的照片。刚刚经历文革浩劫的人们即将开始新的生活。在当时相机还是稀罕物的年代里,这位照片中茫茫人流中年轻姑娘似乎还带着一些戒备的心理盯着摄影师的相机。而她现在又在何处?




一九七七年一月在北京东长安街青年艺术剧院剧场前(位置在现东方广场正中)挂出的“四人帮玩偶”。




烫发经过十年“文革”后重新出现,一度成为街头“美的焦点”。一九七七年夏,摄于北京王府井四联理发店。




这张“资产阶级情调”的作品当时受到了批判。一九七七年摄于樱桃沟。




1978年,电影《小花》摄制组成员,背景南京中山陵。左边是唐国强,他是组里公认的完美健康型帅哥,在《小花》中饰演赵永生,右边是刘晓庆,她在影片中演赵永生的妹妹何翠姑,第一排中间是现在影视圈中少有的资深女性制片人李小婉,坐在后面那位瘦瘦的大帅哥就是后来拍出无数优秀电影的导演黄健中,站在后排英武的大男生是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演员李世江。这部《小花》当年很火,有一半的中国人争先恐后去那些简陋的电影院观看这部影片。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为彭德怀、陶铸举行追悼大会。




文革期间被打入冷宫的越剧戏曲片《红楼梦》,1978年解禁。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媒体大谈妇女解放、妇女半边天,那几年北京街头公园里,男的给女的背包、打伞一度成为亮丽的风景。舞禁初开时,对跳摇摆舞的时尚青年还有一种异样的心理,观看的人离得远远的,时而还能听到几句带刺的议论。一九七九年摄于北京颐和园。




北京街头最早出现的一幅最大的美人广告,当时这幅手绘广告画的视觉冲击力极大。一九七九年冬摄于沙滩大街十字路口。




星星美展――一九七九年九月在中国美术馆外展出的来自民间的街头美术展览。此展览与同时期的“四月影会”、“无名画会”的迎春画会展,文学创作中的《班主任》等等共同构筑了新时期文化艺术的回归与觉醒。




1979年的邮票,上面还是文革时改动过的国歌歌词,看上去似乎战斗已经结束,社会主义的明天一片光明。




1979年,日本电影《追捕》在中国引起巨大的轰动。“文革”十年让中国人的奴性暴露的淋漓尽致,以至于“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女性因为一部日本电影而开始寻找真正的男子汉,中国的男人因此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部日本电影叫《追捕》,里边的主人公检察官杜丘由日本影星高仓健扮演。高仓健因为高大、沉默和冷俊而成为那时中国女性心目中真正的男子汉,个别偏激的女性甚至要求自己的丈夫要象高仓健那样。这种对外在硬汉形象的片面追求,其实是对“文革”刚结束时,中国男人集体精神萎败的心理补偿,现在回过头来看,确实有点可笑。




一九八0年夏游故宫的人,不看国宝、不看宫殿,围观外国游客。同年在上海外滩亦有更甚者,听说一九七八年一个外国旅游团在兰州被十万兰州人围观。




戴哈蟆镜,保留镜上作为进口货标志的商标,曾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北京街头和公园里的一道时尚风景。当时的媒体曾加以公开批评。今天看来,它其实是品牌意识的最初觉醒。一九八O年摄于北海公园。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年轻人结婚办理结婚证时,可以领取购买一件家具的票证,凭票证领号排一夜的队,就可以买到一件家具。这是一对新婚夫妇买到家具回家的情景。摄于一九八O年夏。




1980年12月4日,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开庭,对张春桥进行庭审调查。徐景贤(左)就张春桥制造上海康平路武斗事件出庭作证。 (在文革期间徐景贤可是大名鼎鼎,是四人帮的得力干将,在文革期间,张春桥、王洪文调北京,徐景贤称霸上海,红极一时。)




故宫、红旗轿车与初期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初期面对权力羞答答。一九八O年冬,摄于北京故宫。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羊剪绒帽子、大拉毛围巾、军大衣、进口蛤蟆镜一度是北京时尚青年的最爱。一九八O年三月摄于北海公园。




那个时代没有今天琳琅满目的饮料,在北京前门大街卖大碗茶发家的尹盛喜先生,安排返城知青做这项工作,又解决了就业,又方便了群众。大碗茶,当年二分钱一碗,曾经是北京的街头一景。一九八一年摄于北京故宫午门前。




由于“文革”禁锢的打开,人们在一些场所开始划拳、行令、放音乐,于是“禁忌”又开始回潮。一九八二年冬摄于颐和园知春亭餐厅。




西单民主墙是在粉碎“四人帮”后出现的,“文革”中兴贴大字报的习惯,让老百姓找到一个窗口。最早期的大字报大都是要求给一九七六年平反,要求邓小平同志出来主持工作及群众诉写的冤案控诉。




第一个“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在这次大展中,曾有行为艺术家向自己的作品“电话亭”开枪,造成“美术馆开枪”事件。这是艺术家们在“不准掉头”的标识上展示创意。




八十年代中期,北京及全国女青年终于敢以夏天穿红色裙子、冬天穿红色羽绒服为时尚,曾有一部电影叫“街上流行红裙子”。




说起李斌,也许一些人不怎么熟悉,但说他是连环画《枫》三位作者的其中一位,40岁上下的画家就都知道了。《枫》是在文革结束后最早对文革进行反思与控诉的作品之一,当时在连环画杂志发表后轰动了全国。轰动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作品里江青和林彪的形象是客观的,“万恶的四人帮”竟然没有被丑化,在当时是大事。




“文革”结束后,为了增进青年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交谊舞会成为重要的社交方式,录音机里播放得最多的就是《青年圆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