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漫音乐分享社区

中国第一支广告歌,居然是这首黄色神曲!

山河小岁月2019-05-31 07:18:33

昨天瞅了两眼电视,一个不知名民国年代剧,貌似李香兰的歌唱明星,正在为台下的日军演唱《何日君再来》,后面的背景是“大东亚共荣”。


编剧显然是无脑的,他们肯定不知道,1940年,李香兰在上海举办音乐会,刚刚开唱这首《何日君再来》,还没唱完,一群警察就冲了进来,以煽动抗日为名打断了李香兰,后者还被关押了几天,被指控为国民党间谍。


没有比《何日君再来》更命运多舛的歌曲了。


1982年,中国发起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何日君再来》首当其冲,在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名为《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60页小册子里,10篇文章中就有2篇文章,明确针对《何日君再来》。




1957年反右,对《何日君再来》的批判主要集中为:歌曲中涉及的借酒浇愁的内容,是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腐朽产物。


但在国民党时期,这首歌却被认为是欢迎共产党,因为1939年,这首歌再次出现在一部左翼电影中。


到了日据时代,则被日本当局认为是怀念国民党的歌曲,“君”乃是国军

的意思。


但实际上,人家最初是一首支持国货的广告歌曲哦!

(而且根据现有资料表明,很有可能是第一支电影广告植入歌曲哦!)




1937年2月,上海艺华影业公司受“中化社”资助,拍摄一则广告故事片《三星伴月》,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实业救国、开办化工厂的实业家与女歌星之间的爱情故事。导演方沛霖需要一首片中插曲,他想起五年前,自己的好友、著名作曲家刘雪庵曾经做了一首探戈舞曲,于是就让编导黄嘉谟填写了歌词,刘雪庵得知后虽然极为不满,但碍于朋友情面,没有公开抗议,这便是脍炙人口的《何日君再来》,由年仅十七岁的周璇演唱。


1938年2月14日,《三星伴月》在上海新光大戏院上映。“金嗓子”周璇对《何日君再来》的精彩诠释,甫一诞生便大受欢迎,几乎没有哪家舞厅可以抗拒它的魔力。


而当时最大的受益者,则是把“三星”嵌入电影名称的“中化社”,当时主推的是“三星”牙膏,这是中国国产牙膏的第一品牌。




这个点子,来自一位坚持国货的实业家方液仙。




浙江人方液仙,1893年出生于上海。先辈世代经商,在上海、宁波等地广开钱庄。方液仙在中西书院上学的时候,就开始对化学产生兴趣。他的老师是公共租界工部局化验师窦伯烈,这个德国人大概想不到,这位学生之后,会成为上海实业家中阻击外货、提倡国货的一面旗帜。


方液仙的第一个尝试是鼎丰珐琅厂,而后是龙华制革厂,后来又有硫酸厂及橡胶厂,但很快,这些企业就被便宜的洋货打败,先后倒闭。


方液仙的父亲觉得生了个败家子,更令他愤怒的是,这个败家子居然还想再开一个厂,这一回,居然是市场上竞争最激烈的化!妆!品!!!


当时的上海市场,洋货遍地,而化妆品市场的洋货,更是数不胜数。1933年海关贸易报告显示,仅仅上海一地,洋化妆品的销售款项为139万,占整个化妆品销售市场的八成以上。


方液仙的父亲拒绝了儿子进军化妆品市场的请求,这当然是情有可原的。


幸好,方液仙还有一个特别会藏私房钱的爱他的妈妈。


母亲拿出了1万块私房钱,赞助方液仙创办了中国化学工业社(简称“中化社”),试制化妆用品,这一年,1911年,方液仙18岁。


第一批产品是牙粉、雪花膏、生发油和花露水,但完全打不开小路,只三四年,本钱全部赔光了。


方家出了个败家子儿!亲友们都来劝说方液仙停业,这位倔强的年轻人却回答:


“古往今来,凡成就大业者,绝无不先作牺牲者。”


然后,他又劝说舅舅,再次凑了五万块,并且多开了两条产品线——一条做皮鞋油,一条做果子露。


然后,又赔光了。


方液仙不无感慨地说:“我们的产品是香的,生意却是臭的!”


方液仙的机会很快来了,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给民族工商业带来了生机。“中化社”发行所里,订单忽然纷至沓来,即使加班生产也供不应求,这种“绝处逢生”,让方液仙深受鼓舞,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中国人自己做的产品发扬光大,击败洋货!


他的第一大奇招,是做味精。





当时的味精,占领市场份额最大的是日本“味之素”。1923年,方液仙建立了“中化社第二厂”,专门生产调味粉,与“味之素”正面较量。他们的第一个问题是流程太长,从原料到成品,居然需要两个月。方液仙便带着工程师,偷偷到日本考察,带回许多样品,一包一包潜心分析,攻克难点,终于生产出了“观音粉”,另外,还有比“观音粉”价格略低的副牌“味生”。因为味道更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观音粉”居然和天厨味精一起,把“味之素”挤出了中国市场。




第一仗打赢了,“中化社”的重拳还在后面。


方液仙一直非常关注蚊香市场,在当时,中国市场上只有一个牌子的蚊香独霸天下——日本野猪牌。1915年,方液仙开始研制国产蚊香,因为日本人在蚊香的外包装上,只写了除虫菊一味,制造技术严格保密,方液仙买回原料,用自己当年和德国人所学的化学知识,验析蚊香的配料比例,然后从日本购进少量除虫菊,请来了一位香烛店老师傅,反复试验,终于用手工注压出了盘型蚊香。


第一批国产蚊香的驱蚊效果不错,但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太脆,非常容易断裂,这样运输和销售都很不方便。




方液仙想到了第二招。他选派了自己的助手李耀斌东渡日本,然后通过多方关系,把李进入野猪牌蚊香厂,充当一名苦力工人,进行“潜伏”。李耀斌不负重托,悉心揣摩钻研,终于掌握了全套技术,带着机器图样回国。


国产蚊香终于生产出来了,最初的名字叫“福禄寿三星牌蚊香”。


野猪牌蚊香当然不甘心中国市场被分割,日本商人采取了许多营销手段,比如降价、送赠品等,一时间,许多人断定,三星牌蚊香,活不过一个夏天。


方液仙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针对批发商,他宣布可以先发货,后收款,五月进货,中秋节之后结账,如果有剩货,可以原价退换。第二,帮助推销三星牌蚊香,采取分级累计销售奖励,推销1万元以上的,给3%奖励;2万元以上的给4%;3万元以上的给5%……而针对顾客,方液仙宣布,只要用完蚊香,把盒子退回,可以获得手帕、毛巾、牙膏等奖品。另外,三星牌蚊香的营销方案也非常应时——“国人爱国货,请用国产三星牌蚊香”。




三管齐下,野猪牌蚊香在第一回合败下阵来。


然而,日商开始在原料上狙击三星蚊香。因为主要原料除虫菊是在日本购买的,日商就在报纸上放出风头,指出“三星蚊香”是假国货,同时企图组织三星蚊香在日本的除虫菊供货商给三星发货。方液仙知道这一消息后,决定彻底停止从日本购买原料,改向美国进口除虫菊。不料,从美国运来的除虫菊里,发现有日文说明书,经问询得悉,美国也不生产除虫菊,只能购自日本后转手卖给中国。


方液仙决定自己种植,于是在上海苏州河畔的安浪渡试行种植,随后又在浙江温州和江苏南通等地推广种植。考虑到菊农担心赔本,他主动借给钱款,又通过银行向他们提供免息贷款,还与他们订立契约,除虫菊价以米价折算,以不使他们因货币贬值而吃亏。菊农因此积极性倍增,种者请求扩种,未种者要求种植,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增加,终于使原料完全自给,不再向日本进口。




另外,方液仙还非常注意用户体验,他多次派人上门调研蚊香使用情况。在上门时,他发现日本的野猪蚊香,每次只能使用六小时,到下半夜就燃完了,蚊子又会咬人,使得人们不能安睡。方液仙就改良三星蚊香,使之燃烧时间长达九小时,确保用户一夜无忧。野猪蚊香的香型比较单一,三星蚊香又产生了“紫罗兰香型”等多种香味。一言以蔽之,只要是用户需要,三星蚊香就积极做出各种调整。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之后,中国市场上,已经见不到野猪蚊香,这时,距离野猪蚊香的垄断时代,不过过去了十年。


几乎已在中国市场上绝迹。

 

拍摄《三星伴月》的想法,也是方液仙想出来的。他非常重视广告,规定每年从营业额中提取0.3%作为广告费,又高薪聘请资深媒体人专门为三星牌产品撰写报刊广告文稿,还特设“福禄寿”三星奖——凑齐“福禄寿”三星的幸运消费者算中头奖,可以获赠一所住房。


《何日君再来》的流行,让“三星”品牌在上海声名鹊起,方液仙乘胜追击,开创了他的日化用品帝国。




上海沦陷后,方液仙和他的“三星”品牌,很快被日伪政府盯上了。日本人知道方液仙在工商界深孚众望,以“合作”为幌子,多次提出与“中化社”联合经营,并许以重金,欲租借“中化社”的机器设备。


方液仙一次又一次拒绝了。伪上海市市长傅筱庵遵照陈公博的指令,以同乡之谊,邀方液仙出任伪实业部长。方的回答是:


“我只会开厂做生意,对于做官,既不愿也不会,更当不来大官。”


傅筱庵威吓他说:“日本人非常了解方先生,知道方先生一向关心政治,先前曾两次办过伤兵医院,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是日本人的天下,方先生如此固执己见,难保不无后患。”方液仙神态严肃地说:“我虽然是搞实业的,但也知道‘国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对于抗日救国,大的贡献说不上,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是最起码的。”




1940年7月25日,方液仙在家里已经待了十天。朋友们劝说他,外面有许多暗杀,日本人对他素有不满,不要出门。方液仙却打算出去,因为前一天,他收到一个熟人的电话:“南洋来的一位大商人要和你洽谈生意,你见不见面?”方液仙问明生意项目,答应见面,约定次日上午,在国际饭店见面。


中午十一点,他出发了。


车从大门缓缓驶出,至马路刚要转弯时,突然有4名大汉,拔出手枪近前,喝令司机停车。随车保镖陈浦生见势不妙,拔枪打了一枪,4人一齐发射,轮胎穿破,陈浦生身受重伤死去。方液仙急忙侧身躺在座位上,幸未中弹。4名大汉拉开车门,将他拖出后,推上停在路边的黑色汽车,向越界筑路方向疾驶而去。方液仙大呼“绑票”,用力挣扎。一名大汉用枪抵在他背后,不许他乱喊,不料手枪走火,方液仙背部受伤,血流不止。



绑架方液仙的主谋,是上海特工总部警卫总队队长吴四宝,约定谈生意,也是吴四宝的幌子。


据说,吴四宝决定逮捕方液仙,一开始是想谋财。他要方给家里写信,说自己和重庆有联系,让家属前来商讨,是“私了”还是“公了”。方液仙当然不肯,并且大骂吴四宝。吴四宝恼羞成怒,加之要钱心切,竟然以皮鞭猛抽,并浇灌冷水。方液仙几度昏迷,奄奄一息,然仍拒不写信。


吴四宝的妻子佘爱珍把方液仙被绑架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姘头李祖莱,李与方家既是同乡,又是亲戚,便将此事透露给了方家:“你丈夫得罪了日本人,拿十万块钱来疏通疏通。”


方夫人立刻凑了钱,希望能够换回丈夫的平安。


谁知,吴四宝收了钱,却不放人。原来,因为几番毒打,方液仙已经因为伤势过重而去世,年仅47岁。




害死方液仙的吴四宝,后来被日本人毒死,他的妻子佘爱珍,则在几番波折之后,改嫁了胡兰成。(详情请戳:胡兰成和双枪老太婆的故事


《何日君再来》的作曲刘雪庵因为这首歌,在反右时期受到了很大冲击,打成右派,脖子上被挂了三十多斤重的牌子,上街游行,抄家十二次。


因为《何日君再来》而声名在外的三星牌牙膏,并没有就此灭绝,我们现在常用的中华牙膏(虽然已经被联合利华收购了),用的配方,便出自三星。为了振兴国货而拼尽全力的方液仙,确实验证了自己少年时的诺言:


“古往今来,凡成就大业者,绝无不先作牺牲者。”


对于国货

我始终有些别样的情怀

双妹牌花露水,百雀羚雪花膏,回力牌球鞋,蝴蝶牌缝纫机

这些国产品牌,

有的走向没落

有的重新焕发光彩

但他们背后

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民国往事

我们的先辈

为了中国人用中国货

曾经付出了许多

汗水、鲜血、乃至生命。


为了中国品牌而奋斗的中国企业,一代又一代

今天,又有了China Pay!




在这之前,我们最常见的手机支付,包括二维码扫码支付,包括国外手机厂商的各种Pay。但是从这个九月开始,中国银联联合20多家商业银行与华为和小米两大国产手机品牌共同宣布,即日起,银联云闪付正式开通支持Huawei PayMi Pay服务。各大国产手机厂商除了支持HCE模式的云闪付产品之外,也开始重磅推出“中国Pay”,将中国制造再升级!




简单来说,银联卡持卡人可以将银联卡添加到具备Mi Pay功能的小米手机和具备Huawei Pay功能的华为手机上,拿着手机靠近具有“银联云闪付”标识的POS机,调出并选择卡片,扫描指纹,即可轻松快捷完成支付。


而从现在开始到10月16日,“精彩 就在一挥间”大型主题营销活动正在火热开展,持卡人使用云闪付家族产品将获得更多惊喜优惠,可以点击“原文链接”,获得更多信息。


本文由“银联”赞助播出,支持国货,人人有责



李舒 出品 | 微信号:shxsy2015

山河小岁月